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藏格虚增两年业绩遭谴责 实控人肖永明领”红牌”

By | 2020年12月23日

  中国经济网北京12月21日讯深圳证券生意业务所网站克日公布关于对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给予纪律处分的决议。经查明,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藏格(行情000408,诊股)”,000408.SZ)及相关当事人存在以下违规行为:

  一、定期陈诉存在虚假纪录

  凭据2019年12月1日中国证券监视治理委员会青海羁系局作出的《市场禁入决议书》(〔2019〕1号)和《行政处罚决议书》(〔2019〕2号),2017年7月至2018年12月期间,*ST藏格通过开展虚假商业业务的方式,虚增营业收入、营业利润、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2017年,公司虚增营业收入1.32亿元,虚增利润总额1.28亿元,虚增预付账款2.41亿元;2018年,公司虚增营业收入4.68亿元,虚增利润总额4.77亿元,虚增应收账款471万元,虚增预付账款2.81亿元。上述事项导致*ST藏格披露的《2017年年度陈诉》《2018年半年度陈诉》《2018年年度陈诉》存在虚假纪录。

  二、重组业绩赔偿方未推行业绩答应赔偿义务

  2016年,*ST藏格向西藏藏格创业投资团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藏格投资”)等11名生意业务对方刊行股份购置其持有格尔木藏格钾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藏格钾肥”)99.22%股权,藏格投资、四川省永鸿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鸿实业”)、肖永明、林吉芳对藏格钾肥2016年、2017年、2018年的业绩作出答应,如藏格钾肥未完成答应业绩,将以生意业务取得的股份举行赔偿,如股份赔偿不足,差额部门以现金赔偿。

  藏格钾肥2018年度答应业绩162749.76万元,实际完成业绩84020.52万元。凭据重组利润赔偿协议,藏格投资、永鸿实业、肖永明应当于*ST藏格股东大会审议通过股份回购注销事项后60日内管理完毕股份注销事宜。*ST藏格于2019年12月30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回购注销刊行股份购置资产部门股票的议案,但停止现在,藏格投资、永鸿实业、肖永明尚未完成业绩赔偿股份注销法式,导致相关业绩赔偿答应存在超期未能完全推行的情形。

  三、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现意见的审计陈诉

  2020年4月30日,*ST藏格披露《2019年年度陈诉》《2019年年度审计陈诉》,公司被年审会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现意见的财政报表审计意见,主要涉及关联方资金占用及恒久股权投资减值事项。凭据年报及审计陈诉,停止2019年12月31日,控股股东占用*ST藏格非谋划性资金余额57599.53万元。年审会计师对上述关联方资金占用、应收款子的商业实质、真实性、完整性、存在性、不符事项、计量(包罗减值、会计分期)等存在重大疑虑,停止审计陈诉日,治理层尚未对上述疑虑事项提供合理的解释及支持性资料。由于受到上述审计规模的限制,对关联方资金占用、上述应收款子及其期末、期初信用减值损失的完整性、准确性认定,以及对与之相关联的生意业务账户或披露的影响,年审会计师无法获取充实适当的审计证据,也无法执行替代性法式。

  停止2019年12月31日,*ST藏格对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龙铜业”)的恒久股权投资账面价值为255676.42万元,占资产总额的26.74%、占净资产的32.64%。巨龙铜业的控制权由藏格投资持有;巨龙铜业存在逾期欠债、对关联方负担30亿元担保余额,且未计提逾期信用损失;由于缺乏资金,矿区已停止建设和开采;巨龙铜业尚未筹集足够的资金或者有明确的应对计划,清偿债务以及维持业务正常运营,巨龙铜业连续谋划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年审会计师对巨龙铜业的恒久股权投资的列报存在重大疑虑,停止审计陈诉日,治理层尚未对上述疑虑事项提供合理的解释及支持性资料。由于受到上述审计规模的限制,对恒久股权投资的初始确认与计量、后续计量以及与之相关联的生意业务账户或披露,年审会计师无法获取充实适当的审计证据,也无法执行替代性法式。

