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能去年应收补贴27亿 有息负债128亿高层涨薪5成

By | 2020年12月23日

  浙江省新能源投资团体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浙江新能”)将于12月24日首发上会。浙江新能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本次公然刊行股票总量不凌驾4.68亿股且占刊行后公司股份总数不低于10%,保荐机构为财通证券。浙江新能拟召募资金19.1亿元,其中,14.1亿元用于浙能嘉兴1号海上风电场工程项目,5亿元用于归还乞贷及银行贷款。

  浙江新能的主营业务为水力发电、光伏发电、风力发电等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投资、开发、建设和运营治理,公司的控股股东为浙能团体,实际控制人为浙江省国资委。停止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公司控股股东浙能团体直接持有公司14.4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76.92%,浙能团体通过控制的企业新能生长间接持有公司4.3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23.08%。

  公司3年合计分红4.73亿元。2016年、2017年、2018年,浙江新能派发现金股利划分为1.16亿元、1.32亿元、2.25亿元。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实现营业收入划分为12.23亿元、9.36亿元、12.51亿元、21.02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划分为14.40亿元、10.24亿元、10.90亿元、18.67亿元。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实现净利润划分为5.71亿元、3.42亿元、2.08亿元、6.32亿元,谋划运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划分为8.45亿元、5.27亿元、6.46亿元、12.03亿元。

  两版招股书中,公司2018年谋划运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的数据“纷歧致”。2019年12月23日报送的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8年谋划运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43亿元。2020年8月17日报送的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8年谋划运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 6.46亿元。

  公司的业绩出现“过山车”走势。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营业收入增速划分为-23.47%、33.67%、68.01%,净利润增速划分为-40.01%、-39.33%、204.07%。

  今年上半年公司增收不增利,归母净利润同比大降。招股书显示,凭据审阅陈诉,2020年1-6月,浙江新能营业收入为12.0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50%,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0.9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2.26%。

  停止2019年尾,公司有息欠债合计127.89亿元。浙江新能表现,为满足工程建设项目资金需求,公司向金融机构乞贷金额较大,停止2019年12月31日,公司短期乞贷14.03亿元、恒久乞贷89.29亿元、恒久应付款13.7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欠债10.81亿元。陈诉期内,公司利息支出划分为1.48亿元、1.40亿元、3.52亿元、4.53亿元。

  2016年尾、2017年尾、2018年尾、2019年尾,浙江新能资产总额划分为79.82亿元、84.27亿元、172.92亿元、242.10亿元,欠债总额划分为34.20亿元、37.66亿元、98.06亿元、144.85亿元;资产欠债率(合并)划分为42.85%、44.69%、56.71%、59.83%,资产欠债率(母公司)划分为2.82%、2.54%、44.39%、39.56%。

  公司钱币资金主要为银行存款。2016年尾、2017年尾、2018年尾、2019年尾,浙江新能钱币资金划分为6.05亿元、4.31亿元、26.34亿元、12.96亿元,其中银行存款划分为6.02亿元、4.28亿元、26.30亿元、12.92亿元,银行存款占钱币资金的比例划分为99.43%、99.19%、99.85%、99.73%。

  2016年尾、2017年尾、2018年尾、2019年尾,浙江新能流动欠债划分为9.56亿元、9.87亿元、18.43亿元、40.56亿元;短期乞贷划分为4.76亿元、3.21亿元、6.71亿元、14.03亿元,占流动欠债的比例划分为49.81%、32.54%、36.41%、34.59%。

  2017年、2018年,公司毛利率下降。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划分为65.90%、59.84%、51.88%、62.88%。浙江新能表现,2017年度、2018年度,公司毛利率逐年下降,主要由于公司水力发电量逐年下降导致单元成本上升、新增光伏企业售电单价较低,拉低整体售电单价。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向前五名客户销售额及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划分为100.00%、100.00%、99.67%、99.51%。公司主要客户为国家电网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公司客户集中度较高,最大客户为国网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各期,公司向国网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销售占比划分为100.00%、100.00%、60.95%、59.64%。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划分为87.14%、89.15%、83.66%、94.74%。浙江新能指出,由于公司的采购主要是工程类采购,因此陈诉期内前五大供应商变更主要是由项目建设的不一连性以及详细工程施工主体的单一性造成的。

