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339章 绝境

    法空眉头一挑。

    “李姐姐亲自说的,不让我说出去,说这现在还是一个秘密,家丑不可外扬。”

    “魔宗六道……”法空摇摇头。

    他实在不知道为何如此。

    魔宗六道虽然彼此不对付,龌龊不断,可毕竟还是同源,即使不对付,彼此动手也留着分寸,不会太过份。

    他们都记得,共同的敌人是三大宗,如果彼此内斗太烈,削弱了实力会让三大宗占便宜。

    所以尽量控制斗争的规模。

    适当的斗争便是激励与刺激,有效的激发潜力,让弟子们变得更强,而不是死水一潭。

    “师父,我给了李姐姐一串佛珠,不要紧吧?”徐青萝不好意思的道:“加持了回春咒的。”

    法空横她一眼。

    徐青萝忙道:“看她受伤,总不能只瞧着吧,能帮还是要帮一把的。”

    “嗯。”法空颔首。

    “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徐青萝低声道:“能不能趁机让他们打个你死我活,从而变成魔宗三道。”

    “难。”法空摇头。

    每次六道厮杀,背后都有朝廷的影子。

    朝廷未尝没有削弱六道的意思,想要把六道变成三道,可最终没有成功,就是因为他们知道分寸,绝不会让朝廷得逞。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所以也很难彻底杀红眼。

    周阳斜睨着徐青萝,觉得她真够可怕的。

    明明跟李莺好得跟姐妹似的,又是关心又是赠佛珠,转眼就算计着想让他们打个你死我活。

    周雨却不以为异。

    宗门是宗门,个人是个人,不能混为一谈。

    有时候不能分开,有时候还是要分开看,到时候怎么区别,那就要看个人的智慧了。

    这对于弟弟周阳有点儿困难,他有点小聪明,但也只是小聪明而已。

    他埋头练功还行,就跟法宁师兄一样,想跟徐青萝这般,那是不可能的。

    有其师便有其徒。

    他的脾性跟其师法宁是差不多的,虽然比不得法宁师兄的憨厚,更调皮更机灵几分,可骨子里是相似的。

    都不善于勾心斗角,不像徐青萝那般天生玲珑九窍心。

    “那我们要帮一把李姐姐吗?”

    “你说呢?”

    “唉……是不能帮忙的,要不然,私通魔宗的罪名便要栽到我们头上了,那就麻烦了。”

    她知道这是三大宗的忌讳。

    法空颔首。

    法宁道:“师兄,私通魔宗确实不妥,那平时李少主过来,不要紧吧?”

    “公平交易。”法空道:“不是帮忙,只是互相交换,算不得私通。”

    法宁点点头。

    就说嘛,师兄行事稳妥,早就想到了。

    ——

    一行人回到金刚寺外院的时候,外面香客已经排得远远的,延伸到了朱雀大道一大截。

    随着法空的名声日盛,香客也越来越多。

    尤其是金刚寺外院不要香火钱,再加之法空的名声,让信众们趋之若鹜,常常过来。

    他们不仅将这里当成心灵的寄托之地,还将这里当成了社交场所,在排队的时候说说话,能一解平时的寂寞无聊。

    每多来一趟金刚寺外寺,便觉得跟金刚寺多了一分亲近,一旦生重病,便能及时得到法空的医治。

    看到金刚寺外院,他们便觉得心里稳当,不怕重病缠身,不怕意外伤害,只要金刚寺外院在,只要法空大师在。

    法空他们进了院子,没看到林飞扬回来,徐青萝笑道:“看来林叔那边不顺利,要不然已经回来了。”

    她知道林飞扬的速度多快。

    一旦顺利,这会儿甚至已经从明州一个回来都够。

    现在还没回来,那便是不顺利。

    法空点点头。

    “师父,林叔找不到她?”

    “找不到。”

    “有趣有趣。”徐青萝笑道:“这才有趣。”

    如果是一般人暗算师父,那反而让人失望,随随便便一个人便敢暗算师父,那师父也太没威严了。

    法空回到自己的小院坐下。

    徐青萝端来茶盏,笑吟吟的道:“师父,真不帮一把李姐姐?估计天残道不太妙呀。”

    “不急。”法空道。

    他双眼射出金光,射向远处。

    入目所见,便是李莺。

    李莺正在自己的司丞小院里,负手踱步。

    周怀天与李柱站在一旁,焦急的看着她。

    李莺沉着莹白瓜子脸,一言不发,只是负手踱步。

    “少主,要不然,我们直接去雪瓶道别院拼了吧。”李柱一脸不耐烦的神色,咬咬牙:“大不了一死!”

    李莺懒得理他,继续负手踱步。

    周怀天道:“少主,此事确实不是我们能够应付的,道主闭关,所有长老们又不在,雪瓶道又如此卑鄙,一下出动了四位大宗师,大宗师不参与六道厮杀,他们打破了规矩。”

    李莺仍旧沉默着踱步。

    “要不然,我们向其他四道求助吧。”周怀天哼道:“雪瓶道打破了六道的规矩,人人得而诛之!”

