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伦药业]德威华泰IPO:营收较小且受单一项目影响大 财务负责人任职4月离职

By | 2020年12月23日

  12月16日,德威华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德威华泰”)首发上市申请获受理并披露招股说明书,拟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保荐机构为中国银河证券。

  德威华泰本次拟公然刊行不凌驾9914.0741万股,计划召募资金8.19亿元,本次刊行召募资金扣除刊行用度后,拟投资以下3个项目:

  营收较小且受单一项目影响大 如上市受退市新规影响大

  德威华泰是一家基于水循环代谢理念的水处置惩罚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公司依托自主研发的 MAC 活性膜生物技术,包罗 Pre-MAC 硝化反硝化技术、MAC 活性膜生物深度处置惩罚技术、MAC-CAR 活性膜富集再生反映技术等,以生物膜法为主导,灵活应用多种水处置惩罚技术,因地制宜的为市政及工业客户提供水处置惩罚系统方案设计、技术服务、设备制造、项目实施和项目投资运营治理等服务。

  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德威华泰划分实现营业收入0.75亿元、1.66亿元、2.01亿元和2.43亿元,公司向客户提供基于水循环代谢理念的水处置惩罚系统解决方案,水处置惩罚项目具有单一项目规模大、实施周期长的特点。陈诉期内,公司实施的水处置惩罚项目数量逐步增加,2017年-2019 年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到达 63.73%,同时,公司 2020 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 2019 年全年的1.21倍。德威华泰称,如果未来不能连续取得项目,或单一重大项目到达收入确认时点的周期和预期不符,公司存在业绩大幅颠簸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12月14日晚间退市新规重磅推出。除了退市流程、退市整理期等修改,此次退市新规最重要的更改是财政尺度的更替——由此前的一连3年或4年亏损变换为扣非前/后净利润为负且营收低于1亿元,将被ST,一连两年则终止上市。同时对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的下一年度财政指标举行交织适用。

  相比于之前的单一指标退市尺度,退市新规对德威华泰来说或许更为倒霉。首先是德威华泰的营收较小且受单一项目影响大,而且会导致业绩大幅颠簸,这也就更可能同时满足净利润亏损和营收低于1亿元这种情况,也就存在更高的被实施风险警示及退市风险。

  水务投资运营服务毛利率低于同行 部门项目甚至为负

  陈诉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以系统装备销售收入及水务投资运营服务收入为主。

  从毛利率来看,公司系统装备销售毛利率与行业竞争对手可比业务毛利率相比,处于较高水平。主要原因如下:

  德威华泰系基于差别的水处置惩罚工程提供定制化非尺度配套设备(不含土建施工),自制化比例相对较高,且基本笼罩了污水处置惩罚工程的要害环节,发生了较高的附加值。公司与同行业公司金达莱(33.220, -0.34, -1.01%)的水情况整体解决方案业务最为靠近,毛利率亦基本一致,2019 年度公司系统装备业务毛利率相对较低主要是由于当期确认收入的栾城提标革新项目受限于项目原有计划和设施,自制装备占比力低所致,剔除该影响因素后,与金达莱可比业务毛利率较为靠近,为58.14%。

  如上表所示,陈诉期内,德威华泰水务投资运营服务与同行业公司可比业务相比,毛利率相对偏低,主要是由于公司运营的兰州一污项目和兰州 12 号站项目陈诉期内仍执行的是2013 年9 月《特许谋划协议》暂定的生活污水处置惩罚服务费单价0.86元/吨,导致前述项目毛利率为负,进而拉低了公司水务投资运营服务业务整体毛利率。公司运营趋于稳定的兰州东职教项目及海淀上庄水循环项目,其水价和计价水量不存在异常,其平均毛利率划分为 66.00%和 45.78%,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毛利率靠近,甚至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

  停止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针对兰州一污项目和兰州 1、2 号站项目,公司已凭据《特许谋划协议》相关条款及与兰州新区城乡建设治理局、兰州新区都会治理中心、兰州新区环保局等部门的约定,提交了《兰州新区第一污水处置惩罚厂污水处置惩罚服务费价钱盘算说明》及附件,待推行相关审批法式后,将相应调整污水处置惩罚服务费价钱。剔除前述项目后,陈诉期内,公司水务投资运营服务的毛利率划分为 30.08%、19.04%、37.00%和 35.33%,已逐年靠近同行业平均水平,其中,2018年度较低,主要是由于公司京东方水循环项目于2018年4月正式投入运营,运营初期实际水处置惩罚量不足,但折旧、人工等成底细对牢固,使得京东方水循环项目当年亏损较大,致使2018年度水务投资运营服务整体毛利率下降较多。

  除了毛利率,德威华泰的造血能力和欠债率同样值得注意。

  德威华泰BOT 模式实施的项目资金投入量大、运营接纳期长,建设期谋划运动现金为净流出。陈诉期内,公司实施的水处置惩罚项目数量及规模连续增长,谋划运动现金流量净额划分为-3114.16 万元、6790.52 万元、-4087.53 万元和 1188.70 万元。陈诉期各期末,公司资产欠债率(合并)划分为 48.58%、58.64%、54.12%和50.45%。德威华泰称,如果公司未能实时筹集BOT项目所需资金,公司将泛起流动性风险。

  陈诉期内,德威华泰谋划运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净利润,德威华泰称,一方面是由于公司在BOT模式下,净利润中包罗合并规模内系统装备销售业务确认的毛利,而该部门系统装备销售收入现金流入需在未来项目特许谋划期限内陆续接纳;另一方面是由于陈诉期内收到的与资产相关的政府津贴导致。

  2019年财政卖力人任职4月去职 存现金支付现象

  除此之外,陈诉期内,德威华泰还泛起了财政卖力人仅任职4月就敏捷去职的情况。

  招股书显示,2017 年头,公司高级治理人员中财政卖力人为孔翠平。

  到了2019年6月,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第一次集会审议通过高级治理人员换届事宜,聘任蒋俭为财政卖力人。

  仅仅已往4个月,2019 年10月,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第三次集会同意蒋俭辞任财政卖力人,并重新聘任孔翠平担任财政卖力人。

  另外,德威华泰还存在现金支付现象。

  公司在水处置惩罚项目建设实施阶段及运营阶段中,因项目设备安装、园地平整、园地看护,及厂区景观卫生、污泥装卸等暂时性事情需要,2020年3月(含)之前存在以现金方式向自然人暂时性采购劳务服务的情形。陈诉期内,公司现金采购劳务的金额划分为 369.92 万元、502.84 万元、607.01 万元、26.33 万元。此外,陈诉期内,公司以现金方式支付员工人为、报销款子的金额划分为 500.80万元、442.13 万元、519.69 万元、79.97 万元。

  综上,陈诉期内,公司以现金方式支付劳务费、人为及报销款子的金额占公司采购及薪酬总额的 5.76%、7.49%、10.74%、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