  四、未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

  2020年4月30日,*ST藏格披露《2019年年度陈诉》,公司2019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951.61万元,同比下降57.71%。公司未按《股票上市规则》第11.3.1条第(二)项的划定实时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

  五、控股股东非谋划性资金占用

  *ST藏格披露的《2019年年度陈诉》显示,停止2019年12月31日,藏格投资占用*ST藏格非谋划性资金余额57599.53万元。凭据*ST藏格于2020年6月8日披露的《关于公司自查控股股东资金占用事项的希望情况》,2018年1月至2020年4月期间,藏格投资共发生非谋划性资金占用97245.42万元,包罗直接非谋划性资金占用33341.29万元及间接非谋划性资金占用63904.13万元。

  其中,直接非谋划性资金占用包罗两种情形,一是2018年5月及2018年7月,藏格投资借用*ST藏格子公司格尔木藏格锂业有限公司公章擅自出具《委托付款函》,要求供应商转特别尔木藏格锂业有限公司前期向供应商支付的款子,并转入藏格投资指定银行账户,形成资金占用9200万元;二是2018年1月至2020年4月期间,藏格投资向*ST藏格钾肥客户陆续拆借短期资金且未归还,造成*ST藏格钾肥客户无力支付货款,*ST藏格在和藏格投资确认后,将藏格投资向钾肥客户拆借的资金认定为非谋划性资金占用,共24141.29万元。间接非谋划性资金占用系藏格投资与*ST藏格部门钾肥客户存在历史借贷关系,2019年以来,*ST藏格相关客户为降低其乞贷接纳风险,减缓向*ST藏格支付钾肥货款,造成*ST藏格应收账款超账期无法收回,*ST藏格在和藏格投资确认后,将自2019年以来相关客户每月增加的应收账款确认为资金占用,共63904.13万元。2020年6月24日,*ST藏格披露称藏格投资已送还现在*ST藏格自查发现的全部占用资金及资金占用费。

  *ST藏格上述第一项、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行为违反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10月修订)》第1.4条、第2.1条,《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2.1条、第11.3.1条,深交所《主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第7.4.5条和《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20年修订)》第6.2.5条的划定。

  控股股东藏格投资对违规行为二、五负有重要责任。公司股东永鸿实业对违规行为二负有重要责任。公司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肖永明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对违规行为一、二、五负有重要责任。

  公司时任董事兼副总司理吴卫东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对违规行为一、五负有重要责任。公司时任财政总监刘威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对违规行为一负有重要责任,对违规行为五负有责任。公司董事长曹邦俊、副董事长兼总司理肖瑶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对违规行为一、三、四、五负有责任。

  公司董事王聚宝、方丽,独立董事亓昭英,监事邵静、李光俊、侯选明,副总司理张生顺,时任董事郑钜夫,时任独立董事王卫国、姚焕然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对违规行为一负有责任。

  公司时任董事会秘书蒋秀恒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对违规行为一负有责任。公司董事黄鹏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对违规行为三、五负有责任。公司时任财政总监李凯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对违规行为三、四、五负有责任。

  鉴于上述违规事实和情节,依据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7.2条、第17.3条、第17.4条的划定,经深交所纪律处分委员会审议通过,深交所作出如下处分决议:

  一、对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给予公然谴责的处分;

  二、对股工具藏藏格创业投资团体有限公司、四川省永鸿实业有限公司给予公然谴责的处分;

  三、对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肖永明,时任董事兼副总司理吴卫东,时任财政总监刘威给予公然谴责的处分;

  四、对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曹邦俊、肖瑶、王聚宝、方丽、黄鹏,独立董事亓昭英,监事邵静、李光俊、侯选明,副总司理张生顺,时任董事郑钜夫,时任独立董事王卫国、姚焕然,时任财政总监李凯,时任董事会秘书蒋秀恒给予通报品评的处分;

  五、公然认定肖永明五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治理人员;

  六、公然认定吴卫东三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治理人员。

  *ST藏格建立于1996年6月25日,注册资本19.94亿元,于1996年6月28日在深交所挂牌,2017年6月13日,公司名称由金谷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改为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由*ST金源改为*ST藏格。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现主营业务为钾肥(氯化钾)的生产和销售,主要产物钾肥(氯化钾)。

