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茅台8亿大额捐赠惹众怒 230位股东组团欲诉讼

By | 2020年12月8日

(原标题:贵州茅台8亿大额捐赠惹众怒,超230位股东组团欲通过诉讼维权)

贵州茅台(600519.SH)股价与业绩齐飞的背后一直都在通过董事会决议对外捐赠,但额度一般都在3亿以内,今年随着“空降兵”高卫东降临,捐赠额度突然飙升至近14亿元,一举踢爆了中小股东心中的不满,财联社记者得知,已有230名中小股东组团提倡诉讼维权。

此次诉讼的触发点源自贵州茅台10月25日董事会决议合计8.06亿两项大额捐赠,其一为向仁怀市捐资2.6亿建设茅台镇骑龙1万吨生活污水处置惩罚厂,其二为向习水县人民政府捐资5.46亿建设习水县习新大道。

贵州茅台董事会上述“绕开”股东大会批准大额捐赠做法是否正当合规呢?贵州茅台相关人士称:“修习新大道最主要是为了贵州茅台201车间的酒能运出来,污水处置惩罚厂也是为了彻底解决公司污水渗漏问题,公司自己修路的话,在征地、就业解决及后期调养上是一个很是大的问题,所以才以捐资的形式让政府出头修,且习酒公司基本用不上这条习新大道,所以绝不存在给习酒修路这一说法。”

四川华敏状师事务所状师刘建永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现:“《公司法》并没有对捐赠事项作出明确划定,凭据私法自治原则,可由公司章程自主决议。如果捐赠金额和捐赠事项等明确属于公司章程或者股东会授权董事会的职权规模,则合规。否则,董事会可能涉嫌越权或者无权。此次捐赠额度这么大,比力稀有,贵州茅台若想在法式上做到合规,最好再通过补开股东大会投票决议。”

不外有小股东称:“年头至今包罗上述8亿元,贵州茅台董事会未获得股东大会授权,对外捐赠‘不凌驾13.92亿元’,相当于每股‘被’捐掉1元钱。”那么上市公司,大额对外捐钱未经由股东大会、直接由董事会审议通过,是否切合上市公司章程呢?

对此,西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泰和泰状师事务所状师余嘉勉称:“股东大会是公司最高权力机构,如果上市公司章程中没有划定董事会的捐赠职权,那么应当由股东大会来确定。与此同时,由于是上市公司,如此大金额的捐赠,势必影响中小股东利益,纵然公司章程中董事会有类似职权,也应当慎重。”

此外记者查阅公司通告,并未发现股东大会对董事会有明确捐赠的授权。据悉,现在团结诉讼已经有230名股东报名,报名者中也有通过沪股通购置贵州茅台股票的香港住民,凌驾100位茅台股东表达了捐赠诉讼费意向。实际上自10月26日至今,有小股东先后向上交所、证监会、国家信访局等多部门举行了实名举报。

不外,记者致电上述单元采访此事希望,停止发稿尚未收到回应。实际上,贵州茅台一直都有对外捐赠,通告显示,2015年——2019年,公司董事会划分决议对外捐赠1.61亿元、2.8亿元、2.07亿元、5.24亿元、2.67亿元。而2020年尚未竣事,捐赠已经到达13.92亿元,捐赠数额与此前5年捐赠之和差不多。这或许与公司掌门更迭有关,此前五年划分为茅台明日系的袁仁国和主管酒类的经信宿将李保芳执掌,今年3月3日,此前与贵州茅台并无交集的贵州省交通厅厅长高卫东接任茅台团体董事长,48岁的他是茅台史上最年轻的掌门。

被贵州政界人士评价为想做事醒目事,喜欢反抗猛烈的运动,也喜欢音乐的高卫东空降半年有余,对企业的生长和谋划上接纳了更为守旧的计谋,尤其今年的年度股东大会,直接取消股东平价买茅台酒环节,导致许多中小股东不满,但在对外捐赠上却慷慨解囊,仅10月25日就对外捐赠8亿元,加剧了中小股东的不满。

实际上李保芳今年3月份接班时,就有贵州当地政界人士指出:“李今年62周岁,年事到了,而且渠道反腐冒犯人,心也累,再加上茅台已经上千亿,单纯酒业很难出更大的结果了。”

此前中国食品工业分析师朱丹蓬则就曾表现:“高卫东很有可能会继续推动‘大茅台战略’,即将茅台的整体战略与贵州的各个地方帮扶事情相衔接,进一步体现茅台对贵州经济生长的职位和职责。”

贵州茅台账上还趴着千亿级的现金,这对于高额欠债的贵州省而言无疑是一个可以借力的支点,高卫东的到来或许更多是成为现金流雄厚的贵州茅台与贵州省经济全局的协调人。实际上袁仁国落马后,茅台团体的向导层配景已经开始淡化茅台系配景,并已一再强调茅台团体的生长是“全省一盘棋”。

而四川智见成状师事务所主任杨川平则指出:“上市公司不是地方政府的提款机,哪些应该属于财政支出,那些属于上市公司的开支,应该泾渭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