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游小说网-最新免费小说手机阅读 > > LOL:这波我来全杀完了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长剑征服者妖姬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长剑征服者妖姬

    r的训练室内,队员们才起来,正在做些准备工作。

    “打完这一场咱们是不是要放假过年了。”r的辅助选手奇犽问道。

    “是啊,咱们这是年前的最后一场了。”上单阿光用他奇奇怪怪的口音说道:“话说,你们过年都回家吗?”

    奇犽和司马老贼都都了点头,打野小夫也用生硬的中文说道:“肯定要回啊。”

    “你呢硬币哥?”

    众人都把目光看向坐在角落的身影。

    此时他操纵着瑞兹还在rank中。

    于是他断断续续地说:“我啊,看情况吧。”

    “如果我们赢了dct我就回去休息几天,没赢的话我就在基地吧。”

    “开直播和水友一起过年也还可以,毕竟很多水友不看春晚,我也不看嘛哈哈哈。”

    听到他这话,连教练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大家都知道,dob是最想赢的那一个。

    虽然之前也有中野决裂的事情让他一直被黑,但是先不论对错,dob每日的辛苦训练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

    每天rank到最晚,在排队时还要看比赛录像。

    难怪他在京东时赢了一场忍不住哭了出来。

    奇犽试探性的说:“我们这赛季状态还不错,你也可以回家过个年啊。虽然韩国人没有过年的习俗,但休息一下说不定会让你状态更好呢。你的作息有点不健康了。”

    dob微微叹了口气:“大家都很想拿冠军吧。”

    “无论在什么职业,想成为第一这个想法就是不健康的。”

    “如果你花费了太多时间去休息,让你的身体保持健康。你就会离第一越来越远。”

    “大家的冠军都是拿命拼出来的。”

    “算了,加油。”

    dob没有再说话,只是操纵着他的英雄,偶尔在聊天框里复制对面闪现的时间。

    努力地rank也好。

    积极地学中文也好。

    不间断的直播也好。

    dob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虽然很累,但是他还没放弃过。

    ……

    窗外下起雪了,寒风料峭。

    即使在训练室里也能感觉到一丝凉意。

    此时云墨和易拓正在lo。

    不过这lo和常规的以击杀为目的的lo不太一样。

    云墨是这样跟他说的:“r的中路是很会游走的。在他拿到线权之后就会上下路甚至野区乱游。如果你推线能压住他的话,队友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易拓也明白。

    因此云墨便给他加了这一项目,名为推线lo。

    就是在不被单杀,不被打残太多状态的情况下尽量快的把兵线推过去。

    刚开始在玩一些支援型英雄如冰女卡牌时,易拓常被云墨压。

    云墨选的是线霸类的卢锡安,辛德拉等。

    不过随着他们练习多了之后,即使云墨拼命压制,易拓也能够几乎同时开始游走。

    随后则是攻防互换,让易拓来晚压制类的英雄,云墨尝试游走。

    这一局云墨玩的是加里奥,易拓是妖姬。

    加里奥后手选是unter妖姬的,因为加里奥本身有魔盾,而且推线能力不俗。可以用血换妖姬的蓝,等妖姬没蓝之后自己推完一波线回家。随后6级用大招支援。

    这是加里奥对线妖姬的常规玩法,dob也喜欢这样玩。

    此时云墨的加里奥也是用这种套路,让易拓完全没办法限制他的游走。

    “哎呀,你这样好烦,我都和你对不上线,完全没办法压制。”易拓有点烦躁的说。

    “是啊,到时候说不定dob就会用这种方式来折磨你。”云墨笑了笑。

    易拓看到云墨笑了,心中一动:“莫非你有克制这种无赖打法的方法?”

