章节目录 第65章

    在‘徽州饭馆’内夏炎枫和吴湘源吃了顿便饭,以二人现在的经济实力差不多也只能算是便饭自由吧。如果要到那‘照洪记’的vip包厢内去随意消费只怕暂时还未有这般闲情雅致。

    何况二人至多也只是借别人的vip会员卡用,如果说凭借自身的消费能力只怕是暂时力由未卜。

    二人吃过饭后边聊边出了‘徽州饭馆’的大门,随后晃晃悠悠的朝着地铁站的方向走去。虽然没有喝酒但夏炎枫只觉得自己颇有些疲惫,连得看向面前灯红酒绿的大街都有点迷茫了。

    走着走着只听吴湘源突然没来由的说了句:“夏少你周末有空么?”

    “什么事,难道你要找我们去什么好地方完么?”夏炎枫转过头来大有深意的问道。

    自己最近倒是从杨祥东嘴里获悉吴湘源常常是夜不归宿,估计他在外面可是有些花头了。今天这样突然开口估计可能实现给自己秀一下吧。

    想到这夏炎枫一个激灵朦胧的双眼之中也是透出一丝清明,随后笑着打量起吴湘源来。

    只见后者不好意思的摸摸头道:“其实我是想带你去见识下,不过还是借着玲姐的路子。”

    听到玲姐的名字夏炎枫随即面色微微一愣,接着面色沉了下来道:“上次不是和你说了事情了解了后就不要和她们在扯上干系了么?”

    “这次倒不是我去找他们,而是接到邀请函去参观下,”吴湘源辩解道,说罢还从公文包内取出一份大红色的请柬递了过来。

    接过手后夏炎枫打开目光扫过,这份请柬好像是某次邮轮游的邀请函。只是上面没有写明到底是给谁的,说白了就是一份空白邀请函任谁拿了都有资格前去。

    在这份请柬上夏炎枫看到好似是在一趟在公海上的邮轮之旅。当下眉头微微皱起道:“怎么我们还要坐船出海去?这好像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啊。”

    “可不是啊,这趟游轮之旅我可是挺期待的,”吴湘源说道:“时间是周六下午至周日,我们搭上玲姐的顺风车一起去到了国际邮轮码头有专门的快艇候着直接开到东海上的公海内。”

    夏炎枫眉头微微挑起要说自己长这么大也真是够寒酸的连一次快听都没有坐过。还有这位于公海之上的邮轮也是只从那些小道消息指中听说过,自己却是从未有幸去见识下。

    想到这原本严峻的面色也是缓缓放下,转过头来看看吴湘源的样子似乎是一副跃跃欲试那般便知道他心中此时也是充斥着无比的向往之心。

    低头沉思考虑了下后夏炎枫还是勉强点头答应了,随即说道:“我是怕上了贼船到时候回不来。”

    “这你放心在邮轮的旁边停靠着快艇,每小时整点都会发船,如果你半途之中想要回来直接搭快艇就可以了,”吴湘源信誓旦旦的说道。

    “像这样的高级娱乐场所应该都是会员制的吧?”夏炎枫试问道。

    “那是当然了,玲姐是vip会员,所以她是用不到这张邀请函,”吴湘源解释道:“每个vip成员可以带两个随行人员,每张邀请函可以供两人使用。”

    “这么说来玲姐是一共带着四个人上邮轮了?”夏炎枫想了下道:“除了申屠,你,我外还再加一名手下是吧?”

    “申屠哥不去,玲姐说他这样子的上去控制不住尽会惹事,”吴湘源说道:“这次玲姐是去和人谈生意的,我们不过是装作她身边的保镖罢了。”

    “保镖,”夏炎枫不屑的撇撇嘴道:“是你能打还是我能打?摆个花架子还行,要说真动起手我们两个都未必是申屠哥一个人的对手。”

    “说笑的啦,其实玲姐是想借用我们的脑子,至于动手肯定是不会轮到我们的,”吴湘源厚着脸皮笑道:“要说玲姐对你还是挺关照的,为什么你会对她如此排斥呢?”

    “并不是排斥,只是我还是觉得暂时不想和道上的人扯上什么关系才好,”夏炎枫面露正色道:“你我都是刚从学校毕业的人如果和她们纠缠过深对以后的发展并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

    “夏少你的提醒我心中明了,”吴湘源说道:“其实事情都有两面性,如果我们不趁着机会去拓展人脉资源将来要想发展也会苦于没有门路。上次那‘有客来’麻将馆的事情就让我记忆犹新,说起来单凭我们自己的实力未必能够成事,有时候还是需要像玲姐这样子的人协助才行的。”

    “好吧,我知道这件事上我说不过你,但你也要注意不要陷得太深无法自拔,”夏炎枫叹了口气回道。

    “行了行了,就这么说定了周六下午三点在学校宿舍门口集合,我会叫好网约车到时候一起去‘四季馨园’酒店与玲姐会和,”吴湘源说道:“对了那天打扮的体面点,毕竟我们都是出入高级娱乐场所。”

    “行了,我知道了,”夏炎枫叹了口气回道,说起来自己原本不想和玲姐有过深的来往,可没想到吴湘源却是一门心思在不断的拉近关系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搭坐地铁后花了不到半小时赶回了家,想到明天就要转换成夜班了,夏炎枫只觉得自己一阵无奈。不过脑海之中闪过一丝念头,原本答应了历嫂帮她女儿转户口的事情倒是可以提前办理了。否则到了周五自己夜班出来一脸睡不醒还要去派出所办理迁户口也都是麻烦事。

    想罢拿起手机便给历嫂发了条传信,不到五分钟手机上就收到了回复。打开看看正是历嫂的信息,只见上面写到“没问题,多谢了夏小弟。”

    随后夏炎枫收起手机急急赶回自己的住所,草草的洗过澡后便直接上传睡了。可能这是最近自己最后一个正常作息工作日了。

    第二日清晨当闹钟再次响起后夏炎枫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八点过了。这个时候历嫂应该是刚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去,想罢便直接起身开市洗漱了遍。
新书推荐: 绝世小仙医 我有一枚两界印 柯南里的克学调查员 斗罗:我保证这是最后一碗饭 盗墓:我张大佛爷,西王母之主 斗罗:开局召唤晓组织 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 十大动漫名场面:开局夜凯 特区枭雄 穿书后男主每天都想暗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