  西藏藏格创业投资团体有限公司为*ST藏格第一大股东,持股8.59亿股,持股比例43.08%。肖永明持有西藏藏格创业投资团体有限公司90%股份,林吉芳持有另外10%股份。肖永明为*ST藏格实际控制人,林吉芳为肖永明之妻。肖永明2016年8月16日至2019年8月15日担任*ST藏格董事长。

  四川省永鸿实业有限公司为*ST藏格第二大股东,持股3.87亿股,持股比例19.42%。

  时任董事兼副总司理吴卫东2016年8月16日至2019年8月15日担任*ST藏格副总司理。时任董事郑钜夫2012年11月5日至2019年8月15日担任*ST藏格董事,2014年7月14日至2016年8月16日担任财政总监。

  董事长曹邦俊2016年8月16日至2019年8月15日担任*ST藏格副董事长,2019年8月16日至今担任董事长。副董事长兼总司理肖瑶自2016年8月16日起担任*ST藏格总司理,2019年8月16日至今担任副董事长。副总司理张生顺自2018年4月26日起担任*ST藏格副总司理。

  公司董事王聚宝自2016年8月16日起担任*ST藏格非独立董事。公司董事方丽2019年8月16日至今担任*ST藏格非独立董事,自2016年8月16日起担任*ST藏格副总司理。独立董事亓昭英自2016年8月16日起担任*ST藏格独立董事。时任独立董事王卫国、姚焕然2016年8月16日至2019年8月15日担任*ST藏格独立董事。

  邵静自2016年8月16日起担任*ST藏格监事、监事会主席。李光俊自2016年8月16日起担任*ST藏格职工监事。侯选明自2016年8月16日起担任*ST藏格监事。

  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10月修订)》第1.4条划定:上市公司及其董事、监事、高级治理人员、股东、实际控制人、收购人等自然人、机构及其相关人员,以及保荐人及其保荐代表人、证券服务机构及其相关人员应当遵守执法、行政法例、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本规则和本所公布的细则、指引、通知、措施、备忘录等相关划定。

  《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10月修订)》第2.1条划定:上市公司及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凭据执法、行政法例、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本规则以及本所公布的细则、指引和通知等相关划定,实时、公正地披露信息,并保证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纪录、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划定:刊行人、上市公司及其董事、监事、高级治理人员、股东、实际控制人、收购人、重大资产重组有关各方等自然人、机构及其相关人员,以及保荐人及其保荐代表人、证券服务机构及其相关人员应当遵守执法、行政法例、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本规则和本所公布的细则、指引、通知、措施、备忘录等相关划定。

  《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2.1条划定:上市公司及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凭据执法、行政法例、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本规则以及本所公布的细则、指引和通知等相关划定,实时、公正地披露信息,并保证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纪录、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1.3.1条划定:上市公司预计全年度、半年度、前三季度谋划业绩将泛起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实时举行业绩预告:

  (一)净利润为负值;

  (二)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上升或者下降50%以上;

  (三)实现扭亏为盈。

  《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7.2条划定:刊行人、上市公司、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及相关方违反本规则、本所其他相关划定或者其所作出的答应的,本所视情节轻重给予以下处分:

  (一)通报品评;

  (二)公然谴责。

  《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7.3条划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治理人员违反本规则、本所其他相关划定或者其所作出的答应的,本所视情节轻重给予以下处分:

  (一)通报品评;

  (二)公然谴责;

  (三)公然认定其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治理人员。

  以上第(二)项、第(三)项处分可以并处。

  《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7.4条划定: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违反本规则、本所其他相关划定或者其所作出的答应的,本所视情节轻重给予以下处分:

  (一)通报品评;

  (二)公然谴责;

  (三)公然认定其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

  以上第(二)项、第(三)项处分可以并处。

  深交所《主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第7.4.5条划定:上市公司不得为董事、监事、高级治理人员、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股子公司等关联人提供资金等财政资助。

