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羞辱

    仰躺在黄沙之中,眼神空洞的……嗯,一只眼神色空洞,一只就是个洞的面对着碧蓝的天空,宇智波斑无声的咧了咧嘴角。

    “我……真的跟不上时代了吗?”

    扪心自问,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输的如此之惨。自己面对那个少年,就如同当年那些杂鱼面对自己一般不堪一击。

    可笑自己复活时,心中还失落千手柱间已然长眠,已然没有了可以对话的对手。

    没想到那个还以为只是个狂徒的少年,竟然让自己变成了井底之蛙。

    缥缈的禅唱已然淼淼,碧空与黄沙也散于无形。

    阴云掩着天幕撒着点点细雨坠落,阴寒潮湿冷的让宇智波斑心寒。

    一阵轻快的步伐,踏碎了积水,也惊醒了躺尸的败者。

    随着脚步声的停滞,轻柔的话语随之传来。

    “你输了。”

    狼狈的支起了身子,咳了口血。

    斑扯开了一个难看的笑容,酸涩的喃呢道:“是啊,我败了,惨败!呵呵呵!”

    俯下了身子,摸出了一个手帕,抹去了斑脸上的灰尘血渍。而后,我爱罗歪头看着神色灰白的斑,开口道:“你该高兴才对,至少有了追赶的目标不是吗?去寻找吧,去追逐你自认能强大你的所有方法。

    不管是月之眼,亦或者是我留下的秘术。尽可能的强大起来,强大到能直面我的程度,而不是像今天这样连我的身影都无法捕捉。

    当然,作为胜利者的权利,我要送你几个字,让你深深记住今日的惨败!”

    说罢,我爱罗扔下了手帕,左手握住了斑的喉咙,而后伸出了右手食指,凝力于指尖在败者的右颊上刻下了一句‘不堪一击。’

    满意的打量了一下自己发手笔,随手丢下了神色悲愤怨毒的败者。直起了身,轻笑着继续道:“就是这样,保持你的愤怒,去掀起乱世吧,在厮杀中变得更强,然后再来直面我,从我这里夺回你的骄傲与自尊!”

    忍着全身的刺痛,强撑着站起了身子。宇智波斑咬着牙怒吼道:“今日的一切,我终将还给你!一定会!”

    抬眼看着阴郁的天空,我爱罗勾着笑容比起了眼睛。

    “很好!就是这个样子!这场戏剧到这里也该落幕了,希望复仇的剧目不要让我等的太久。努力吧,失败者!”

    随着话语的飞散,我爱罗的身影也随之淡去。

    漫天的细雨下,狼藉的战场中,之余被羞辱的新生者厉声嘶吼。

    “我……爱……罗!”

    ……

    一拳砸碎了身前的桌子,纲手看着对面面色阴郁的团藏。

    “够了!我才是火影!所谓的根也只是木叶的一份子,只是调拨一个忍者近入暗部,为什么还需要三思考虑?”

    木然的伫立在原地,团藏的眼底闪过一丝讥讽。

    “根从三代开始就一直隐在木叶的黑暗中,守护着村子。独立于火影自主招募忍者也是日斩支持的,你作为他的弟子更不该随意插手根部!”

    纲手的冷冷的注视着团藏,冷笑着开口道:“三代已经死了!”

    “那你更应该去关心你那位弑师的师兄!”

    面对纲手暗含威胁的话语,志村团藏也同样勾起了嘴角。

    “我只是正常的招募了个手下,你那位师兄不提当年的罪责,现在不紧勾结外敌弑杀恩师,我还得到了消息,那位叛逃的宇智波遗孤,也是受到了他的引诱!

    还有他所勾结的砂忍,也已经派人起来讨要那所谓的弑杀了风影的赔偿!面对屠灭了日向与暗算了三代的罪魁祸首,怎么不见火影大人如此的强势呢?”

    “你在教我做事吗?”

    面对纲手的质问,团藏也毫不客气的反击道:“指出火影的疏漏本就是我这个长老的义务!火影的强势还是用到外人身上吧!”

    看着眼前强势的团藏,纲手握紧了拳头,眯起眼咬牙开口道:“很好!你,退下吧!”

    自得的笑了一下,志村团藏转身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步出了门口后,转身看着在办公室中怒气勃发的女子,再次开口道:“火影如果没有什么大事,以后就不要派人召唤我了,承载着木叶黑暗的根可没有什么闲工夫指导你的工作!”

    说罢,随手带上了大门,隔断了那几欲喷火的目光。

    恨恨的低骂了一声,纲手转头冷喝道:“你们也听到了!他如何还算是木叶的忍者??”

    两位火影顾问与自来也依次从暗阁中走去,扫了眼碎裂一地的办公桌,又看着怒火高涨的纲手。

    “咳咳,纲手,不要如此暴躁!不过,他的态度很不对劲!”

    用脚扫开了木桌的残尸,自来也挠了挠后脑勺,拍了拍暴躁的女忍的肩膀。

    “而且桌子又没碍着你,木叶的资金可不是这样浪费的。”

    没好气的扫了眼自来也,纲手转身翘腿做到了椅子上,大气的开口道:“哼!一张桌子而已,从老娘工资里面扣。”

    “额……你怕是忘了,为了还清你的赌债,你的工资已经透支了好多了!”

    “……”

    看着眼前的好友,纲手又忍不住捏起了拳头。

    看到纲手已经平复了方才的怒火,一边的转寝小春干咳了一声,开口道:“好了,刚才团藏有一点说的还是很对,该商量一下如何应对砂忍的代表了。”

    听到转寝小春提及了正事,纲手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样明显的讹诈有什么好商量的,直接回绝他们的无理条件就好。”

    “哎!就怕他们以此为借口开启战端啊!那个少年……”

    一边的水户门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出了心中的忧虑。

    “那个少年真有爷爷那么强大吗?”

    “自来也当时亲身参与了围攻,你该了解他的眼光。而且你也见识过迈克凯如今的实力了,当时的他面对那位少年依旧如同一个玩物。”

    扫了眼一边的自来也,水户门炎的话让纲手不由的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哼!你们这群老东西一个个都坏透了,竟然找我回来填坑。用日向灭族的证据去扯皮吧……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俩了,我可不想去看千代那张老脸。”
新书推荐: 穿成皇妃后,她跟摄政王跑了 斗罗:开局被比比东偷听心声 希腊:新神纪 水乡闲情 讲真,这才是御兽! 我在卡塞尔屠龙的那些年 华夏妖谱之旭日东升 重生之从娱乐圈开始 刻碑匠 凌爷的小祖宗飒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