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森生物“贱卖”子公司疑团背后:或为实现股权激励考核|净利润

By | 2020年12月8日

  原标题:21深度丨沃森生物“平沽”子公司疑团背后:或为实现股权激励考核 多次“倒买倒卖”错失好资产

  只管取消了《审议上海泽润股权转让及增资的议案》,沃森生物股价仍一泻千里,几度震荡最终跌停。

  12月7日当天,沃森生物总成交额迫近百亿,市值蒸发140.88亿元。龙虎榜数据显示,当日深股通卖出4亿元并买入2.26亿元,一机构卖出2.1亿元,中信证券深圳滨海大道卖出1.49亿元,华西证券成都高升桥路买入2.04亿元,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买入1.53亿元。

  在不少投资者看来,此次沃森生物的资本运作“闹剧”,袒露了当前公司内控制度和投资者掩护的不足。值得一提的,纵观沃森生物近年来的收购之旅和各种资本结构,类似于上海泽润一样“倒腾”子公司的戏码不停上演,而早前被沃森生物“平沽”的嘉和生物在被剥离后直接业绩大发作,而且乐成上市。

  “主要是对公司治理者很失望。虽然也在沃森上赚过一些小钱,但仔细看公司的’硬伤‘照旧比力多的,股权比力疏散,虽然这几年结构的产物线许多,好比单抗、HPV、mRNA疫苗,但都只是压中了热点,产物竞争力有限。如果再涉及利益输送,可能会爆雷。”华南一名恒久投资医药股的投资者对记者表现。

  “平沽”或为完成股权激励?

  12月4日晚,沃森生物通告以11.4亿元转让上海泽润32.60%股权。生意业务完成后,上海泽润将不再是其控股子公司。

  公然资料显示,上海润泽是沃森生物2013年通过股权转让和增资实现控股的企业,沃森生物先以 1.22亿元受让惠生投资持有的上海泽润40.609%的股权,并又以1.43亿元认购其新增注册资本,合计拿下上海泽润50.69%的股权。

  投资8年时间里,2016年3月,沃森生物曾刊行股份购置资产并召募配套资金5.98亿元,其中用于支付上海泽润研发项目用度1.80亿元。

  而眼见上海泽润即将获得投资回报——2020年6月公司二价HPV疫苗收到国家药监局出具的新药生产申请《受理通知书》,九价HPV疫苗于2018年12月正式启动一期临床试验,手足口病疫苗于 2019年6月获得临床试验通知书,但沃森生物却选择此时将“果实”拱手相让。

  消息一出,深交所敏捷下发关注函,质疑上市公司生意业务的合理性和真实目的。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7月,沃森生物曾披露《2018年股票期权激励计划(草案)》,其中对于公司层面的考核要求为2019年及2020年两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12亿元。

  但2019年,沃森生物净利润合计仅1.94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沃森生物实现净利润合计5.41亿元,距离答应缺口还差4.65亿元。

  此外,2020年11月3日,沃森生物再度披露《2020年股票期权激励计划(草案)》,公司层面业绩考核指标为公司2020年及2021年两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22亿元,公司2021年及2022年两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27亿元。

  而凭据沃森生物公然披露的资料显示,如果出售上海泽润,预计将发生净利润约11.8至12.8亿元,市场质疑沃森生物或试图通过此举到达2018年、2020年股票期权激励计划的业绩考核指标。

  只管现在沃森生物已经取消转让上海泽润的股权,但通告中沃森生物却表现“公司仍将一如既往推进上海泽润产物研发及工业化历程,在取得越发广泛认同的基础上,制定并推出契合公司战略及上海泽润恒久生长的计划方案,保障其可连续生长。”

  此番亮相,让不少投资者怀疑,沃森生物此举只是“缓兵之计”。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接盘方之一的淄博韵泽也引起了关注。

  据沃森生物通告显示,淄博韵泽于2020年11月19日才建立,其主要合资人为宁波向成创业投资合资企业(有限合资)、西安泰明股权投资合资企业(有限合资),穿透后股东为高瓴资本和泰格医药。

  凭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此前沃森生物曾转让嘉和生物股权,泰格医药也曾现身接盘。

  对此,深交所要求说明淄博韵泽、永修观由是否与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人员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摆设等问题。

  热衷“倒买倒卖”