  上市公司为其持股比例不凌驾50%的控股子公司、参股公司提供资金等财政资助的,该控股子公司、参股公司的其他股东原则上应当按出资比例提供同等条件的财政资助。如其他股东未能以同等条件或者出资比例向

  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或者参股公司提供财政资助的,应当说明原因并披露上市公司已要求上述其他股东接纳的反担保等措施。

  上市公司为其控股子公司、参股公司提供资金等财政资助,且该控股子公司、参股公司的其他股东中一个或者多个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人的,该关联股东应当按出资比例提供同等条件的财政资助。如该关联股东未能以同等条件或者出资比例向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或者参股公司提供财政资助的,公司应当将上述对外财政资助事项提交股东大会审议,与该事项有关联关系的股东应当回避表决。

  《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20年修订)》第6.2.5条划定:上市公司不得为董事、监事、高级治理人员、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股子公司等关联人提供资金等财政资助。

  上市公司为其持股比例不凌驾50%的控股子公司、参股公司提供资金等财政资助的,该控股子公司、参股公司的其他股东原则上应当按出资比例提供同等条件的财政资助。如其他股东未能以同等条件或者出资比例向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或者参股公司提供财政资助的,应当说明原因并披露上市公司已要求上述其他股东接纳的反担保等措施。

  上市公司为其控股子公司、参股公司提供资金等财政资助,且该控股子公司、参股公司的其他参股股东中一个或者多个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人的,该关联股东应当按出资比例提供同等条件的财政资助。如该关联股东未能以同等条件或者出资比例向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或者参股公司提供财政资助的,上市公司应当将上述对外财政资助事项提交股东大会审议,与该事项有关联关系的股东应当回避表决。

  以下为原文:

  关于对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给予纪律处分的决议

  当事人:

  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住所: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昆仑南路15-02号;

  西藏藏格创业投资团体有限公司,住所:青海省格尔木市藏青工业园管委会4号办公楼308室,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

  四川省永鸿实业有限公司,住所: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石羊镇三元街171号,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股东;

  肖永明,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

  吴卫东,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兼副总司理;

  郑矩夫,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

  王卫国,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时任独立董事;

  姚焕然,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时任独立董事;

  刘威,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财政总监;

  李凯,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财政总监;

  蒋秀恒,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会秘书;

  曹邦俊,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肖瑶,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司理;

  黄鹏,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副总司理;

  方丽,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兼副总司理;

  王聚宝,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亓昭英,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邵静,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监事;

  李光俊,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监事;

  侯选明,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监事;

  张生顺,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司理。

  经查明,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藏格”或“公司”)及相关当事人存在以下违规行为:

  一、定期陈诉存在虚假纪录

  凭据2019年12月1日中国证券监视治理委员会青海羁系局作出的《市场禁入决议书》(〔2019〕1号)和《行政处罚决议书》(〔2019〕2号),2017年7月至2018年12月期间,*ST藏格通过开展虚假商业业务的方式,虚增营业收入、营业利润、应收账款和预付账款。2017年,公司虚增营业收入131663826.82元,虚增利润总额128325919.05元,虚增预付账款240788270.9元;2018年,公司虚增营业收入468491820.48元,虚增利润总额477383385.51元,虚增应收账款4710000元,虚增预付账款281329947.78元。上述事项导致*ST藏格披露的《2017年年度陈诉》《2018年半年度陈诉》《2018年年度陈诉》存在虚假纪录。

  二、重组业绩赔偿方未推行业绩答应赔偿义务

  2016年,*ST藏格向西藏藏格创业投资团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藏格投资”)等11名生意业务对方刊行股份购置其持有格尔木藏格钾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藏格钾肥”)99.22%股权,藏格投资、四川省永鸿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鸿实业”)、肖永明、林吉芳对藏格钾肥2016年、2017年、2018年的业绩作出答应,如藏格钾肥未完成答应业绩,将以生意业务取得的股份举行赔偿,如股份赔偿不足,差额部门以现金赔偿。