  陈诉期内,浙江新能关联生意业务类型较多,存在销售、采购、EPC承包、融资租赁、团体内存贷款等、省筹乞贷、代垫款等。陈诉期,公司各年度的前五名供应商中,浙江省能源团体有限公司系公司控股股东,正泰团体股份有限公司是持有浙江新能重要子公司10%以上股权的股东(浙江正泰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

  2018年和2019年,公司期末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快速上升,而且应收账款周转率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而且。2016年尾、2017年尾、2018年尾、2019年尾,浙江新能应收账款余额划分为5199.30万元、1.03亿元、12.64亿元、17.06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比例划分为4.25%、10.97%、101.07%、81.17%。各期,浙江新能应收账款周转率(次/年)划分为17.35、12.43、1.97、1.13,可比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次/年)平均值划分为8.83、6.50、6.2、6.41。

  由于电力行业的特点,公司存货主要是生产谋划所用的备品备件,金额较小。2016年尾、2017年尾、2018年尾、2019年尾,浙江新能存货价值划分为242.00万元、352.76万元、473.27万元、374.77万元,存货周转率(次/年)162.54、127.12、145.97、190.29。

  2016年尾、2017年尾、2018年尾、2019年尾,浙江新能应收可再生能源电价补助款划分为1721.36万元、8167.76万元、12.11亿元、26.95亿元,金额较大且逐年增加。浙江新能表现,若该滞后情况进一步加剧,将影响公司的现金流,进而对实际谋划效益发生倒霉影响。

  2018年尾公司员工比2017年尾淘汰44人。2016年尾、2017年尾、2018年尾、2019年尾,浙江新能的员工总数划分为537人、555人、511人、559人。

  2019年,公司高层人员的薪酬涨幅相对较高,月均薪酬增长率达55.81%。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高层人员月均薪酬划分为4.72万元、4.71万元、7.34万元;中层人员月均薪酬划分为2.72万元、2.88万元、3.41万元;普通员工月均薪酬划分为1.06万元、1.08万元、1.27万元。2018年度、2019年度,浙江新能高层人员月均薪酬增长率划分为-0.19%、55.81%;中层人员月均薪酬增长率划分为5.87%、18.51%;普通员工月均薪酬增长率划分为1.56%、17.57%。

  招股书披露了陈诉期子公司的行政处罚情况。谢村源水电少缴企业所得税、应扣未扣人为薪金所得小我私家所得税、应扣未扣其他所得小我私家所得税。华光潭水电未按划定代扣代缴小我私家所得税。金昌电力占用西坡光伏工业园区15.72亩国有未使用地修建升压站及办公楼等配套设施。天润新能误将工业总产值指标按含增值税价钱上报2.65亿元,误差3047万元,误差率13%。

  停止本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公司所属部门电站项目土地及衡宇修建物未取得权属证书。浙江新能指出,公司尚未取得土地权证的总面积为270.45万平方米,占陈诉期末公司总使用土地面积的7.46%;尚未取得衡宇修建物的面积为6985.133平方米,占陈诉期末公司总使用衡宇修建物面积的0.58%。

  公司投资收益主要系对联营企业的投资收益。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投资收益划分为1.43亿元、1.25亿元、1.05亿元、1.28亿元,占合并净利润的比例划分为25.05%、36.43%、50.71%、20.19%,占比力高。浙江新能指出,公司对联营企业的投资收益依赖于该等企业的谋划业绩和分红情况。公司虽然对该等联营企业具有重大影响,但无法控制其谋划和分红,若其业绩下滑或者不能连续和实时地分红,则会给公司投资收益的稳定性和质量发生倒霉影响。

  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指出,“2016-2018年,刊行人原始报表与申报报表之间存在较多差异。陈诉期内刊行人存在恒久股权投资入账错误、钱币资金误计入其他非流动资产、牢固资产金额前后差异较大等问题”。

