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股票]挖金客:大客户依赖难改

By | 2020年12月22日

  挖金客(A20064.SZ)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应用技术和信息服务提供商,业务规模涵盖增值电信服务、移动信息化服务和移动营销服务等领域。

  此前,挖金客曾经在新三板挂牌,并曾钻营曲线上市,现在公司正在计划在创业板IPO。

  大客户问题依旧严重

  早在2015年,挖金客就谋划曲线上市。相关通告显示,2015年1月16日,亨通光电(600487.SH)审议并通过了相关议案,拟通过刊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联合的方式购置李征、陈坤、永奥投资合计持有的北京挖金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挖金客前身)100%的股权。

  但2015年5月21日,亨通光电公布关于终止资产重组的说明。据亨通光电通告,本次资产重组终止的原因正是前述李征之妻提起的仳离诉讼。亨通光电通告表现,上述产业保全事项造成亨通光电收购的李征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北京挖金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相应的股权权属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2015年5月4日,李征之妻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下称“海淀法院”)提起仳离诉讼,并提交《诉讼保全申请书》,申请冻结李征所持挖金客35.75%的股权。2015年5月27日,李征之妻向海淀法院提交《撤诉申请书》、《打消诉讼保全申请》。

  2015年11月30日,挖金客在新三板挂牌,开启了第二次上市。在挂牌新三板1个多月后,2016年1月,挖金客宣布进入上市领导。2016年6月,挖金客首次向证监会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并获得受理,但当年11月,公司以“公司战略生长需要及部门股东股权拟发生变化”为由主动终止IPO。

  今后,挖金客提倡第三次上市冲关,并于2018年1月23日首发上会,但最终照旧以失败了结,其中股权纠纷、上市公司收购终止原因、大客户依赖等问题成为其时发审委关注的重点。

  此次是挖金客的第四次IPO冲关,但门路预计依然曲折。公司过于依赖大客户的问题照旧没能解决,招股书(上会稿)显示,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挖金客前五大客户孝敬的营收划分为2.01亿、2.03亿、2.09亿、1.40亿,划分占总营收95.77%、96.65%、80.76%、68.13%。其中,中国移动始终为挖金客的第一大客户,同期挖金客对中国移动的销售收入划分为1.61亿元、1.82亿元、1.63亿元、9330万元,划分占总营收的76.81%、86.81%、63%、45.37%。时隔多年,大客户高占比问题依旧存在。

  话语权不停变弱

  不仅前五大客户占比高,挖金客的前五大供应商占比也很高。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公司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占当期外部采购总额比例划分为77.57%、88.05%、65.66%和64.03%,采购集中度较高。陈诉期内,公司对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内容主要为渠道推广服务和短信。在前五名采购商中,也看到了中国移动的身影。2019年及2020上半年,公司向中国移动的采购额划分为2140万元,2012万元,占比划分为12.8%、12.91%。由此讲明,公司与中国移动在上下游均有广泛互助。

  前五大客户及供应商高占比的效果是,挖金客的上下游话语权不停变弱。2017-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划分为2.1亿元、2.1亿元、2.58亿元,期末的应收账款划分为2170万元、1713万元、8018万元,营业收入增长22.86%,应收款增幅为234.75%。

  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公司期末的预收款子划分为288万元、零、82万元和零,应付账款余额划分为1272万元、1188万元、2894万元和1730万元。

  过往近四年,挖金客的应收款不停增多,预收款不停淘汰,应付账款始终在低位彷徨。公司前五大客户及供应商的高度集中,已让公司逐渐失去了对上下游的话语权。

  净利润预期大幅下滑

  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挖金客的营业收入划分为2.1亿元、2.1亿元、2.58亿元、2.06亿元,净利润为5903万元、6154万元、1.2亿元、3516万元。挖金客2019年业绩大幅提升的原因是2019年10月公司收购久佳信通股权,形成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公司将久佳信通2019年11-12月及2020年1-6月纳入合并规模,所以2019年合并报表中发生了投资收益4976万元。

