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达证券冲刺IPO:业绩坐上“过山车” 还被多次要求整改|山东

By | 2020年12月23日

  泉源:IPO日报

  增收不增利的企业有不少,可是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的情况下,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下滑凌驾4成的企业却并不常见。然而,财达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财达证券”)便泛起了这种情况。

  12月24日,财达证券将于主板上会,业绩如同坐上“过山车”的它能否IPO乐成?

  业绩过山车

  据相识,财达证券主要从事证券经纪、证券投资咨询、证券承销与保荐、证券自营、证券资产治理、融资融券、证券投资基金代销、与证券生意业务、证券投资运动有关的财政照料、代销金融产物、为期货公司提供中间先容业务。

  财达证券的控股子公司财达期货主要从事商品期货经纪、金融期货经纪、资产治理业务(金融资产除外)、期货投资咨询业务等。财达期货子公司财达投资主要从事基差生意业务、仓单服务和互助套保等。此外,2019年11月,公司新建立子公司财达资本,拟从事私募股权投资业务。

  2016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财达证券的营业收入划分为18.27亿元、14.69亿元、14.61亿元、18.13亿元、10.56亿元,归母净利润划分为6.57亿元、2.97亿元、0.74亿元、6.09亿元、2.09亿元,颠簸猛烈。尤其是2019年,财达证券营业收入仅同比增长24.14%的情况下,其归母净利润却同比增长727.32%。

  需要指出的是,财达证券归母净利润颠簸较大的原因,与非经常性损益没有太大关系。同期,财达证券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划分为6.54亿元、2.97亿元、0.70亿元、6.11亿元、2.18亿元,与归母净利润基本吻合。

  财政摘要,数据泉源:IPO日报整理

  有意思的是,虽然不是非经常性损益影响,但造成财达证券业绩颠簸的主要因素也具有偶然性,它即是信用减值损失和资产减值损失。陈诉期内,该科目的金额划分为278.8万元、8747万元、4.33亿元、-1.15亿元、2.65亿元。

  可以看出,该科目不光颠簸较大,甚至在2019年泛起负数的情况,主要原因是2019 年上半年市场上涨,上证综指、深证成指、创业板指较年头涨幅划分为19.45%、26.78%、20.87%,使得财达证券信用业务担保物价值回升,同时部门原计提减值准备的股票质押客户向公司增补担保物,原于2018年底计提的减值准备于2019年上半年转回。

  这即是导致财达证券2019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猛增的主要原因,可是这种因素很快就发生了变化。

  2020年上半年,由于财达证券个体股票质押客户自身原因并叠加新冠疫情影响泛起违约,信用担保物价值下跌,公司预期损失上升,公司2020年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金额较大。

  这就导致财达证券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7.63%的情况下,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却同比下降43.98%。

  对此,财通证券相关人士对IPO日报表现,如若公司本次顺利上市,将有助于抓住证券行业转型升级的竞争机缘,进一步优化业务结构,增强收入的可连续性和盈利的稳定性。

  多次被要求整改

  IPO日报发现,财达证券近年来被发现的问题并不少。

  2020年7月17日,山东证监局作出《关于对财达期货有限公司接纳责令纠正羁系措施的决议》。经查,财达证券控股子公司财达期货及济南营业部存在卖力人未实地履职,未对济南营业部电脑、员工手机等设备信息举行完整挂号,对济南营业部印章治理存在问题等。另外,财达期货未实时就济南营业部异常谋划的情况向山东证监局陈诉。

  为此,山东证监局要求财达期货整改。

  2020年3月,深圳证监局则是对财达证券深圳滨河路证券营业部接纳出具警示函。原因是该营业部存在合规治理人员、信息技术人员名下挂有客户并开展客户维护事情,信息技术人员开发客户并领取相应奖金等情况,反映出营业部合规治理不到位。

  陈诉期内,财达证券还在2019年12月、2017年8月和2017年3月划分收到江苏证监局、北京证监局、河北证监局要求整改的决议书。

  另外,天眼查显示,财达证券的石家庄新乐新华路证券营业部和廊坊霸州迎宾道证券营业部门别于2019年6月和2019年7月,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而被当地市场监视治理局列入谋划异常名录。

  谋划异常名录摘要,数据泉源:天眼查

  财通证券相关人士对IPO日报表现,主要系信息更新不实时的原因造成,不存在信息隐瞒的情况。

  更早一些,河北省纪委监察厅2015年12月的通告显示,财达证券被河北省省委巡视组发现存在不少问题。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糜烂事情方面,通过巡视整改,财达证券共对11人举行了问责处置惩罚;选人用人方面,财达证券对涉及员工招聘法式不规范的20人举行了重新审查;关于“工程项目和大额采购招标走过场”问题,财达证券存在应公然招标而接纳邀标、议标方式的有13项,主要原因是公司《工程建设及大宗物品采购治理措施》不够规范。

  巡视整改情况摘要,数据泉源:河北省纪委监察厅

  1700万违规炒股亏11万

  除了财达证券自己存在问题外,财达证券的部门员工也有需要革新的地方。

  2019年10月,郭兆纲被证监会没收违法所得72.36万元,并处以217.08万元罚款。原因是,郭兆纲任财达证券投资部投资司理和项目二部卖力人期间,作为证券公司从业人员,借其妹郭某霞名义持有、买卖股票。

  这一时期,“郭某霞”证券账户共生意业务股票75只,成交金额1.06亿元,盈利72.36万元。

  与郭兆纲差别,独轶虽然也违规操作,但却是赔钱了。

  2013年10月28日至2017年11月29日,独轶担任财达证券合肥潜山路营业部总司理。

  独轶在财达证券合肥潜山路营业部任职期间,使用配偶尹某证券账户、父亲独某证券账户(普通账户、融资融券账户)从事股票生意业务。上述证券账户的资金泉源和去向主要指向独轶。

  上述账户共累计买入104.15万股,买入金额1707.93万元,全部卖出且扣除佣金税费后,亏损11.55万元。

  违规摘要,数据泉源:安徽证监局

  因借用他人账户买卖股票行为,独轶在2018年6月被安徽证监局罚款6万元。

  此外,安徽证监局在2019年7月还对财达证券的员工出具了警示函。

  详细情况是,财达证券铜陵义安大道证券营业部营销司理吴仕超于任职期间,他在不具备证券投资照料执业资格的情况下,向客户提供证券投资照料服务,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投资照料业务暂行划定》第七条的划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