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87]仁东控股再现困局“接盘者”霍东何去何从?

By | 2020年12月8日

  停止到12月4日收盘时间,仁东控股(002647.SZ)已经获得一连8个跌停,几天时间,股价从64.72元/股跌到了25.9元/股。仁东控股2016年才通过重大资产重组,主营业务为第三方支付,详细为互联网支付服务和银行卡收单业务。现在公司从事的主要业务包罗第三方支付、商业保理、供应链治理、金融科技产物研发的业务。

  颇具讥笑意味的是,2020年上半年财政陈诉显示,仁东控股实现营业收入12.82亿元,同比增长115.72%。

  营收大增股价却暴跌,仁东控股怎么了?

  早在2020年11月18日,仁东控股披露《关于公司权益变更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换的提示性通告》称,公司原控股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感人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仁东(天津)科技生长团体有限公司、霍东与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团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科金团体”)签署《终止股份委托治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海科金团体不再拥有仁东信息持有的仁东控股1.19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27%)对应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同时,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感人天津仁东与海科金的一致行动关系终止。公司控股股东变换为仁东信息,实际控制人变换为霍东。

  因仁东控股的股价变更较大,庆华团体霍氏家族二代的代表人物霍东,已往几年在资本市场上的多番举动再次引来关注。而霍东此前几年在仁东控股之外,还以仁东团体为平台,收购了垃圾分类头部企业小黄狗的30%股权,深化结构实体工业。

  自仁东控股国资大股东海科金团体离场的消息曝出后,11月25日开始,仁东控股股价一路一连跌停。德御系身世的仁东控股,或将步其他德御系上市公司的后尘?

  虽然霍东入主仁东控股后通过出让控制权引入国资等方式,希望以国资对仁东控股的资金支持渡过难关,但随着海科金团体的离场而暂告失败。

  接手德御系旗下仁东控股

  霍东是谁?

  公然信息显示,2010年至2017年,霍东就职于中国庆华能源团体有限公司,历任青海庆华矿冶煤化团体、新疆庆华能源团体、中国庆华能源团体有限公司等公司高级治理人员。2017年9月开办仁东(天津)科技生长团体有限公司(曾用名:正东致远(天津)实业有限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兼总司理至今。2018年2月收购仁东控股,现任仁东控股董事长。

  霍东在资本市场上首秀是泛起在山西资本财团德御系的风险化解中。

  公然信息显示,德御系为山西资本团体,主要涉足非煤工业,曾实际控制德御农业、稳盛金融、北讯团体、顾地科技、仁东控股(其时用名“民盛金科”)等上市公司,2014年至2016年间在海内外资本市场体现活跃。

  2016年,自然人郝江波通过柚子资产(现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持股仁东控股25.9%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郝江波也被媒体报道指为山西资本财团德御系的焦点人物,其丈夫田文军为德御系首创人。

  仁东控股股价曾有短时间上升,但随着德御系的风险发作,在2017年被霍东代表的庆华团体接手。

  公然信息显示,2017年,德御系旗下龙跃实业泛起360亿元融资风险敞口,山西省政府建立专门的向导小组,引入东旭团体、庆华团体和华讯方舟团体三家企业协助化解相关风险。

  到场挽救德御系的庆华团体,为内蒙古霍庆华家族掌控的企业,霍东为霍庆华家族第二代。

  庆华团体在化解德御系的资产风险历程中,通过霍东组建的仁东系公司成为仁东控股实际控制人。

  公然信息显示,2017年,霍东组建正东致远(天津)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东致远”),为接手仁东控股做准备。

  2017年10月,仁东控股的股东之一中融汇通(天津)投资有限公司更名为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随后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正东致远。

  2018年2月,霍东通过内蒙古正东云驱科技有限公司受让仁东控股10.77%股权,耗资约13.03亿元,成为仁东控股的实际控制人,随后一年多时间里又多次增持仁东控股的股票。