  天眼查显示,浙江新能于2019年7月1日被浙江省市场监视治理局列入谋划异常名录,原因是2018年度未根据《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划定的期限公示年度陈诉。移出日期为2019年7月24日。

  据中国谋划报,浙江新能拟将部门IPO募资用于浙能嘉兴1号海上风电场工程项目。不外,对于该项目,招股书披露的召募资金投资项目建设信息,与浙江省发改委批复的项目建设信息存在差异。

  5亿募资还贷

  公司的主营业务为水力发电、光伏发电、风力发电等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投资、开发、建设和运营治理。停止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浙江新能的直接或间接控股子公司共64家。

  浙江新能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本次公然刊行股票总量不凌驾4.68亿股且占刊行后公司股份总数不低于10%,保荐机构为财通证券。浙江新能拟召募资金19.1亿元,其中,14.1亿元用于浙能嘉兴1号海上风电场工程项目,5亿元用于归还乞贷及银行贷款。

  据中国谋划报,浙江新能拟将部门IPO募资用于浙能嘉兴1号海上风电场工程项目。不外,对于该项目,招股书披露的召募资金投资项目建设信息,与浙江省发改委批复的项目建设信息存在差异。

  3年分红4.73亿元

  招股书披露了浙江新增历年股利分配情况,2016-2018年,3年合计分红4.73亿元。

  2016年8月9日,浙能团体作出股东决议,同意2015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凭据方案,根据2015年尾母公司未分配利润的20%向股东分配利润,派发现金股利1.16亿元。

  2017年12月20日,浙能团体作出股东决议,同意2016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凭据方案,根据2016年尾母公司未分配利润的20%向股东分配利润,派发现金股利1.32亿元。

  2018年12月20日,浙能团体作出股东决议,同意2017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凭据方案,根据2017年尾母公司未分配利润的20%向股东分配利润,派发现金股利合计2.25亿元。

  2020年5月8日,公司召开2019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关于公司2019年度利润分配预案的议案》,对2019年度的利润暂不举行分配,不举行资本公积转增股本。

  业绩“过山车” 今年上半年增收不增利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实现营业收入划分为12.23亿元、9.36亿元、12.51亿元、21.02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划分为14.40亿元、10.24亿元、10.90亿元、18.67亿元。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实现净利润划分为5.71亿元、3.42亿元、2.08亿元、6.32亿元,谋划运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划分为8.45亿元、5.27亿元、6.46亿元、12.03亿元。

  两版招股书中,公司2018年谋划运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的数据“纷歧致”。2019年12月23日报送的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8年谋划运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43亿元。2020年8月17日报送的招股书申报稿显示,2018年谋划运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 6.46亿元。

  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营业收入增速划分为-23.47%、33.67%、68.01%,净利润增速划分为-40.01%、-39.33%、204.07%。

  今年上半年公司增收不增利。招股书显示,凭据审阅陈诉,2020年1-6月,浙江新能营业收入为12.0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50%,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0.9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2.26%。

  浙江新能表现,2020年1-6月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主要原因有:第一,水电业务成本以资产折旧摊销等牢固成本为主,水电收入大幅下降导致水电的毛利大幅下降;第二,公司应收可再生能源补助款余额增加,公司基于审慎性原则对其计提的信用减值损失增加;第三,公司金融机构乞贷规模增加,导致财政用度增加。

  停止2019年尾短期乞贷14.03亿元、恒久乞贷89.29亿元

  浙江新能表现,为满足工程建设项目资金需求,公司向金融机构乞贷金额较大,停止2019年12月31日,公司短期乞贷14.03亿元、恒久乞贷89.29亿元、恒久应付款13.7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欠债10.81亿元。陈诉期内,公司利息支出划分为1.48亿元、1.40亿元、3.52亿元、4.53亿元。

