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夏贝尔实控人为何要罢免亲自“扶上位”的董事长?

By | 2020年12月23日

  担任董事长才7个月,被拉夏贝尔实控人邢加兴亲自提拔上位的段学锋或将被撤职。

  12月21日深夜,拉夏贝尔公布通告,指出单独持有拉夏贝尔25.91%股权的邢加兴依据《公司法》、《公司章程》的划定自行召集和主持公司2021年第一次暂时股东大会,此次集会将于2021年1月11日召开,审议的唯一议案为:关于提请撤职段学锋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职务的议案。

  一时间,有不少股民推测,这两位高层之间应当泛起了裂痕,或许是在某些方面意见并未告竣一致。

  拉夏贝尔的一举一动一直颇受关注,在2018年、2019年一连两年亏损的配景下,2020年是其要害保壳年。但在此之前,邢加兴险些低调得淡出了公然场所。为何此次会公然要求段学锋“下台”?

  12月22日午间,《国际金融报》记者独家采访到了邢加兴。他向记者解释拟撤职段学锋有多方面原因,其中之一即是,他提请段学锋任董事长是希望后者提升公司治理能力以及协调落实政府招商引资,但现在均无推进。“我劝他脱离,可是他不想脱离,所以才提出了撤职,就是这么简朴”。

  实控人拟撤职董事长

  拉夏贝尔昨日公布的通告着实令投资者们有些意外。事实上,作为首创人和实控人,邢加兴已有较长一段时间未公然“露面”。

  通告显示,邢加兴作为单独持有公司25.91%股份的股东于2020年11月27日以通讯方式向公司董事会发出关于提请召开暂时股东大会的请求,并提交了关于股东大会审议的提案。公司董事会在收到提议后10日内未作出任何回应。之后,邢加兴于2020年12月8日以电子邮件的形式提请监事会召开暂时股东大会。公司监事会在收到提议5日内未作出任何回应。

  通告还指出,在《公司法》、《公司章程》划定的期限内,公司董事会和监事会均未对邢加兴提请召开暂时股东大会的函举行回复。邢加兴依据相关划定自行召集和主持公司2021年第一次暂时股东大会,大会审议的议案名称为:关于提请撤职段学锋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职务的议案。

  为此,邢加兴已经凭据相关划定,向证券生意业务所申请锁定全部股份,表现还将向上海证券生意业务所举行存案。不外,《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邢加兴及其一致行感人上海合夏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已全部被轮候冻结。

  段学锋在拉夏贝尔任职的时间并不长,曾由邢加兴一手提拔。今年4月份,拉夏贝尔收到邢加兴提交的《关于提请上海拉夏贝尔衣饰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第二次暂时股东大会增加暂时提案的函》,其提名段学锋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5月份,段学锋被进一步选举为拉夏贝尔的董事长。

  为何要撤职自己提名的董事?拉夏贝尔在通告中指出,邢加兴认为,在任职期间,段学锋未能深入相识公司的业务营运及治理以及在其任期内公司业绩泛起大幅下降;未能凭据其职责建设稳定的内部治理结构,亦未能确保本公司稳定谋划;此外,他还为其自己或其他人士谋划与拉夏贝尔相同的业务。

  事实上,此前服装行业多有听说,段学锋入职拉夏贝尔肩负了诸多任务,包罗对接外部资本。在其任职上市公司董事长后,今年7月8日,拉夏贝尔公布通告称,公司已完成变换注册地址、公司名称等事项的工商变换挂号手续,并取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市场监视治理局换发的《营业执照》。

  今年7月底,段学锋曾接受过《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彼时,他称拉夏贝尔作为时尚百强企业落户新疆,未来会获得政府端的各项政策支持。他还说,希望各人未来能看到一个崭新的拉夏贝尔。

  但很显然,当前拉夏贝尔来自谋划、债务等方面的压力仍旧较大,段学锋的各项事情推进并未能让邢加兴满足。

  邢加兴也告诉记者,一方面,段学锋上任后,提升公司治理能力以及协调政府招商引资落实等事一直没有措施推进;另一方面,段学锋所拥有的公司收购了C&A品牌,会和拉夏贝尔形成同业竞争。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2019年6月以来,段学锋任迈尔富时尚衣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司理。今年8月,有报道称,迈尔富于2019年5月落户乌鲁木齐高新区(新市区),拟通过并购世界服装品牌C&A,在高新区(新市区)落地面向亚太、辐射全球总部,并投建服装工业园,项目完工后将在全疆落地一门第界级企业总部。

  邢加兴指出,拉夏贝尔未来的谋划照旧要靠公司的焦点团队,“我现在不能担任高管职务,由公司焦点团队卖力,我卖力新零售线上业务”。

  就此,记者亦询问了段学锋,不外停止发稿前,其暂未给出进一步说明。

  高层更替频繁

  债务难题待解

  拉夏贝尔是一家全渠道、多品牌运营的时尚团体,最岑岭拥有近万家的门店。当前,其也是唯一一家在A+H双资本市场上市的服装类公司。

  不外,在2017年登陆A股后,拉夏贝尔就进入谋划低迷期。2018年,拉夏贝尔净利润为-1.6亿元;2019年,在营业收入下降24.66%的同时,其净亏损高达21.66亿元。因为一连两年亏损,自7月1日开始,拉夏贝尔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在此次实控人欲撤职董事长之前,其已经履历多次高层更替。

  12月9日,拉夏贝尔收到章丹玲的告退陈诉,章丹玲因小我私家原因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告退后仍将担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今后,拉夏贝尔审议通过《关于聘任总裁的议案》,聘任张莹为公司总裁。

  资料显示,张莹现任拉夏贝尔副总裁,分管谋划条线品牌治理和品牌授权事业部总司理,2003年至今历任公司设计师、副品牌主管、品牌主管、品牌部总司理、事业部总司理。此外,其还持有邢加兴的一致行感人——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2.51%的股权。

  据多家媒体统计,自去年10月开始,拉夏贝尔总裁一职已更替过四次。

  陪同高层的更替,拉夏贝尔的谋划业绩仍旧未能实现实质性的好转。今年,在疫情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下,其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7.41亿元,同比下滑69.75%,净亏损达7.83亿元。

  此外,数据还显示,停止今年9月底,拉夏贝尔总资产为48.18亿元,总欠债为44.08亿元。

  上海良栖品牌治理有限公司首创人程伟雄表现,拉夏贝尔最焦点的问题就是债务危机,因为所有的解决方案都需要资金支持。

  凭据拉夏贝尔日前公布的通告,自2019年12月9日至2020年12月9日,公司累计诉讼涉案数量为439起,涉案金额约15.23亿元。其中,重大诉讼案件1起,涉及诉讼金额约1.76亿元;累计涉及诉讼案件438起,金额约为13.47亿元。子公司股权冻结情况方面,其执行金额合计4.36亿元;银行账户冻结情况方面,其实际冻结金额账户数共计85户,实际冻结金额合计约2.05亿元,公司被查封不动产账面价值合计12.97亿元。

  在昨日晚间回复上海证券生意业务所羁系事情函的通告中,拉夏贝尔称公司现在面临流动性、谋划性等系列风险,公司谋划能力受到影响。不外,其也将继续推进资产处置事项和争取外部融资等全力筹措偿债资金,增强公司连续谋划能力。

  12月22日,邢加兴也向记者表现,公司转型照旧向正面生长,现在主要是清理资产及债务。

(文章泉源:国际金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