  近四年中,挖金客的收入结构发生很大变化。2017年,公司营收为2.1亿元,其中增值电信服务收入为1.63亿元,占比77.44%;移动信息化服务收入为2759万元,占比13.14%;移动营销服务收入为1979万元,占比9.42%。其时,增值电信服务是公司第一大收入泉源。2020年1-6月,公司营收为2.06亿元,其中增值电信服务收入为6022万元,占比29.28%;移动信息化服务收入为1.38亿元,占比66.92%;移动营销服务收入为781万元,占比3.8%。此时,移动信息化服务成为了公司第一大收入泉源。

  2019年,挖金客完成对于久佳信通的收购后,移动信息化服务的收入占比由2017年的13.14%上升至2020年1-6月的66.92%,公司第一大主业已经发生改变。

  移动信息化基于移动通信网络的短信、彩信、语音等移动信息传输方式,具有流传快捷、到达精准、操作利便、成本低廉等优点,应用日益广泛,公司作为移动互联网应用技术和信息服务提供商,通过移动信息服务平台向客户提供移动信息化服务。

  挖金客的移动信息化业务很是依赖于中国移动,业绩难以掌握。招股书(上会稿)中,公司预计2020年全年营业收入为5.11亿元至5.3亿元,同比增长97.79%至105.27%,净利润7967万元至8465万元,同比下降29.57%至33.72%。

  数据存在异常

  挖金客此前是新三板挂牌公司,并公布过2019年年报。此次上市公布的招股说明书(上会稿)披露,2019年挖金客第一大供应商为“北京阳光河谷科技有限公司”,采购金额为3267万元,占比为19.54%。

  但在此前新三板上市公布的2019年报中, “北京阳光河谷科技有限公司”采购金额1849万元,占比为10.98%,是第三大供应商,两者相差了1418万元。不仅如此,2019年年报中,公司对上海如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采购金额为1045万元,占比为6.21%。招股书(上会稿)中,上海如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采购金额为1928万元,占比为11.53%。2019年年报中,北京考拉心扉科技有限公司采购金额为1400万元,占比为8.31%。招股书(上会稿)中,该公司并没有进入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

  不仅供应商数据纷歧致,主要客户数据也存在庞大差异。在此前新三板2019年年报中,挖金客第一大客户为“中国移动通信团体江苏有限公司”,销售金额为1.3亿元,占比为50.42%,但招股书(上会稿)中披露公司当年对“中国移动通信团体公司”销售金额为1.63亿元,占比为63%。2019年年报中,公司对携程盘算机技术(上海)有限公司销售金额为554万元,占比为2.14%。招股书(上会稿)中,公司对携程盘算机技术(上海)有限公司销售金额为880万元,占比为3.4%。在主要客户和供应商的数据中,挖金客前后披露存在众多异常,但招股书(上会稿)中披露的数据规模均比2019年年报多。

  按常理讲,2019年的数据是已经发生的事实,在2020年上市时,2019年的数据不应该发生任何变化。对于数据之间的差别,公司应给出更多解释。

  警惕商誉减值

  2020年上半年尾,挖金客的商誉为9859万元,其中2015年公司收购罗迪尼奥100%股权形成商誉480.25万元,罗迪尼奥主要从事增值电信服务和移动营销服务。2019年,公司通过增持股份对久佳信通的持股比例到达51%,组成非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此次收购,久佳信通形成的商誉为9379万元,公司通过本次收购实现了移动信息化服务业务规模的快速扩张。现在,久佳信通的主要客户包罗卓望信息、爱奇艺、小米科技、酷狗、去哪儿网、58同城等,公司预计2020年久佳信通实现收入2.74亿元至2.85亿元,净利润2452万元至2663万元,与2019年久佳信通实现的净利润2145万元相比增长并不显着。

  回看过往,久佳信通的盈利能力并不稳定。 2017-2019年,久佳信通营收划分为7664万元、8390万元、1.85亿元,净利润划分为1039万元、408万元、2145万元。凭据2020年谋划情况,公司基于审慎性原则测算,若久佳信通2020全年净利润仅可到达盈利预测下限,则商誉存在减值153万元的风险。这不仅预示着挖金客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更预示着2020年久佳信通业绩将面临放缓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