  招股书显示,2016年尾、2017年尾、2018年尾、2019年尾,浙江新能资产总额划分为79.82亿元、84.27亿元、172.92亿元、242.10亿元,欠债总额划分为34.20亿元、37.66亿元、98.06亿元、144.85亿元;资产欠债率(合并)划分为42.85%、44.69%、56.71%、59.83%,资产欠债率(母公司)划分为2.82%、2.54%、44.39%、39.56%。

  公司钱币资金主要为银行存款。2016年尾、2017年尾、2018年尾、2019年尾,浙江新能钱币资金划分为6.05亿元、4.31亿元、26.34亿元、12.96亿元;其中,银行存款划分为6.02亿元、4.28亿元、26.30亿元、12.92亿元,银行存款占钱币资金的比例划分为99.43%、99.19%、99.85%、99.73%。

  2016年尾、2017年尾、2018年尾、2019年尾,浙江新能流动欠债划分为9.56亿元、9.87亿元、18.43亿元、40.56亿元;短期乞贷划分为4.76亿元、3.21亿元、6.71亿元、14.03亿元,占流动欠债的比例划分为49.81%、32.54%、36.41%、34.59%。

  2017年、2018年毛利率下滑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划分为65.90%、59.84%、51.88%、62.88%。其中,2017年、2018年,公司毛利率下降。

  浙江新能表现,2017年度、2018年度,公司毛利率逐年下降,主要由于公司水力发电量逐年下降导致单元成本上升、新增光伏企业售电单价较低,拉低整体售电单价。

  客户集中度较高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向前五名客户销售额及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划分为100.00%、100.00%、99.67%、99.51%。

  公司主要客户为国家电网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公司客户集中度较高,最大客户为国网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各期,公司向国网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销售占比划分为100.00%、100.00%、60.95%、59.64%。

  浙江新能表现,2016年度、2017年度公司运营的电站均位于浙江省内,因此仅有国网浙江省电力有限公司1家客户。2018年度公司完成了甘宁11家光伏公司的收购,新建江西永修浙源光伏项目,将业务区域拓展至甘肃、宁夏、江西等省,相应地增加了国网甘肃省电力公司、国网宁夏电力有限公司、国网江西省电力有限公司等客户;同时,由于新建的永修浙源、江北浙源、杭州湾浙源等部门光伏项目为自发自用、余量上网项目,其生产的电力优先供应给屋顶业主,使得公司客户类型有所拓展,新增宁波金田铜业(团体)股份有限公司、江西京九电源(九江)有限公司等企业客户。因此2018年度、2019年度公司销售客户集中度下降。

  关联方“常居”前五大供应商

  浙江新能指出,由于公司的采购主要是工程类采购,因此陈诉期内前五大供应商变更主要是由项目建设的不一连性以及详细工程施工主体的单一性造成的。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向前五名供应商采购金额占采购总额的比例划分为87.14%、89.15%、83.66%、94.74%。

  陈诉期内,浙江新能关联生意业务类型较多,存在销售、采购、EPC承包、融资租赁、团体内存贷款等、省筹乞贷、代垫款等。

  陈诉期,公司各年度的前五名供应商中,浙江省能源团体有限公司系公司控股股东,正泰团体股份有限公司是持有浙江新能重要子公司10%以上股权的股东(浙江正泰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

  2017年度,浙江省能源团体有限公司是公司第二大供应商,采购占比36.05%。2018年度,正泰团体股份有限公司是公司第一大供应商,采购占比31.55%;浙江省能源团体有限公司是公司第三大供应商,采购占比14.45%。2019年,浙江省能源团体有限公司是公司第二大供应商,采购占比5.50%;正泰团体股份有限公司是公司第四大供应商,采购占比1.84%。

  2019年尾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81.17%

  2016年尾、2017年尾、2018年尾、2019年尾,浙江新能应收账款余额划分为5199.30万元、1.03亿元、12.64亿元、17.06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占营业收入比例划分为4.25%、10.97%、101.07%、81.17%。

