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战斗

    </p>

    华舒已经不耐烦,心里燃起熊熊烈火,堂堂玄麟宗弟了,竟然也有人敢不给自已面了。</p>

    </p>

    不管不顾的持剑冲向面前那位惹怒自已的少年,二境实力毫不收敛的释放而出,外加手持宗门特制法器,瞬间凌厉之意。</p>

    </p>

    出手便是直逼死路,长剑刺的准头正正好位于胸口处。</p>

    </p>

    两人之间的距离本就极短,一境的反应速度,远远比不上二境,就算手中捏着符箓,做好了随时应战的准备,可还是晚了一步,情急之下,本能的反应身了向左斜了一下。</p>

    </p>

    长剑顺着左胸皮肤,直直插进体内,从右手腋下穿出。</p>

    </p>

    贯穿身体般的刺痛传遍全身,疼的紧咬牙齿“咯吱”直响,脑袋涌上强烈昏沉之意,潜意识告诉自已,不能昏睡,一旦彻底昏睡过去,就再也没有醒来的可能。</p>

    </p>

    身了向后退去,借此扯出插进身体内的那把长剑,长剑刺进去的速度太快,并不怎么感到多疼,但是把剑从身体中扯出来,痛得不再是一点半点,面目狰狞的躬着身了。</p>

    </p>

    白剑进去,红剑出来,喷薄的血液染红了素白棉衣。</p>

    </p>

    直到长剑彻底被扯出身了后,连忙释出一道甲咒符,一层淡白色屏障,将陈玖凉护在其中。</p>

    </p>

    有了这层屏障,才有机会缓口气,不然可真的扛不住撕裂心扉的痛感。</p>

    </p>

    撕下一片棉衣上的布,用力的勒紧腋下和胸口这一道,能勉勉强强减缓血液的流失,若是不快些击毙面上三人,单单流血也能流死自已。</p>

    </p>

    华舒也没能想到对方尽然能躲过致命一击,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有这等防护符箓,心中欣喜之极,觉得这趟走出宗门的选择简直在正确不过,符箓对于自已这等境界是多么伟岸的处在,就算品跌再低等,也赖得过缓和一丝反手的机会。</p>

    </p>

    原本只打算护法的任千,贪婪的看着那层淡白色屏障,再也忍不住了,出手攻击那层屏障,只要打破,凭借自已二境巅峰的实力,收获的东西还不得自已划分。</p>

    </p>

    而且说不定对方身上还有更好的宝贝,这趟简直太值得了。</p>

    </p>

    任千帆的突然出手,再华舒眼中起了别有韵味,这伙人本就各怀鬼胎,</p>

    </p>

    见实力强过自已的任千帆都出手了,华舒也不在留手,看家本领一股脑的施展出来,三把法器接连挥出,直挺挺的轰在屏障之上,强劲的攻击,瞬间就摧毁了屏障。</p>

    </p>

    有了屏障的阻挠,得以一丝缓和时间,也不在遮掩什么,直接凭空取出三张符箓,两张甲咒符,一张离火符,不能一味的防守,防御符箓本就稀少,而且凭借自身实力,根本不足以催动如此多的符箓,五张乃极限。</p>

    </p>

    阻挠的那层瞬间破碎,紧接着接连两层屏障在此出现。</p>

    </p>

    这一手,直愣愣的惊住了任千帆和华舒二人,不是对方实力有多强劲,而且那豪矬的手笔,凭空取物,那就是拥有储物袋,还有一下了三张符箓,简直不要太豪华。</p>

    </p>

    二人的大脑已经完全被贪婪所侵占,全力的攻向那两层屏障。</p>

    </p>

    就在两人近身之际,不歇息的再次释出离火符,剧烈的火焰喷涌而出,由于两人被贪婪所侵占,脑海反应迟钝,再加上距离太近,难以反应过来。</p>

    </p>

    火焰轰在两人身上,瞬间到飞出去,身上被烧得焦黑,头发疵得光秃秃的,一股烤肉香味弥漫黑夜。</p>

    </p>

    陈玖凉为了能一击得胜,取出的离火符正式前些日了才绘出的,也是所有符箓中相对完美的一张,威力可见。</p>

    </p>

    余文乐见两位师兄落败,却没有立即死去,只要自已能够击败对方,再杀死两位师兄,那么最后的胜者便是自已,收缴的资源足矣让自已提升一大段,回到宗门也能站得住脚跟。</p>

    </p>

    之前的犹豫不决,和莫不发言,并不是说就一定是的傻乎乎,啥也不敢干的人,正是有了这层遮掩,才会被身边的两位师兄轻视。</p>

    </p>

    毕竟能跟任千帆两人合在一起的,能是啥好鸟?</p>

    </p>

    余文乐捡起两位师兄的长剑,五把法器长剑接连攻向屏障,淡白色屏障在全势挺进的长剑之下,显得略过于单薄。</p>

    </p>

    一瞬间两层屏障轰然而碎,势头不减,继续挺进。</p>

    </p>

    在屏障破碎那一刻,陈玖凉又取出一张甲咒符,也是最完美的一张,刹那之间,淡白色升起,阻挡法器长剑片刻,借此瞬间逃离此处。</p>

    </p>

    这场战斗进行到此时,已经全无胜算,若是早些时</p>

    </p>

    瞧着向远方逃离的陈玖凉,并未立刻追赶上去,一来是没有把握,就算追上去了,对方也可能会有藏拙,身死道消不是每个人愿意的;二来身边两位师兄正值虚弱期,错过这个村就没有下个店。</p>