    “我玩妖姬你玩加里奥,我们再试一把。”云墨说。

    易拓刚刚已经学会了云墨的操作,他自信自己玩加里奥也能不落下风。

    然而当自定义的加载界面出现是,他看到妖姬的符文是一把金黄色的斧头。

    “征服者?这符文都没人带的?有用吗?”易拓不解地说道。

    “看着就好。”云墨微笑。

    云墨出门买的是长剑和复用性药水,攻击力来到了70点。

    由于易拓带的是魔抗符文,一下平a比他想象中的要痛不少。

    “卧槽,这下压制力要强好多!”易拓惊呼。

    “还不仅仅如此哦,你看我操作。”云墨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展示细节。

    他在小兵出来的时候a了第一个近战小兵,而后a了倒数第二个远程小兵。

    这样做的好处是他把敌方的小兵拉散了,敌方的小兵要来攻击妖姬,而他们自己被妖姬这方的小兵打。也就是说,加快了妖姬这边的推线速度。

    妖姬仅仅拉了一下兵线,就让推线速度快了至少两成。

    易拓还没补完前三个兵,兵线就要进塔了。

    “天哪,这什么级别的兵线理解!”易拓瞪大了眼睛。

    “学会了吗?拉散兵线之后加里奥的q也没办法命中太多小兵,推线是一定推不过的。”云墨说道。

    易拓也是王者选手,知道原理之后自然就明白了。

    “那天赋出装就带征服者和长剑吗?”易拓问道。

    “嗯,长剑后面可以和科技枪,还挺不错的。”云墨说道。

    “嗯嗯,我自己再多练练。”易拓说道。

    云墨平时在上路时狂杀,易拓感受的还不太明显。

    现在中路跟他玩起兵线,易拓顿时觉得压力如海啸般涌来。

    如果云墨不教他的话,恐怕他自己很难找到妖姬克制加里奥的方法。

    “好样的,这样明天比赛就机会大多了。”

    云墨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

    他和易拓今天打了五十把lo。总算是进步明显了。

    云莲见云墨倒在椅子上,不禁走过来用她的小手给他捏肩。

    虽然力气不大,不过手感还是让云墨欲罢不能。

    “那个dob有这么厉害吗?我看你之前打ig的时候都没有针对呢。”云莲不解的问道。

    她一直以为r的核心是打出闪现一喷五名场面的司马老贼呢。

    “我现在就给你做一句诗。推线游走谁给力,牧童遥指dob。”云墨笑道。

    “那三四句可以是,巴山楚水凄凉地,responsebility。”云莲吐槽道。

    “我超,我这个本科都没说话,你们隔着装杯!”柏杰笑道。

    由于易拓的训练效果不错,战队气氛还比较轻松的。

    “r应该是接下来的对手里除了rng最麻烦的。不过易拓经过针对训练后我们应该也能很轻易地赢下来。”云墨很自信。

    “对了,这不是要过年了吗,打完这场比赛你们要干嘛?”江雨禾问云莲道。

    她知道云墨和云莲是从来不分开的。

    “哦,不知道诶。”云莲撇了撇嘴:“反正回家也就我们两个人咯。”

    “要不我们就在上海过年吧。”江雨禾道:“我刚好也不太想回去。因为家里好像出了点矛盾。而且他们也不太喜欢我打电竞。”

    “诶?好啊!那我又可以和禾禾一起睡啦。”云莲笑道。

    她之前一直知道江雨禾家庭矛盾很多。毕竟是大资本家父亲,可能有些东西是见不得光的吧。除了夫妻矛盾还有家族矛盾之类的。不过看江雨禾略显黯淡的表情,其实还是有些担忧的。云莲也在想办法让她开心些。

    “这场打完我们去玩密室逃亡吧。听说上海有一家很好玩呢。”云莲走到江雨禾耳边轻轻说道。

    “离得,太近啦。”江雨禾向后躲了一下。

    刚刚云莲在她耳边说话时浅浅的呼吸已经让她的耳朵红掉了。

    “赢了……就去吧。”

    江雨禾看着墙上dct的队标,喃喃说道。
新书推荐: 绝世小仙医 我有一枚两界印 柯南里的克学调查员 斗罗:我保证这是最后一碗饭 盗墓:我张大佛爷,西王母之主 斗罗:开局召唤晓组织 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 十大动漫名场面:开局夜凯 特区枭雄 穿书后男主每天都想暗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