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35 交谈

    差不多在太阳西斜的时候,吴言停住了脑海中的钟摆。

    铛!

    【探索时长八小时,击杀三眼吸血鬼一只,毒牙长箭获得附魔能力-破甲。】

    嗯?

    “看”着脑海中突然浮现出的这段文字提示,吴言挑了挑眉。

    最近这座钟表,貌似出现了一些变化呀。

    已经好几次出现文字提示了。

    另外,这次探索新世界的奖励,是毒牙长箭的附魔能力吗?

    本来还以为这个新世界对我暂时没什么好处呢,没想到

    咦?这什么情况?

    暗忖中,当吴言的目光掠过周围的景物时,神情突然愣住。

    这怎么?这边的太阳也落山了?

    赶紧取出空间里的钟表看了一下,时间:下午,16:23分。

    这…

    再拿出手机看了一下。

    没错,钟表的时间很准。

    眨了眨眼。

    新世界的时间流速,和现世是一样的?

    那前几次穿越

    对了,前几次穿越,自己待得时间都很短。而且由于先入为主的观念,自己出来后,也没有看表。

    这么一想,倒也解释的通。

    只是,如果新世界的时间和现世等同的话。那自己就真的有必要,尽快搬到青石峪来住了。

    要不然万一哪次自己过去待得时间比较长,这边三叔他们找不到我的话,怕不是就要直接报警了。

    将钟表和手机收起,吴言再次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动身回家。

    走进小村,路上碰到的叔伯婶婶,都在满脸笑容的调侃吴言。

    “言子,你小子行啊,不声不响的就处了个那么俊俏的媳妇。怪不得你不让我们给你介绍对象呢,原来你早就有了。”

    吴言听的满头雾水。

    我处了个俊俏的媳妇?

    这啥时候的事啊?我咋不知道呢?

    吴言很快就知道了答案。

    他刚到家,三叔三婶和冷清雪,就一起找过来了。

    吴言一开始没认出冷清雪来,她当时脸上涂的油彩太多,吴言见到她后,只是依稀觉得面容有些熟悉。

    “您好,吴言,我是冷清雪,我们前几天刚刚见过。”

    吴言闻言一懵。

    前几天刚见过?

    你谁呀?我怎么没一点印象呢?

    看到吴言一脸的不解,冷清雪再次说道:“龙岩山,你救过我。”

    “哦,是你呀。”

    吴言恍然大悟。

    原来是那个女特战队员。

    “你来找我这是…”

    “这里说话方便吗?”

    “也没什么不方便的,要不我们进屋谈?”

    “行!”

    “那三叔,你和三婶先”

    吴言转头看向三叔三婶,两人秒懂。

    “那什么,孩他爸,咱们先回家做饭去。他们年轻人谈事情,我们别在这碍事。”

    “好好,那言子,待会你们谈完事后,别忘了带着小雪姑娘来咱家吃饭。一会我让你三婶做点好吃的,可别怠慢了人家。

    今天下午人家为了找你,在青石峪跟着我爬了好几座山头呢。”

    “嗯,我知道了三叔,一会我们谈完事后就过去。”

    “行,那我和你三婶先走了,你们两人聊。”

    送走三叔三婶,吴言也知道了为啥刚才村里人,一直在调侃自己了。

    这好家伙,三叔领着这么漂亮一女孩招摇过市的。

    还跑到青石峪翻了好几座山头找自己。

    这以村里叔伯婶婶们那泛滥的八卦之心,恐怕早已脑补出一整部的军旅爱情故事了。

    “走吧,进去坐。”

    “好。”

    进门相对坐下,吴言给冷清雪倒了一杯纯净水。

    “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们想聘请你为我们特别行动队的教官,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嗯?

    吴言闻言有些意外。

    他还以为冷清雪这次来,是询问自己前往龙岩山的目的的呢。

    毕竟那个地方有些特殊,自己一个退伍人员出现在那里,恐怕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你们怎么想到要聘请我为教官的?”

    “上次的行动,多亏了你的帮助,我们才能全身而退。我们查了你的资料,你在部队时的表现,就一直很好。

    后来要不是因为你身体的原因,你被调到了炊事班。

    以你本身的能力,你其实是可以一直留在部队里的。

    通过上次的事情,可以看出来,你在退伍后,并没有落下身体的锻炼。

    你的实力在退伍后,不但没有丝毫的降低,甚至还有了大幅的提升。

    你知道我们这支队伍的特殊性,每天都在和死神打交道。

    而你那强悍的体能和近战能力,是我们所需要的。

    我们希望你能帮我们训练出更多的,不说实力超过你,至少实力接近你的战士出来。

    那样以后我们在执行各种任务的时候,就能最大限度的减少伤亡,和提高任务的成功率。

    我知道这是你的家传武学,在传承上,可能有着诸多限制。

    但我拜托你,希望你能看在曾经同袍的份上,答应去做我们的教官。

    我们真的很需要像你这样的教官,拜托了!”

    吴言望着一脸恳切的冷清雪,有些为难。

    他倒不是不想分享自家的家传武学。

    实际上,他还在部队的时候,就考虑过将家传武学,传授给自己的战友们。

    好让他们能提升自己的体能,和近身作战能力。

    可是这东西

    “你知不知道?我家的家传武学,练习了是会有后遗症的。其实我们家的这套功法,在传承上,并没有任何限制。

    是谁都可以修炼和学习的。

    可你知道,为什么到我这一辈,就只有我一个人在练了吗?”

    “为什么?”

    “伤身,而且伤肾。”

    “你既然看过我的资料,那应该知道,我在部队时,虽然爆发力和近战能力强,但缺少耐力和持久性。

    而且还经常咳嗽。

    我们家的功法是有缺陷的,练了它,就会像我一样,经常咳嗽,缺少耐力。

    甚至,有可能不孕不育。”

    “啊?”

    在听到吴言说,练功会导致不孕不育后,冷清雪的脸颊,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她有些羞赧的看向吴言,问:“练了功,真的会导致不孕不育?”

    “嗯,知道我们家为啥就只有我一个孩子吗?”

    “为啥?”

    “因为我爹是唯一一个坚持把家传武学练下来的人。于是等我出生后,我妈,就再也怀不上孩子了。”
新书推荐: 穿成皇妃后,她跟摄政王跑了 斗罗:开局被比比东偷听心声 希腊:新神纪 水乡闲情 讲真,这才是御兽! 我在卡塞尔屠龙的那些年 华夏妖谱之旭日东升 重生之从娱乐圈开始 刻碑匠 凌爷的小祖宗飒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