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938]大豪科技陷内幕交易质疑,谁在“狂饮”红星二锅头?

By | 2020年12月23日

  连拉十二个涨停板后,“痛饮”红星二锅头的大豪科技(603025.SH),似乎已经有些喝高了。

  大豪科技11月25日公布通告称,计划通过刊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控股股东北京一轻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一轻控股”)、北京京泰投资治理中心(下称“京泰投资”)持有的北京一轻资产谋划治理有限公司、北京红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一轻资产”、“红星股份”)100%、45%股权,另以现金收购北京隆运置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隆运置业”)持有的红星股份1%股权。

  蹊跷的是,此次生意业务披露前的11月23日,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却有先知先觉的资金,突然提前潜伏。如果没有卖出,现在赢利已超1.6亿元,由此引发了内幕生意业务的质疑。

  凭据大豪科技披露,此次收购协议签署的时间,是在11月23日。作为生意业务对手方,收购工具原股东内部、国资羁系部门也在推行法式。但大豪科技的股价,却在11月23日开盘不久便开始异动,快速封住涨停。这让大豪科技收购决议法式、协议签署的详细时间,成为最大的疑问。

  协议签署时间之谜

  在巨额买盘推动下,大豪科技12月22日开盘后不足半小时,就牢牢封住涨停,12月8日复牌以来已完成十一连板,成交额也随之放出天量,全天到达21.63亿元。

  收购方案披露前的11月23日,大豪科技就已涨停。停止12月22日收盘,大豪科技已录得12个涨停板,较行情启动前一个生意业务日的收盘价(7.9元/股),已大幅上涨16.89元,累计涨幅凌驾210%。

  第一个涨停泛起时(11月23日),大豪科技尚未披露收购方案,但大量资金却突然涌入,导致成交大幅放量,全天1.03亿元的成交额,较此前一个生意业务日成交额(2981万元),横跨7000多万元。大略估算,提前潜伏的资金,现在赢利已高达1.6亿元左右。

  本次收购前,大豪科技成交恒久低迷。生意业务信息显示,2016年8月以来,其大多数的月度成交额,都在10亿元以下,最低时甚至不足3亿元。

  随着成交一路下滑,大豪科技股价也一路走低。2015年4月上市后,其股价最高曾到达44.73元(前复权价),经由长时间震荡下行,2019年5月之后便恒久在10元下方震荡,今年4月28日更是跌到7元以下。

  两相对比之下,大豪科技11月23日突然涨停,以及突如其来的巨额成交,就几多显得有些异常。

  “如果不是收购红星二锅头,大豪科技关注度很低,买进的人又不是神仙,能提前算出有重大利好。” 有投资者对第一财经说,很大一种可能,是有人知道了大豪科技停牌时间,提前买进去了,否则很难明释在成交恒久低迷、没有利好的情况下,突然泛起放量涨停。

  在此历程中,大豪科技收购一轻资产及红星股份的签署详细时间,更早的决议法式,是最大的疑问所在。凭据大豪科技披露,该公司与一轻控股、京泰投资签订收购协议的时间,是在11月23日。

  盘面信息显示,11月23日早盘开盘不久,大豪科技就泛起了异动。当天,大豪科技以7.99元小幅高开,随后成交就开始放量,仅用了半个小时左右就快速拉升并封住涨停。

  疑问也随之而来:大豪科技与生意业务对方的收购协议,到底是何时签署?公司股价异动,是发生在协议签署之前,照旧之后?但大豪科技在相关披露中,并未提及协议签署详细时间。

  今年9月20日,国联证券披露收购国金证券股权时,两家公司的股价也泛起了提前上涨的情况。但略有差别的是,两家公司的股价并非是开盘大涨,而是午后才开始急速拉升。

  不仅如此,在签署收购协议前,大豪科技及生意业务对手还需要推行多项决议法式。凭据披露,大豪科技12月7日披露收购预案时,除了其董事会通过外,生意业务方案已获得一轻控股原则同意,并通过国资主管部门的预审核。大豪科技及其生意业务对方,是在哪些详细时间,推行了这些法式?在相关通告中,该公司并未披露。

  谁在痛饮?

  谁在痛饮红星二锅头?随着股价连续拉升,市场对大豪科技内幕生意业务的质疑,也连续发酵。

  在12月18日、22日的数次通告中,大豪科技均称,未发现上市公司及其股东、生意业务对方的董监高、中介人员及其直系亲属,在5月25日至12月17日期间生意业务该公司股票的行为。

  “与生意业务直接相关的人员,没有到场买卖公司股票,不即是外部人员、这些人的其他关联方没有买卖。”上述投资者对第一财经说。

  大豪科技此次收购,并不是单一生意业务,生意业务结构相对庞大,详细方案为:向一轻控股刊行股份,收购其持有的一轻资产100%股权。由于红星股份剩余46%的股权由京泰投资、隆运置业持有,该公司还计划以刊行股份、支付现金的方式,两者收购红星股份45%、1%的股权。

  上述三家生意业务对手中,一轻控股为大豪科技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32.29%,与持股13.17%的大豪科技董事长郑建军为一致行感人;京泰投资为京泰实业(团体)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

  隆运置业则是一轻控股的关联方,由后者间接持股91.50%。可查信息显示,隆运置业第一大股东为北京富莱茵实业公司,持股比例为34.81%;第二大股东为北京富莱茵轻科技生长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32.5%,另外约23.8%的股权为社会法人股。前两者均为一轻控股全资子公司。

  大豪科技称,审议生意业务议案时,上市公司关联董事已回避表决。未来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此次重组正式方案时,关联董事、关联股东都将回避表决。

  然而,在收购历程中,作为收购工具的原股东,一轻控股等生意业务对手方,亦须推行内部决议、审核法式。凭据生意业务预案,11月30日,一轻控股董事会就决议,将所持红星股份全部股权,全部无偿划转给一轻资产。

  耐人寻味的是,大豪科技董秘12月18日对媒体称,此次生意业务内幕知情人或许一百七八十人,公司经由查询,从5月开始,现在没有任何生意业务大豪科技股票的行为,“至于说有没有其他的我们不太好说,因为这个渠道比力多”。但停止现在,大豪科技尚未披露内幕知情人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