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章:神秘天兵

    “涮!”

    一股凉水喷洒在山本久治头上,顺着上面逐渐侵透上面的和服(这个时候的东瀛的和服和大宋人的没什么两样,只是不知道大宋时期穿的叫什么。)

    顿时,迷迷糊糊的山本久治瞬间惊醒。

    下意识的甩了甩脑袋睁开眼睛。

    模糊的视线逐渐重叠,化为一道浑身披甲的人盯着自己。

    以及……

    山本久治看着周围一排站着的一队负坚执锐的兵卒在看押一些投降的犯人。

    嘶!这些犯人怎么这么像自己家的奴隶?

    想到这里,山本九治顿时睡意全无。

    难不成自己被奴隶造反被绑了?

    等等!那自己的儿子呢?

    山本久治回想起断片前自己的义子在自己旁边守着呢!

    就算砍杀声自己也应该能苏醒啊!

    山本久治不思其解的想着。

    但随着脑子的清醒,山本久治越发胆颤。

    他现在脑海里逐渐变成一个问题。

    这么多的精锐士兵,别说东瀛天皇陛下的亲卫,恐怕连大宋的兵卒都很难抵抗吧!

    至于被绑架到这个船上,山本久治将这个问题放到后面。

    要是要杀自己,这帮人也不用特意留自己一条小命,这一点山本久治看的十分透彻。

    作为活的最久的船长,山本久治靠的可是眼色。

    对于面前的精锐自然认命了。

    不管是制式铠甲还是精神面貌,或者是身体素质。

    山本久治十分相信这里的一个小卒都能虐杀三个这样的自己。

    毕竟,虎背熊腰还比自己高一个个头。

    除非自己使用秘术千年杀,自己……

    一眼望去,船上全是这种大汉,山本久治留下幸福的泪水。

    妈蛋,我该怎么逃出去啊!

    还没等山本久治想明白这个问题,一双穿着华贵的大腿入眼而来。

    一个雍容华贵的少年。

    嗯,确实是一个雍容华贵的少年,虽然这个词不适合形容少年,但这个词却非常适合这个少年。

    很奇怪,一个少年居然有这种气质。

    徐荫祥俯视这这个穿的还算不错的东瀛人。

    嗯,在这群东瀛人中穿的还算豪华。

    “他就是这里的头头?”

    徐荫祥扭头询问旁边的译官,译官虽说官员人手一个那是不可能,但翻译这些东瀛语言,还是能叫来几个的。(这个船上)

    译官点了点头。

    “根据其他战俘的交代,他就是这几搜船的主人。”

    “用来在大宋和东瀛之间走私人口买卖。”

    说着,译官看了徐荫祥一眼,但徐荫祥并没什么情绪波动。

    徐荫祥半蹲下,端详了一下被绑结实的黑白头发汉子。

    以东瀛的贫弱,吃饱可以说过他的生活质量过的相当可以。

    “你从事这项事情多久了!”(译官翻译)

    山本久治抬头,看着这个少年。

    “尊敬的大人,我已经干了十二年这种人口买卖行为。”

    “十二年以来……”

    山本简单咳嗽两声,便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这个少年。

    傲娇?不屈?

    拜托!那是武士道精神!

    现在还没诞生呢!

    就算诞生了跟山本久治有神马关系?

    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偶尔在大宋偏远的村落里扮演一下土匪贼寇而已。

    只是贼寇只抢粮,而他们碰上合适的奴隶人选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带走。

    如此狡猾的山本自然清楚如何存活的概率有多大。

    因为他不清楚自家船内有人是否背叛了自己,只能尽量用实话让对方有一丁点对自己的信任。

    这样才能不会有干掉自己的理由。

    在必须处决一名敌人时,一名略带好感的敌人自然更加容易活下去。

    徐荫祥静静的听完山本久治说完的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你很真诚。”(译)

    徐荫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因为你的真诚,恭喜你!”(译)

    “你有活下来的权利!”(译)

    山本久治露出惊喜的希望。

    “啪叽!”

    一道占满鲜血的头颅直接被一个兵卒扔到山本久治面前,红色的血水溅了山本一脸。

    当山本看清楚那个头颅的时候,脸上幸庆顿时凝固。

    地上的头颅,是自己义子的。

    小林幸司的头颅。

    徐荫祥阴恻恻的声音在山本耳边响起,惊起山本的冷汗。

    “这次,算你真诚的份上,他这颗人头我帮你收了!”
新书推荐: 我来到这个年代 云剑大陆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 七爷的罪妻 从山村开始崛起 穿成真假千金里的豪门女配 斗破:开局俘获云韵芳心 至尊云帝 从变形金刚开始的穿越 超神学院之祥瑞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