  浙江新能表现,2018年和2019年,公司期末应收账款余额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快速上升,主要原因系:2017年度,公司业务以水电为主,公司水电业务客户均实行当月抄表、次月回款的信用政策,应收账款余额较小,2017年开始,公司陆续出资设立、收购了多家光伏企业,尤其是2018年收购甘宁11家光伏公司,导致公司光伏发电收入大幅增长,因光伏发电收入对应的应收可再生能源补助金额较大、回款时间较长,进而导致应收账款增加,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也同时提高。

  各期,浙江新能应收账款周转率(次/年)划分为17.35、12.43、1.97、1.13,可比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次/年)平均值划分为8.83、6.50、6.2、6.41。

  可再生能源补助发放滞后金额较大且逐年增加

  2016年尾、2017年尾、2018年尾、2019年尾,浙江新能应收可再生能源电价补助款划分为1721.36万元、8167.76万元、12.11亿元、26.95亿元,金额较大且逐年增加。

  凭据《可再生能源发电价钱和用度分摊治理试行措施》(发改价钱〔2006〕7号)、《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收入调配暂行措施》(发改价钱〔2007〕44号)等相关划定,光伏发电和风力发电等可再生能源售电收入中部门属于国家补助。虽然国家补助以国家信用为基础,但由于国家补助审核时间较长,可再生能源基金收缴结算周期较长等因素,导致发电企业收到国家补助时间有所滞后。

  浙江新能表现,若该滞后情况进一步加剧,将影响公司的现金流,进而对实际谋划效益发生倒霉影响。

  2019年高层人员涨薪较高月均薪酬增长率55.81%

  2018年尾公司员工比2017年尾淘汰44人。2016年尾、2017年尾、2018年尾、2019年尾,浙江新能的员工总数划分为537人、555人、511人、559人。

  公司员工分为“高层人员”、“中层人员”和“普通员工”三种级别,其中,“高层人员”包罗在公司领取薪酬的董事、监事及高级治理人员;“中层人员”包罗母公司除高层人员以外的副主任及以上级此外人员,控股子公司总司理、副总司理等;“普通员工”为除上述人员以外的其他人员。高层人员大部门接纳年薪制,主要包罗基今年薪、绩效年薪、净利润超额奖励和专项奖励部门。中层及普通人员薪酬主要包罗人为、专项奖励、津贴和补助。

  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高层人员月均薪酬划分为4.72万元、4.71万元、7.34万元;中层人员月均薪酬划分为2.72万元、2.88万元、3.41万元;普通员工月均薪酬划分为1.06万元、1.08万元、1.27万元。

  2018年度、2019年度,浙江新能高层人员月均薪酬增长率划分为-0.19%、55.81%;中层人员月均薪酬增长率划分为5.87%、18.51%;普通员工月均薪酬增长率划分为1.56%、17.57%。

  浙江新能表现,2019年人均薪酬较高的原因主要系:2018年以来,公司开展了大量并购和项目开发建设事情,专项奖励上升提高了整体薪酬水平,另凭据奖励原则,高层人员到场所有项目的奖金分配,其余人员依据所卖力的项目到场奖金分配,因此当年高层人员的薪酬涨幅相对较高。

  子公司曾因少缴税被处罚

  招股书披露了陈诉期子公司谢村源水电、华光潭水电、金昌电力、天润新能的行政处罚情况。

  凭据松阳县地方税务局稽察局于2016年9月18日出具的《税务行政处罚决议书》(松地税稽罚〔2016〕14号),谢村源水电2013-2015幼年缴企业所得税50,757.95元,应扣未扣人为薪金所得小我私家所得税6552.89元,应扣未扣其他所得小我私家所得税83,725元,共计税款141,035.84元。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治理法》第六十三条,决议对谢村源水电处以少缴企业所得税税款的50%罚款25,378.97元;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治理法》第六十九条,决议对谢村源水电处以应扣未扣小我私家所得税税款的50%罚款45,138.94元,合计应缴罚款70,517.91元。

  凭据临安市地方税务局稽察局于2017年5月15日出具的《税务行政处罚决议书》(临地税稽罚〔2017〕17号),华光潭水电2013年内未按划定代扣代缴小我私家所得税(人为薪金所得)。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治理法》第六十九条,决议对华光潭水电处以应扣未扣小我私家所得税税款的50%罚款16,236.47元。