  仁东控股财报显示,霍东直接和间接持股比例到达了28.73%。

  但在霍东接手仁东控股时,公司已泛起较大的资金压力。

  在2019年11月,为解决仁东控股的资金压力,霍东通过出让控制权给海科金团体来换取国资的资金支持。其时的通告显示,股权委托方仁东信息每年需向海科金团体支付2000万元托管费,但同时海科金团体会向仁东控股提供资金支持。

  2019年的通告提到,海科金团体答应将以提供融资及增信等方式支持上市公司的业务谋划、并购重组等,包罗但不限于受托方以自有资金向上市公司提供资金支持(即直接资金支持),受托方答应在托管期内,提供不凌驾50亿元的资金支持等约定。

  在控制权让出后,仁东控股同时公布通告称,“公司及子公司拟在未来十二个月内,向海科金团体乞贷不凌驾10亿元,乞贷年利率不凌驾7.5%”。

  而在上述10亿元乞贷额度规模内,仁东控股向海科金团体申请2笔合计2亿元委托乞贷,其中:仁东控股向海科金团体申请委托乞贷15000万元及向海科金团体申请委托乞贷5000万元,均通过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发放。

  对于现在双方不再续签的原因,仁东控股解释称,一方面在于受疫情影响,双方战略互助部门约定事项无法实施;另一方面受国企相关政策影响,有关项目落地和实施受到一定限制。综合来看,双方不再具备进一步互助的基础和条件。

  接盘派生科技重要资产

  霍东入主仁东控股后,上市公司股价一直呈上涨趋势。但其在入主仁东控股后并未就此止步。霍东通过仁东团体为平台,先后到场多个不良资产的破产重组项目,不久之前就与中植团体配合到场垃圾分类龙头小黄狗科技公司的重组项目。

  受大股东唐军及团贷网立案观察影响,小黄狗举行资产重组,在2020年7月份,小黄狗收到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确认小黄狗重整计划执行完毕,中植团体旗下中植国际、晶和实业团体、仁东团体等企业领衔入股小黄狗母公司小精灵(天津)环保科技团体有限公司。

  其中,仁东团体将持有小黄狗母公司小精灵(天津)环保科技30%股份。

  小黄狗建立于2017年,是一家智能垃圾分类公司,由派生科技(300176.SZ)实控人唐军开办。

  小黄狗较受资本市场青睐,2018年,小黄狗获得中植团体、新华联等投资方10.5亿元A轮融资,随后再获得易事特(300376.SZ)1.5亿元的战略投资。

  公然信息显示,小黄狗作为海内首家实现垃圾分类智能化运营、治理,为都会和企业生活垃圾分类提供一站式定制化解决方案的科技公司,现在接纳累计重量85340吨,累计投递次数3600万单、节约自然资源340000吨、饮料瓶6858万个,淘汰垃圾焚烧29000吨、淘汰垃圾填埋53000吨。

  此外,互联网金融相关业务已成为仁东控股的主营业务。

  仁东控股现在的主营业务是供应链及第三方支付、保理、银行卡收单、供应链治理以及小贷等五大业务板块。

  广州合利旗下金融结构划分包罗两家供应链治理公司:山西民盛供应链治理有限公司、深圳前海民盛天宫供应链治理有限公司;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广州合利宝支付科技有限公司;一家互联网小贷公司:广州民盛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一家征信公司:广州合利征信服务有限公司;以及一家商业保理公司:深圳前海合利商业保理有限公司。

  但现在来看,财政体现一般。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仁东控股亏损近2000万元,业绩同比下降凌驾160%;10月28日,仁东控股宣布的三季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为-2192万元,同比下降凌驾144%;谋划运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713.26万元,同比下降83.96%。

  事实上,仁东控股第一大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从2020年5月18日开始到9月1日,分三次减持共套现1.85亿元。此举是否尚有玄机?《中国谋划报》记者将进一步伐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