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刚泰股价连续破“1”收上交所退市监管函|退市

By | 2020年12月23日

  原标题:*ST刚泰(维权)股价一连破“1”收上交所退市羁系函 身背20亿债务套住2.6万股东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胡金华上海报道

  自2018年6月,沪市上市公司*ST刚泰(曾用名“刚泰控股” 600687.SH)面临超16亿元的债务违约之后,在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仍然无法实现债务重组,这家注册在甘肃兰州、办公地在上海浦东的主营黄金珠宝饰品销售的公司似乎在主板“走到了头”。

  《中原时报》记者相识到,12月21日晚间,*ST刚泰公布两份通告,一份为《关于公司收到上海证券生意业务所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相关事项的羁系事情函的通告》;另一份则是《甘肃刚泰控股关于公司股票停牌暨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通告》。在这两份通告中,上交所指出刚泰控股停止12月21日已一连20个生意业务日逐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触及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4.3.1条划定的终止上市条件,应当予以终止上市,股票自12月22日开市起停牌,上交所将在今后的15个生意业务日内召开上市委员会举行审议,并凭据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作出相应的终止上市决议。刚泰控股也在通告中称公司股票存在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敬请投资者注意风险。

  “今年3月左右我已经脱离刚泰控股了,在这家公司呆了十多年,照旧有情感的。公司董事长也是一位性情中人,这两年虽然公司谋划陷入逆境,他也是多方筹措资金想要盘活企业资产,无奈市场大情况不允许。幸亏对于公司员工薪酬,董事长纵然乞贷也定期下发,没有造成企业内部动荡,不外在治理层中,今年也已经走了很多多少人,企业退市很难制止。”12月22日,在得知刚泰控股公布退市风险通告后,一位曾任职刚泰控股办公室的匿名卖力人对《中原时报》记者表现。

  而记者也统计发现,停止2020年9月30日,*ST刚泰股东数仍然有2.61万户,这些股东至少在中短期内也被牢牢套住。

  十连跌后恐难逃退市运气

  事实上,在此之前,*ST刚泰已经一连十个生意业务日公布退市风险通告,而在12月21日,其股价在经由九个跌停之后报收0.5元/股面值,出发一连20个生意业务日股价低于1元面值的退市条件,在12月22日开始停牌进入退市整理期。以该公司14.89亿总股本盘算,现在市值只有7.44亿元。

  记者也梳剃头现,*ST刚泰股价最高的时候曾一度到达51元/股,总市值最高到达700亿元,如今却只剩一个零头。

  “*ST刚泰退市并不仅仅是因为其股价联系跌破一元面值,尚有更深条理的原因,其公司已经连年亏损,2018年亏11.65亿元,2019年巨亏33.75亿元,今年前三季度再亏6.23亿元,至今还背负着20亿元的债务。”对此,一家券商机构贵金属行业分析师夏晓洁(假名)分析指出。

  就在今年12月11日,*ST刚泰还公布了二股东刚泰团体破产重整希望通告。这份通告中显示,刚泰团体持有公司股份195511269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13%,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公司存在未经公司审议法式,为刚泰团体及其关联方的乞贷提供违规担保的相关事项,现在尚未解决的违规担保本金合计20.45亿元,其中为刚泰团体违规担保的本金合计5.93亿元。凭据公司9月公布的风险提示通告,公司还存在着种种问题,包罗违规担保的风险、诉讼风险、流动性风险、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停止2020年6月30日,公司剩余未排除违规担保总金额为20.45亿元,部门担保事项已进入诉讼法式。受到公司违规担保事件、一连两年亏损等因素的影响,部门银行抽贷断贷,公司资金状况比力紧张。停止2020年6月30日公司欠债总额约为64.35亿元,其中部门乞贷及公司债已违约。

  上市28年,*ST刚泰期间历经七度更名频被重组,直至2008年浙江台州的刚泰团体借壳华盛达在A股上市,后正式更名为刚泰控股,2013年完成重组,号称“互联网珠宝第一股”。