  藏格钾肥2018年度答应业绩162,749.76万元,实际完成业绩84,020.52万元。凭据重组利润赔偿协议,藏格投资、永鸿实业、肖永明应当于*ST藏格股东大会审议通过股份回购注销事项后60日内管理完毕股份注销事宜。*ST藏格于2019年12月30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回购注销刊行股份购置资产部门股票的议案,但停止现在,藏格投资、永鸿实业、肖永明尚未完成业绩赔偿股份注销法式,导致相关业绩赔偿答应存在超期未能完全推行的情形。

  三、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现意见的审计陈诉

  2020年4月30日,*ST藏格披露《2019年年度陈诉》《2019年年度审计陈诉》,公司被年审会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现意见的财政报表审计意见,主要涉及关联方资金占用及恒久股权投资减值事项。

  凭据年报及审计陈诉,停止2019年12月31日,控股股东占用*ST藏格非谋划性资金余额57599.53万元。年审会计师对上述关联方资金占用、应收款子的商业实质、真实性、完整性、存在性、不符事项、计量(包罗减值、会计分期)等存在重大疑虑,停止审计陈诉日,治理层尚未对上述疑虑事项提供合理的解释及支持性资料。由于受到上述审计规模的限制,对关联方资金占用、上述应收款子及其期末、期初信用减值损失的完整性、准确性认定,以及对与之相关联的生意业务账户或披露的影响,年审会计师无法获取充实适当的审计证据,也无法执行替代性法式。

  停止2019年12月31日,*ST藏格对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龙铜业”)的恒久股权投资账面价值为255676.42万元,占资产总额的26.74%、占净资产的32.64%。巨龙铜业的控制权由藏格投资持有;巨龙铜业存在逾期欠债、对关联方负担30亿元担保余额,且未计提逾期信用损失;由于缺乏资金,矿区已停止建设和开采;巨龙铜业尚未筹集足够的资金或者有明确的应对计划,清偿债务以及维持业务正常运营,巨龙铜业连续谋划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年审会计师对巨龙铜业的恒久股权投资的列报存在重大疑虑,停止审计陈诉日,治理层尚未对上述疑虑事项提供合理的解释及支持性资料。由于受到上述审计规模的限制,对恒久股权投资的初始确认与计量、后续计量以及与之相关联的生意业务账户或披露,年审会计师无法获取充实适当的审计证据,也无法执行替代性法式。

  四、未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

  2020年4月30日,*ST藏格披露《2019年年度陈诉》,公司2019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951.61万元,同比下降57.71%。公司未按《股票上市规则》第11.3.1条第(二)项的划定实时披露2019年度业绩预告。

  五、控股股东非谋划性资金占用

  *ST藏格披露的《2019年年度陈诉》显示,停止2019年12月31日,藏格投资占用*ST藏格非谋划性资金余额57599.53万元。凭据*ST藏格于2020年6月8日披露的《关于公司自查控股股东资金占用事项的希望情况》,2018年1月至2020年4月期间,藏格投资共发生非谋划性资金占用97245.42万元,包罗直接非谋划性资金占用33341.29万元及间接非谋划性资金占用63904.13万元。其中,直接非谋划性资金占用包罗两种情形,一是2018年5月及2018年7月,藏格投资借用*ST藏格子公司格尔木藏格锂业有限公司公章擅自出具《委托付款函》,要求供应商转特别尔木藏格锂业有限公司前期向供应商支付的款子,并转入藏格投资指定银行账户,形成资金占用9200万元;二是2018年1月至2020年4月期间,藏格投资向*ST藏格钾肥客户陆续拆借短期资金且未归还,造成*ST藏格钾肥客户无力支付货款,*ST藏格在和藏格投资确认后,将藏格投资向钾肥客户拆借的资金认定为非谋划性资金占用,共24141.29万元。间接非谋划性资金占用系藏格投资与*ST藏格部门钾肥客户存在历史借贷关系,2019年以来,*ST藏格相关客户为降低其乞贷接纳风险,减缓向*ST藏格支付钾肥货款,造成*ST藏格应收账款超账期无法收回,*ST藏格在和藏格投资确认后,将自2019年以来相关客户每月增加的应收账款确认为资金占用,共63904.13万元。2020年6月24日,*ST藏格披露称藏格投资已送还现在*ST藏格自查发现的全部占用资金及资金占用费。