    “没用的。”李莺淡淡道:“他们既然敢如此干,就一定有所准备,很难说其他四道没跟他们沆瀣一气。”

    “那如何是好?”周怀天一脸阴沉:“难道我们就乖乖等着他们杀光我们?”

    “他们敢——!”李柱咬牙切齿:“真要杀光我们,长老们跟道主一定会替我们报仇,杀光他们!”

    “那个时候已经晚了。”周怀天摇头:“我们已经死了。”

    “少主,跟法空大师求助吧。”李柱道。

    李莺斜睨他一眼。

    周怀天摇头:“别犯傻,别的事上,我们可以向法空大师求助,这件事绝对不能的。”

    “难道法空大师会见死不救?”

    “关键不是法空大师怎样,是我们一旦如此,那就坐实了与三大宗勾结的罪名,其他五道都要对付我们,甚至灭掉我们,那个时候,别说我们,便是道主与长老们也难幸免。”

    “难道我们就只能等死?!”李柱不甘心的道:“已经死在他们手上十二个,今天恐怕还会死更多。”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是绿衣内司的,他们已经惨遭雪瓶道的毒手,绿衣内司这一身皮给了他们庇护。

    天残道有一座别院,有近百名天残道弟子,他们是没加入任何朝廷机构的,雪瓶道便肆无忌惮。

    昨晚上,收到天残道别院的求救,李莺他们三个已经过去,杀了一波雪瓶道高手。

    死在李莺手里的雪瓶道高手也有十二个。

    可雪瓶道竟然出动了大宗师,四个大宗师直接出手击伤李莺。

    如果不是有一个大宗师坐镇,少主剑法卓绝而重伤了一个大宗师,惊退了四个大宗师,恐怕天残道所有弟子都要被灭。

    天残别院弟子们面临了绝境,除非天残道有四位大宗师驾临,或者三位也行,否则的话……

    他们能想象得到,今晚过后,天残道别院的弟子们还会死更多,甚至被灭尽。

    “到底为什么?”周怀天道:“少主,到底他们为什么忽然发疯了似的攻击我们?”

    两道虽然不对付,平时也互相使绊子,或者碰到落单的也灭掉,可没有这般大规模的厮杀。

    这已经突破了小打小闹的层次。

    另外,其他四道也互相打起来了,这更是莫名其妙。

    一切都透着诡异。

    “周堂主,现在别问为什么了,先保住大家的性命才是关键。”李柱哼道:“我现在只知道,要尽量多杀雪瓶道的,才能保住我们自己的人。”

    “关键还是大宗师。”周怀天道。

    他看向李莺:“少主,你的伤不要紧了吧?”

    大宗师的伤,只有大宗师才能治好。

    而偏偏别院的大宗师已经重伤,无力医治少主,再拖延下去恐怕凶多吉少。

    李莺淡淡道:“我的伤已经无碍。”

    两人眼睛一亮。

    顿时明白是法空出手了。

    法空的回春咒能治好大宗师的伤。

    “大师果然还是慈悲的。”

    “跟少主还是有交情的。”

    “这件事不准说出去!”李莺淡淡道。

    “明白!”两人忙点头。

    这点儿道理他们还是知道的。

    一旦说出去,不管是对少主还是法空,都是莫大的伤害,少主这边是勾结三大宗,法空那边是勾结魔宗。

    两边都要倒霉。

    “少主,想为想去,还是要请法空大师帮忙。”周怀天叹一口气:“除此之外,实在没有援手了。”

    魔宗六道之内是没指望了。

    那只能从魔宗之外找援手,三大宗照理说都不能碰,免得落下一个勾结外敌的名声。

    周怀天甚至怀疑,雪瓶道故意极限施压,从而逼自己等人寻找外援,甚至找到法空,从而将罪名栽到他们身上。

    一旦如此,五道将共诛之。

    可即使有如此猜想,他还是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天残道别院的弟子们惨死在眼前。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嗯,只能如此了。”李莺停住踱步,缓缓点头。

    “那少主要偷偷跟法空大师见面才好,不能被他们看到了。”

    李莺伸手入怀,摸了摸一块玉佩。

    下一刻,法空出现在三人跟前。

    “法空大师!”李柱与周怀天大喜过望。

    法空合什一礼,微笑看向李莺。

    李莺舒一口气,平静说道:“大师,见笑了。“

    法空摇摇头:“到底怎么回事,说来听听,我没办法调动力量,只能出出主意。”

    李柱忙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法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大师,我们没有大宗师压制对方,除了等死,没别的办法了。”李柱道:“大师可有主意?”

    “有一个办法。”法空道。

    三人精神一振。
新书推荐: 穿成皇妃后,她跟摄政王跑了 斗罗:开局被比比东偷听心声 希腊:新神纪 水乡闲情 讲真,这才是御兽! 我在卡塞尔屠龙的那些年 华夏妖谱之旭日东升 重生之从娱乐圈开始 刻碑匠 凌爷的小祖宗飒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