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减持股票涉嫌内幕交易,Tom猫母公司董事长被查!一度大跌12%

By | 2020年12月22日

处于艰屯之际的金科文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董事长涉嫌内幕生意业务被立案观察,Tom猫母公司金科文化开盘重挫近12%。

金科文化开盘重挫11.9%

今日开盘,金科文化重挫11.9%,报3.11元,总市值109亿元。

公然资料显示,金科文化主营业务为移动互联网文化业务,2015年5月在创业板上市。其中,“会说话的汤姆猫家族”IP系列休闲游戏为金科文化孝敬了主要收入和利润,而其游戏孝敬的收入又以游戏内置广告收入为主。

金科文化2020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的广告收入为7.70亿元,同比增长22.9%,占营业收入比重高达85.36%,其线上广告业务的客户主要为Google、Facebook、IronSource、Unity等全球知名广告平台。另外,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盈利6.21亿元

停止2020年9月底,金科文化的股东户数为12.59万户,户均持有流通股1.86万股。值得一提的是,9月底的股东户数较8月10日时泛起了庞大变化,停止8月10日时金科文化的股东户数还只有7.54万户,区区2个月时间不到,增幅达66.96%。

董事长减持涉嫌内幕生意业务被查

消息面上,金科文化12月21日晚间突发利空。

12月21日晚,金科文化公布通告称,公司于当日收到董事长王健函告,获悉其因2019年11月至2020年3月期间减持公司股票涉嫌内幕生意业务,被立案观察。

据金科文化披露的通告,证监会对王健下发的《观察通知书》正文内容为:“因你涉嫌内幕生意业务公司股票,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划定,我会决议对你举行立案观察,请予以配合。”

经深交所查明,由于王健在公司2019年业绩快报披露前10日内减持公司股份,存在违规减持行为。据悉2月28日,王健强制平仓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金科文化股票1124.13万股,占该公司0.32%的股本,涉及金额4823万元。

金科文化在通告中表现,“本次观察事项系针对王健先生小我私家的观察,与公司无关。本次观察不会影响其在公司的正常履职,公司生产谋划运动亦不受影响。公司谋划治理、业务及财政状况正常。”

多次因在财报敏感期减持被羁系

事实上,21日通告中披露的减持已并非王自健第一次在财报敏感期减持。

今年2月4日,深交所下发羁系函,指出王健在2019年8月15日至8月27日、2019年10月16日至10月21日期间,因强制平仓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金科文化股票,涉及金额合计约5799万元。

上述减持行为发生在金科文化2019年半年度陈诉、三季报披露前三十日内,组成敏感期生意业务。

7月份的时候,王健又领到通报品评的处分。

通报称,2020年2月28日,王健因强制平仓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金科文化股票 1,124.13 万股,占金科文化总股本的比例为 0.32%,涉及金额为 4,823 万元,上述减持行为发生在金科文化2019年业绩快报披露前十日内。

31岁时出任董事长

王健2016年8月至2020年6月任金科文化总司理;2016年7月至今任金科文化董事,2019年6月至今任金科文化董事长;2019年8月至2020年10月,任金科文化财政总监。另外,王健小我私家现在仍持有金科文化11.50%股份。

金科文化通告显示,王健出生于1988年,2009年结业于浙江工业大学,拥有工信部软件设计师、网络工程师、系统分析师技术资格认证。

大学结业后的第二年,即2010年,王健与其父就建立了杭州哲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即杭州哲信)。

2015年5月,金科文化前身浙江金科在创业板上市,公司位于绍兴上虞,主营氧系漂白助剂SPC。

2016年5月,浙江金科以刊行股份和支付现金方式,耗资29亿元购置杭州哲信100%股权,其中以向杭州哲信原股东刊行股份的方式支付20.30亿元,现金方式支付8.70亿元,标的资产增值率935.59%。这桩并购,在金科文化资产欠债表上形成的商誉至2019年底另有23亿元。

并购前,王健持有杭州哲信46.95%股权,根据并购相关对价,王健总计获得了约4亿元的现金及价值约9.8亿元的金科文化股票,同时王健还以现金认购了金科文化所刊行的股份。因此这桩并购生意业务完成后,王健持有金科文化17.98%的股份。

为了支付现金对价,金科文化向5名机构投资者召募配套资金净额20.80亿元,除了8.70亿元支付给杭州哲信原股东,金科文化原本计划剩余配套资金用于移动游戏建设等项目。

接下来,金科文化迎来另一场壮观的并购。

2017年12月,浙江金科又向公司时任董事长朱志刚等6名生意业务对方非公然刊行股份购置其持有的杭州逗宝100%股权和上虞码牛100%股权,杭州逗宝、上虞码牛主要资产为其合计持有的Outfit7 Investments Limited56%股权(汤姆猫资产),生意业务对价为42亿元。

2019年6月,王健出任金科文化董事长,时年31岁。

1年半时间累计减持71次

2019年6月10日,金科文化并购杭州哲信的33.74%股份解禁,其中王健所持2343万股实际可售。

今后公司董事长王自健便开始麋集减持公司股票。

2019年6月19日,金科文化通告,王健拟减持2%股份。7月1日,金科文化公积金转增股本,总股本由19.71亿股变为35.44亿股。7月18日开始,王健开始麋集减持,到8月27日即减持1%股份。

到2019年12月16日,其减持计划完成,包罗通过集中竞价减持1.98%股份,通过大宗生意业务减持0.11%股份。

整体来看,王健最早的减持记载是在2017年,而最麋集为2019年和2020年。王健的疯狂减持,从2019年7月18日,一直连续到今年9月24日。

最近一次变更是在2020年9月24日,王健通过大宗生意业务卖了87.9万股,成交均价4.55元,变更后,王健尚持有4.07亿股。

据12月初公司通告,在重大资产重组业绩答应赔偿股份回购注销后,王健持有上市公司3.94亿股。

Wind统计显示,自2019年7月王健疯狂减持开始,至今累计减持71次,套现约7.5亿元。

刚因变换审计机构收关注函

近段时间,金科文化因为财政问题站上风口浪尖,上周一公司还收到了深交所的另一份关注函。

10月23日,金科文化聘任秦海娟为公司新任财政总监,王健因小我私家原因辞去财政总监一职。

12月9日,金科文化又计划更换审计机构,巧合的是,其2019年度审计机构天健事务所,在金科文化2019年年度财政陈诉中出具了保注意见的审计陈诉。

12月14日,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金科文化说明2019年年度审计陈诉中保注意见涉及事项的解决希望、对公司财政陈诉的影响是否消除,公司与天健事务所是否就2019年财政陈诉保注意见的影响是否消除存在重大争议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