  事实上,纵观沃森生物近年来的收购之旅和各种资本结构,类似于上海泽润一样“倒腾”子公司的戏码不停上演。

  凭据公然资料显示,沃森生物是一家主要从事人用疫苗等生物技术药研发、生产、销售的生物制药企业,2010年11月12日登陆创业板。

  在创业板上市十年时间里,沃森生物逐渐从一家营收不足3亿,净利润不足八千万的企业,发展为如今年入营收凌驾11亿(2019年,下同),净利润迫近2亿的成熟疫苗团体。

  公司的产物线也在不停扩展,从上市前的Hib(西林瓶)、冻干A、C群脑膜炎球菌多糖联合疫苗、甲肝疫苗、乙肝疫苗,新增了百白破疫苗、23 价肺炎疫苗、13 价肺炎联合疫苗等,公司在研疫苗还包罗HPV疫苗、新冠疫苗、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联合疫苗、 重组EV71疫苗等产物。

  在这一历程中,除了自研能力不停提升外,沃森生物的外延并购也起到了助力作用。

  不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整剃头现,仔细视察沃森生物的资本运作之路,却疑窦丛生,与部门上市公司热衷于“买”,最终败在整合不慎、商誉高悬上差别,沃森生物更热衷于“卖”,但买卖历程不仅没有高额收益,反而“平沽”了部门有较好前景的资产,与“业绩大发作”擦身而过。

  2012-2013年,登陆创业板两年的沃森生物开始了上市以来首次大型的股权收购——分两步完成对大安制药90%股权的收购,两次合计作价8.66亿元,后者是一家血液制品企业。沃森生物表现收购目的是“保障公司做大做强血液制品业务战略目的的告竣”。不外,值得一提的是,彼时大安制药尚没有收入,2012年亏损6778.67万元。

  收购完成不到一年时间(2031年11月完成工商挂号),2014年沃森生物却又以亏损为由,以6.35亿元转让了大安制药46%股权,接盘方划分为自然人杜江涛,生意业务完成后沃森生物又以对大安制药的相应债权向大安制药增资16534.8万元,完成后持有大安制药45.65%股权。

  然而,2016年,在大安制药终于实现盈利(2016年前十月盈利3196.67万元)后,沃森生物却将所持大安制药31.65%股权按4.53亿元的价钱转让给杜江涛;2019年,由于大安制药2018年度收罗血浆量未达目的,沃森生物又将大安制药14%股权赔付给博晖创新,致使公司业绩损失于7000万。

  多番“买卖”下来,沃森生物不仅没有挣钱,反而略有亏损。

  而这只是沃森生物频繁生意业务资产的一角。凭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上市以来沃森生物生意业务的股权资产还包罗实杰生物、卫伦生物、云南鹏侨医药有限公司、嘉和生物等。

  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对嘉和生物的“倒卖”。2013年,沃森生物以2.91亿元收购嘉和生物63.576%股权,表现“嘉和生物在单抗药物研发方面居于海内同行先进水平,具有海内一流的单抗药物研发技术团队以及富厚的研发产物线。”

  彼时,沃森生物(2013年)营收仅百万,净利润亏损近七千万。因看好单抗领域生长,2015年,沃森生物又以8500万元收购惠生投资持有的嘉和生物8.384%股份,持股比例提升至71.96%。随后,嘉和生物多次增资,沃森生物持有的股份被稀释至61.17%。

  3年后,2018年6月,沃森生物却突然宣布以3亿元的价钱转让持有的嘉和生物8.6455%股权,生意业务对手为康恩贝。随后又将所持有的嘉和生物注册资本约1.85亿元对应的股权转让给HH CT Holdings Limited(以下简称HH CT)。

  期间,泰格医药旗下并购基金、HH CT划分向嘉和增资,使得沃森生物的持股比例降至13.59%,成为第三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至2018年期间,嘉和生物生长势头大好,英夫利西单抗类似药、PD-1单抗、抗IL-6单抗药物、GB235单抗等多项产物相继获得临床试验批件。今年10月,嘉和生物更是直接在联交所挂牌上市,刊行价为24港元/股。

  “实际上沃森生物这几年内卷得厉害,说是聚焦主业,可是基本上是一连串的卖卖卖。公司陆续转让一大堆有的没的(资产),好的坏的一股脑儿抛掉。也许一开始投资人相信公司在聚焦主业,但如今更多投资人会怀疑其只是借上市公司的壳下蛋而已。”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受访指出。

  (作者:杨坪 编辑:巫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