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章

    一行人回到学校宿舍后吴湘源刻意走在了最后,而且还悄悄知会了下夏炎枫。二人随即便在上楼之前拐了个弯直接跑到底楼宿舍的一头闲聊了起来。

    晚上虽然还没有到熄灯的时间但此时走廊之上已经很少看见有人出来走动了。这些低年级的学弟们此时早早的将宿舍门关上开始了他们的每日例行公事的‘秉烛夜谈’美好时光。

    夏炎枫不知道吴湘源为何会找自己留下来,此时心中也是有些疑问莫不是之前权叔的一番评论影响到他了。但想想也不会啊,以吴湘源的为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会被只字片语所困扰呢。

    想罢便转过头来仔细的打量了下对方,只见此时吴湘源也是转过头来二人目光一个交错后夏炎枫开口问道:“怎么老吴有什么重要是么?”

    “我说夏少你似乎是有些心事重重的,自从下午校招会回来后就一直是愁眉不展,是不是你的入职出了什么问题?”吴湘源没有直接进入主题反而是先发问道。

    “是有点问题,”夏炎枫叹了口气道:“实际上我听了你的建议去‘隆鑫’面试,最后也是顺利入取了。只是我进入的是老俞手下的团队并不是你所在的市场部。”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吴湘源闻言却是面色缓和笑了起来说道:“其实对于我来说进入哪个部门并不重要,只有是有表现机会我都会去争取一下的。”

    “你想的倒是豁达,不过我考虑的是将来有多少机会可以学以致用,”夏炎枫解释道。

    “这是每个人的想法不同罢了,夏少你的观念可能还需要改变下因为到了社会后所遇到的情况和在象牙塔内完全是不一样的,到处都是尔你我诈的同事关系,而且处处都会有内卷在,”吴湘源说起这面色一肃似乎是在回味着什么似的。

    夏炎枫知道这些年吴湘源自从大一开始每逢寒暑假都会到社会上寻求兼职,论社会阅历肯定是比自己强得多。毫不客气的说在整个年级之中弱势单论闯进只怕很少人能够出其左右了。

    造成这般情形也是有必然的缘由,吴湘源出身于农村本身条件就不好。好不容易考进神都城后即便只是二流大学他也毫不气馁,而且只会比别人加倍的努力才是。

    “听你的口气似乎你对于‘隆鑫’公司有过深入了解,”夏炎枫顿了下随即意识到什么接着问道。

    “我在‘隆鑫’实习过两个月所以对内部的运作实现也是打过秋风的,”吴湘源说着眨眨眼示意道:“其实今天我找你过来也是想要和你聊下,毕竟今后我们两个很大概率都是会在同一屋檐下,届时大家互相帮衬自然是不在话下了。”

    “瞧你说的,”夏炎枫听罢顿时觉得松了口气,原来他是为了这事才会专程将自己留下来聊天的。说罢夏炎枫笑道:“老吴你放心,以我们几个的铁杆关系以后进入‘隆鑫’那还不是要互相扶持的。”

    “说的不错,”吴湘源也是眉开眼笑道:“其实这次应聘我一早就定下了目标要进‘隆鑫’了,这其中道道你可知道?”

    “是不是你之前在‘隆鑫’实习过一段时间所以觉得驾轻就熟了,”夏炎枫试问道。

    “有一部分原因在,但这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部分罢了,”吴湘源叹了口气回道。

    “怎么还有其他原因,我倒是对这些事有点兴趣说来听听嘛,”夏炎枫顿时觉得有点意思接着追问道。

    “夏少你觉得我们现在进入社会后所面对的最棘手的事情是什么?”吴湘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话锋一转问道。

    说起来这事夏炎枫也没有直接正面的考虑过,只是今天这么一提起顿时也是在脑海之中思量开了。自己迈入社会后自然是面对着择业的问题,随后便是恋爱结婚等等一系列的琐事。如果心中还有梦想如果在适当的赛道上也会去追逐的,但这样毕竟还是少数。

    想了下夏炎枫叹了口气道:“我想接下来我会考虑如何独立和怎样不给父母添堵吧,如果能够在工作上找到机会不排除去试探一把。”

    “你所说的试探一把应该就是投资或者说是去赌一把吧。”吴湘源笑道。

    “也不全是,毕竟你我都是学风险管理的,对于投资和赌博应该还是有区分的吧,”夏炎枫纠正道。

    “好了你说是投资就是投资吧,但今天我想说的是今后我们在同一家公司内大家可以消息互通下,”吴湘源压低了声音说道:“听说‘隆鑫’内部有不少投资项目,你我如果在同一部门那倒是没辙,但如果在不同的部门那就可以利用有限的资源和消息互通下。”

    听到这夏炎枫眉头微微一挑顿时从嘴里蹦出几个字道:“你是说老鼠仓?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如果搞不好被都出来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看你怕成那样,夏少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会纠结这种事?”吴湘源却是毫不在意道:“你知道么我去年在‘隆鑫’实习的时候就看到了他们内部谁不搞这个谁傻瓜啊。”

    “那不是有市场禁入机制么?”夏炎枫不解的问道:“这样不是顶风作案?”

    “谁说他们用自己的名字开户,其中大部分都会用家里亲友的名字,还有一些是几个朋友合计起来找个最稳妥的人上台面的,”吴湘源眨眨眼笑道。

    “这都是你听到的还是亲眼所见呢?”夏炎枫正色的问道。

    “这都什么年代了,很多事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吴湘源不屑的道:“而且你也不想想现在的房价,神都城内顶阶低端都上了百万平米级别了。以你我的工资即便是干上一年都未必能够买上四分之一平方的。”

    “那还有其他地段的,想我家所在的区域还好,三十来万一平吧,”夏炎枫说归说可自己也觉得有点心不由衷了。

    若是以自己签下合约上的工资一年不吃不喝也未必能够在自己家附近买上一平米,所以说话的底气也是显得不足了。
新书推荐: 绝世小仙医 我有一枚两界印 柯南里的克学调查员 斗罗:我保证这是最后一碗饭 盗墓:我张大佛爷,西王母之主 斗罗:开局召唤晓组织 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 十大动漫名场面:开局夜凯 特区枭雄 穿书后男主每天都想暗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