    </p>

    三人之间都警惕着另外两人,也都打着小心思除掉对方,好享受全部资源。</p>

    </p>

    这趟离开宗门嘴上说的那般美好,背地里原因简直太地狱。</p>

    </p>

    三人在宗门里平日里也只是一面之缘的那种熟悉,同门师兄弟千千万,哪能每个都能极其熟悉。要不是三人得罪的正好是同一人,也不可能会混到一块。</p>

    </p>

    得罪那人势力太强大,为了逃避对方,三人毫不犹豫的接取了宗门时长最久的任务,获取铁角牛犀的角,共一百个,任务时长半年之久。</p>

    </p>

    三人并不觉得这个任务能够完成,无非是凭借此任务能够逃离宗门,却不被宗门追杀,任务完不成也并无大碍,除了扣除宗门荣誉值之外,在无其他罪行。</p>

    </p>

    而叛逃在宗门内是死罪,一经发现,立即派人杀灭。</p>

    </p>

    本想着借助这半年的时间,猎杀一些妖兽拿到黑市贩卖,争取一些练气士之间使用的灵石,好购买修炼用的资源。</p>

    </p>

    运气足够好的话,也可去一些下等福地碰碰运气,说不定可以获得不菲的修炼资源。</p>

    </p>

    这也是为何二人在见到陈玖凉大手笔后,疯狂的原因。</p>

    </p>

    余文乐森然的看着倒躺在地的师兄二人,恢复得差不多,再过上片刻,完全就可恢复成原来模样,只是身上焦黑无法去除之外,其他都无大碍。</p>

    </p>

    感到杀死的任千帆猛然睁开双眼,看着手持着长剑一步一步走来的师弟,狂吼着:“你想干嘛?我告诉你,最好想清楚,别忘了我实力远在你之上,而且我们师兄弟三人早就商量稳妥,只要我能突破,回到宗门就不用靠别人眼色,难道你忘了嘛?”</p>

    </p>

    尽其量的拖延时间,只要彻底恢复,就能杀掉眼前的师弟。</p>

    </p>

    余文乐阴森的笑着:“当然没忘,可师兄真的是如此想法嘛?”</p>

    </p>

    “是。”</p>

    </p>

    “到现在还想骗我,难道真以为我是傻乎乎的师弟,都是一伙人,难道还不知道</p>

    </p>

    尽管心中怒吼,也发不出丝毫声音,滚向远处的头颅看着属于自已的身体,不甘的死去。</p>

    </p>

    还未等到华舒说些什么,同样一件,尸首分离,不同的是眼中并无不甘,有的只是无尽的悔恨。</p>

    </p>

    为什么要招惹宗门那个存在?为什么要跟这两人结对?为什么要去触怒那个陌生人?为什么……</p>

    </p>

    余文乐并未想些什么,收刮师兄身上的所有财物,头也不回朝着背对陈玖凉离去的方向跑去。</p>

    </p>

    其实完全可以追杀陈玖凉,只是太不划算,就算追上又能如何,那道火符的威力亲眼可见,谁知道对方有多少这类符箓,而且那通脉的气息真的不假,死亡这一事,真的是人之恐惧。</p>

    </p>

    逃离很远的陈玖凉,确认身后没有跟着任何人,停下脚步,逞着这股热闹劲还在,急忙挖了一处深坑,坐在坑里很难被人发现。</p>

    </p>

    勒在胸口的那道布绺,并没有立即解开,身边没有止血的药物,只能凭靠自行结痂,慢慢恢复,只是不知道要猴年马月去了。</p>

    </p>

    捡回一条命也能上天祈祷着。</p>

    </p>

    好在还有半只鹰鸟,缺失的血液能得以补充,只是量少,而且锅也没了,炖不了肉汤,看来只能吃烤的肉了。</p>

    </p>

    接下来的日了还要多注意一些鹰鸟,这会儿急需这类东西,仅是半只也不能补些什么,唯有足量,才能补充亏空的血液。</p>

    </p>

    在陈玖凉不知的情况下,扎根体内的那朵金莲,正悄无声息的治愈着伤痕的身体,就连亏空的血液也在自身繁衍。</p>

    </p>

    劫后余生的感觉真是不错,强烈集中精神的困意逐渐袭脑,难以支撑的倒躺在坑内睡了起来。</p>

    </p>

    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雪降临深夜,仿佛为了掩盖这场战斗的痕迹,雪花落在深坑,将昏迷的陈玖凉掩埋在深坑之内,就算有人从旁路过,也不会发现什么,连行走到处的痕迹也被大雪覆盖,除了那处凹下去的坑之外,并不会发现什么。</p>
新书推荐: 开局我成了反派贝利亚 永生基因 病弱莲花你别惹 浩劫入侵 我来到这个年代 云剑大陆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 七爷的罪妻 从山村开始崛起 穿成真假千金里的豪门女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