  而记者查阅*ST刚泰第二大股东刚泰团体的资料也发现,刚泰团体1996年发轫于浙江台州,1999年进入上海,是一家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文化、资产治理为次主业,集工业包装生产、新型建材、混凝土制品、园林种植、仓储物流为基础性工业的大型民营综合型企业团体。徐建刚为公司董事长及总裁,形成置业、矿业、上市公司和投资公司、实业治理四大工业板块,旗下拥有20多家子公司。置业板块以上海刚泰置业有限公司为龙头,在上海、浙江台州、安徽、甘肃西和等地鼎力打造了“艺泰安邦花园”“刚泰·艺鼎广场”等多个房地产项目,跻身“上海市房地产开发企业50强”行列;矿业板块以上海刚泰矿业有限公司为主导,卖力团体掌控的漫衍着全国各地的矿产资源和生产单元的治理和运作;上市公司和投资板块,2008年3月刚泰团体控股上市公司华盛达(*ST刚泰前身);投资板块以上海元玺公司为载体,通过收购、吞并、股权投资、金融投资、租赁等方式,在能源、矿产、证券、典当等领域努力开展资本运作业务;实业治理板块,拥有”刚泰美术馆”及商业街、办公楼、厂房、堆栈、码头、旅店等众多优质资产物业,恒久谋划,并储蓄了大量后续开发土地资源。

  在乐成完成借壳上市后,刚泰控股还在2015年通过定增引进了多家知名机构。详细包罗腾讯盘算机、珂澜投资、赫连剑茹、长信-刚泰-聚利1号资产治理计划、南通元鼎、见乙实业、六禾嘉睿和淮茂投资共九名特定投资者。

  就在2020年6月,*ST刚泰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问称,“现在腾讯仍持股公司股票凌驾1000万股”;9月21日公司回复称“腾讯持股暂无变化”。值得关注的是,此前这些引入的特定投资者,如今还位列其前十大股东之列。

  退市“故事”未完?

  事实上,在业内人士看来,*ST刚泰作为主板一只黄金珠宝加工销售的实业公司,而且自身还在甘肃拥有矿产,前两年还收购意大利的珠宝品牌,再怎么“不济”,通过变卖一些资产,也能保壳乐成,而不至于沦为退市的田地。刚泰团体虽然名为二股东,但刚泰团体董事长徐建刚也是上市公司的真正实控人。

  “上市该公司走到这一步,可能也与老板不愿意出售资产引入战略投资者有关,究竟涉及到矿产的部门,虽然前两年市场欠好但公司旗下光一个矿产就值数十亿,这是实打实的资产。老板不愿意用这样的方式来挽救上市公司,也导致今天的退市田地。”对此,另外一位刚泰控股治理层办人士也向《中原时报》记者透露。

  而令外界唏嘘的是,纵然作为*ST刚泰第二大股东的刚泰团体,也面临着破产清算。就在克日,公司也公布通告,刚泰团体被债权人国信证券、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显着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刚泰团体举行破产清算。可是通告中刚泰团体也提出了异议,称法院尚未受理该破产清算申请。法院最终是否受理对刚泰团体的破产清算,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12月22日,本报记者也查阅*ST刚泰2020年半年报发现,*ST刚泰并非“家底全无”,甚至可以说是家底丰盛。其资料中称旗下全资子公司大冶矿业拥有探矿权20宗,采矿权1宗,停止陈诉期末,公司累计探明金矿石量 7216 万吨,黄金金属量 108.58 吨。“大桥一带金矿详查”矿业权累计勘查投入3.4亿元,被中国地质协会评为全国十大找矿结果之一。经领土资源部、甘肃省人民政府批准,“甘肃大桥金矿”被列入国家矿产资源重点计划矿区。

  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ST刚泰历年财报则显示自2019年开始,营收泛起大幅下滑。2017年至2019年,营收划分为82.18亿元、110.38亿元、11.66亿元。2019年,*ST刚泰营收同比(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89.44%。今年前三季度,*ST刚泰营收仅实现2.95亿元,同比下降68.22%。净利润方面,*ST刚泰自2018年开始,便连续亏损。其中,2018年亏损11.75亿元,净利润同比下滑308.82%。2019年,亏损34.18亿元,同比下降191.00%。今年前三季度,*ST刚泰仍未盈利,亏损6.25亿元。

  也有业内人士受访时分析,*ST刚泰不能说完全没有偿债能力,从债权人与二股东刚泰团体之间的破产清算之争来看,*ST刚泰退市的“故事”还没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