  *ST藏格上述第一项、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行为违反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10月修订)》第1.4条、第2.1条,《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2.1条、第11.3.1条,本所《主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第7.4.5条和《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20年修订)》第6.2.5条的划定。

  控股股东藏格投资违反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10月修订)》第1.4条、第2.3条,《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2.3条和本所《主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第4.1.1条、第4.2.3条、第4.2.12条的划定和《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20年修订)》第4.2.1条、第4.2.3条、第4.2.10条的划定,对违规行为二、五负有重要责任。

  公司股东永鸿实业违反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10月修订)》第1.4条、第2.3条和《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2.3条的划定,对违规行为二负有重要责任。

  公司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肖永明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违反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10月修订)》第1.4条、第2.2条、第2.3条、第3.1.5条,《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2.2条、第2.3条、第3.1.5条,本所《主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15年修订)》第4.1.1条、第4.2.3条、第4.2.12条和《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20年修订)》第4.2.1条、第4.2.3条、第4.2.10条的划定,对违规行为一、二、五负有重要责任。

  公司时任董事兼副总司理吴卫东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违反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10月修订)》第1.4条、第2.2条、第3.1.5条和《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2.2条、第3.1.5条的划定,对违规行为一、五负有重要责任。

  公司时任财政总监刘威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违反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10月修订)》第1.4条、第2.2条、第3.1.5条和《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2.2条、第3.1.5条的划定,对违规行为一负有重要责任,对违规行为五负有责任。

  公司董事长曹邦俊、副董事长兼总司理肖瑶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违反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10月修订)》第1.4条、第2.2条、第3.1.5条和《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2.2条、第3.1.5条的划定,对违规行为一、三、四、五负有责任。

  公司董事王聚宝、方丽,独立董事亓昭英,监事邵静、李光俊、侯选明,副总司理张生顺,时任董事郑钜夫,时任独立董事王卫国、姚焕然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违反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10月修订)》第1.4条、第2.2条、第3.1.5条和《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2.2条、第3.1.5条的划定,对违规行为一负有责任。

  公司时任董事会秘书蒋秀恒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违反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10月修订)》第1.4条、第2.2条、第3.1.5条、第3.2.2条和《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2.2条、第3.1.5条、第3.2.2条的划定,对违规行为一负有责任。

  公司董事黄鹏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违反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3.1.5条的划定,对违规行为三、五负有责任。

  公司时任财政总监李凯未能恪尽职守、推行诚信勤勉义务,违反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4条、第3.1.5条的划定,对违规行为三、四、五负有责任。

  鉴于上述违规事实和情节,依据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7.2条、第17.3条、第17.4条的划定,经本所纪律处分委员会审议通过,本所作出如下处分决议:

  一、对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给予公然谴责的处分;

  二、对股工具藏藏格创业投资团体有限公司、四川省永鸿实业有限公司给予公然谴责的处分;

  三、对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肖永明,时任董事兼副总司理吴卫东,时任财政总监刘威给予公然谴责的处分;

  四、对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曹邦俊、肖瑶、王聚宝、方丽、黄鹏,独立董事亓昭英,监事邵静、李光俊、侯选明,副总司理张生顺,时任董事郑钜夫,时任独立董事王卫国、姚焕然,时任财政总监李凯,时任董事会秘书蒋秀恒给予通报品评的处分;

  五、公然认定肖永明五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治理人员;

  六、公然认定吴卫东三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治理人员。

  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西藏藏格创业投资团体有限公司、四川省永鸿实业有限公司、肖永明、吴卫东、刘威如对本所作出的纪律处分决议不平的,可以在收到本纪律处分决议书之日起的十五个生意业务日内向本所申请复核。复核申请应当统一由*ST藏格通过本所上市公司业务专区提交,或者通过邮寄方式提交给本所指定联系人(曹女士,电话:0755-88668399)。

  对于藏格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及相关当事人上述违规行为及本所给予的处分,本所将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并向社会公然。

  深圳证券生意业务所

  2020年1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