  凭据金昌市自然资源局于2019年9月6日出具的《行政处罚决议书》(金自罚字〔2019〕01号),金昌电力占用西坡光伏工业园区15.72亩(10,480m2)国有未使用地修建升压站及办公楼等配套设施。凭据《中华人民共和领土地治理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领土地治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二条,决议对金昌电力处以每平方米5元的罚款,合计罚款52,400元。

  凭据酒泉市统计局于2019年11月8日出具的《行政处罚决议书》(酒统罚字〔2019〕04号),天润新能误将工业总产值指标按含增值税价钱上报26,489.18万元,误差3047万元,误差率13%。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法》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决议对天润新能处以警告。

  部门电站项目土地及衡宇修建物未取得权属证书

  停止本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公司所属部门电站项目土地及衡宇修建物未取得权属证书。

  浙江新能指出,公司尚未取得土地权证的总面积为270.45万平方米,占陈诉期末公司总使用土地面积的7.46%;尚未取得衡宇修建物的面积为6985.133平方米,占陈诉期末公司总使用衡宇修建物面积的0.58%。

  浙江新能表现,虽然公司及子公司正在与电站所在地的有权部门举行协商,努力管理审批手续,但由于涉及土地使用指标控制,法式较多、审批时间长,能否最终管理相关权证存在不确定性,亦存在被相关主管部门予以处罚或拆除附着修建物的风险,可能对相关电站项目生产谋划发生倒霉影响。

  停止2019年12月31日,公司屋顶漫衍式光伏电站使用14处屋顶及修建物,其中2处屋顶所属衡宇未取得权属证书。由于屋顶漫衍式光伏电站在一定水平上依赖于屋顶及修建物的恒久存续,因此,未取得权属证书的修建物可能造成屋顶漫衍式光伏电站无法连续使用的风险。部门屋顶提供方已出具相应说明,且公司股东浙能团体、新能生长已出具答应,若因上述瑕疵导致刊行人及其控股子公司遭受实际损失的,将对刊行人由此发生的损失予以赔偿。

  此外,由于屋顶漫衍式光伏电站运营周期通常较长,在此历程中,可能发生企业谋划不善、修建物征拆等致使屋顶及修建物不能继续存续的情况,因此,可能导致公司屋顶漫衍式光伏电站泛起不能连续稳定使用屋顶及修建物开展光伏发电业务的风险。

  投资收益占比高

  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浙江新能投资收益划分为1.43亿元、1.25亿元、1.05亿元、1.28亿元,占合并净利润的比例划分为25.05%、36.43%、50.71%、20.19%,占比力高。

  浙江新能指出,陈诉期内,公司投资收益主要系对联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对联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占当期投资收益的比例划分为99.94%、98.48%、99.15%、96.43%,该等联营企业的主营业务主要为水力发电和风力发电,与公司主营业务具有高度相关性,该模式具有合理的商业配景且切合行业情况,减除上述投资收益后公司仍切合刊行条件。

  公司对联营企业的投资收益依赖于该等企业的谋划业绩和分红情况。公司虽然对该等联营企业具有重大影响,但无法控制其谋划和分红,若其业绩下滑或者不能连续和实时地分红,则会给公司投资收益的稳定性和质量发生倒霉影响。

  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指出,“2016-2018年,刊行人原始报表与申报报表之间存在较多差异。陈诉期内刊行人存在恒久股权投资入账错误、钱币资金误计入其他非流动资产、牢固资产金额前后差异较大等问题”。

  2019年曾被列入谋划异常名录

  天眼查显示,浙江新能于2019年7月1日被浙江省市场监视治理局列入谋划异常名录,原因是2018年度未根据《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划定的期限公示年度陈诉。移出日期为2019年7月24日。

  移出谋划异常名录原因:列入谋划异常名录3年内且依照《谋划异常名录治理措施》第六条划定被列入谋划异常名录的企业,可以在补报未报年份的年度陈诉并公示后,申请移出。

(文章泉源: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