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欲“三宗罪”罢免董事长!昔日服装巨头怎么了?疯狂关店近8000家!一年五换总裁

By | 2020年12月23日

  近年来深陷亏损困局的*ST拉夏(603157)又爆出高层纷争。今年5月初,段学锋受*ST拉夏实际控制人邢加兴的推荐开始担任公司董事,并出任董事长一职。

  然而,仅仅过了7个多月,邢加兴就向股东大会提交议案,要求撤职段学锋董事(长)职务,两人的裂痕公然化。

  邢加兴在议案中提出了三点撤职理由,较为特此外一项是,邢加兴认为,段学锋在担任公司董事(长)期间未经股东大会同意,自营或者为他人谋划与公司同类的业务,未能推行对公司的忠实义务,无法保障全体股东的利益。

  2018年以来,*ST拉夏连续亏损,公司关闭了数千家线下门店,也接纳了越发重视线上渠道的谋划计谋,并提出要更改公司名称。关门店、该名称等举措的效果短期内能否收效尚不行知,在退市新规下,连亏两年的*ST拉夏,其运气也将蒙上一层迷雾。

  实控人提议撤职董事长

  邢加兴在撤职议案中表现,凭据《公司法》及《公司章程》,公司董事应当遵守执法、行政法例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严格的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段学锋在担任公司董事(长)期间,未能勤勉尽责、维护股东及公司利益, 未能切实推行作为董事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同时,邢加兴还列出了支持他撤职段学锋董事长职务的三点理由。

  一是段学锋未能深入相识公司业务谋划治理状况,任职期间公司业绩大幅下滑;

  二是未能尽责设立稳定的内部治理机构,无法保障公司稳定谋划;

  三是自营或者为他人谋划与本公司同类的业务。

  *ST拉夏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谋划业绩泛起大幅下滑。邢加兴认为,这与谋划计划差距较大,无法保障全体股东的利益。段学锋作为公司谋划治理团队主要卖力人员,对公司业务谋划相识不够深入,对服装行业缺乏履历,未能勤勉履职,应对公司业绩问题负主要责任。

  邢加兴还指出,段学锋在担任公司董事(长)期间,未能勤勉尽责,未能设立稳定的内部治理机构,公司治理人员频繁去职和变更,致使公司组织架构无法稳定发挥作用,无法保障公司的稳定谋划。

  较为特此外一个原因是第三点,邢加兴表现,凭据《公司法》有关划定,段学锋在担任公司董事(长)期间未经股东大会同意,自营或者为他人谋划与公司同类的业务,未能推行对公司的忠实义务,无法保障全体股东的利益。

  记者注意到,今年4月15日,邢加兴向*ST拉夏董事会提交议案,提名段学锋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随后的股东大会通过了该提名。5月8日,段学锋又被推举为公司董事长。回首这段履历,仅仅8个多月时间,邢加兴与段学锋之间的裂痕已然泛起。

  凭据*ST拉夏披露的简历情况,段学锋生于1980年,是一名“80后”,2019年6月至今,段学锋任迈尔富时尚衣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迈尔富时尚)董事长兼总司理,今年3月至今任新疆恒鼎棉纺织国际商业有限公司(下称新疆恒鼎)董事。

  公然资料显示,迈尔富时尚于2019年5月落户乌鲁木齐高新区,拟通过并购世界知名服装品牌C&A,在高新区落地面向亚太、辐射全球总部,并投建服装工业园,力争到2022年实现销售收入1000亿元目的。此外,天眼查数据显示,迈尔富时尚持有新疆恒鼎49%股份。

  公司治理层连续动荡

  凭据*ST拉夏的通告,上述撤职董事长的议案将提交给公司2021年第一次暂时股东大会,集会召开的时间为2021年1月11日。事实上,在此番实控人撤职董事长的风浪前,*ST拉夏的高层已经泛起了数次变更。

  12月11日,*ST拉夏董事张妤菁、独立董事肖艳明递交了告退陈诉;12月9日晚间,*ST拉夏公布通告称,章丹玲因小我私家原因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告退后仍将担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应职务,同时,总裁职务由张莹接任。

  这次总裁职务的变换之所以令外界大跌眼镜,是因为,11月4日,章丹玲刚刚被聘为公司总裁,而告退时间距其上任仅已往了一个多月。记者梳剃头现,这已经是*ST拉夏在近一年的时间内,第五次更换总裁员选。

  详细来看,2019年10月,彼时董事长、总裁一肩挑的邢加兴辞去了总裁一职,该职务由于强接任。今年2月,*ST拉夏宣布,于强因需要投放更多时间及精神在其自身的业务上,已辞任执行董事、总裁等职务。同时,邢加兴重新成为*ST拉夏总裁。

  今年4月,*ST拉夏再次宣布,邢加兴因小我私家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总裁职务,副总裁尹新仔升为公司总裁。8月,*ST拉夏通告称,公司总裁尹新仔因小我私家原因告退。11月初,章丹玲获聘为公司总裁,一个月后,章丹玲宣布告退。

  公然简历显示,接任章丹玲职务的张莹,此前为公司副总裁,分管谋划条线品牌治理和品牌授权事业部总司理。同时,张莹在*ST拉夏的任职时间长达18年,历任公司设计师、副品牌主管、品牌主管、品牌部总司理、事业部总司理。

  除此之外,上个月底,*ST拉夏证券事务代表朱风伟也提交了书面告退陈诉。公司2020年半年报显示,王文克及芮鹏于2月申请辞去了公司董事及独立董事职务;3月,沈佳茗辞去公司首席财政官职务。

  在高层动荡之际,实际控制人的角色显得十分要害。数据显示,现在,邢加兴单独持有*ST拉夏1.4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5.91%,邢加兴及一致行感人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合夏)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87亿股,合计占公司总股本34.16%。

  现在,邢加兴担任*ST拉夏非独立董事职务,公然简历显示,其本人并未到场日常的谋划治理业务。值得一提的是,在提议撤职段学锋的同时,邢加兴与上海合夏做出答应,自暂时股东大会通知发出之日起至暂时股东大会决议通告之日止,锁定持有的公司股票,不主动减持。

  挽救谋划颓势屡出奇招

  无论是实控人与董事长之间的分歧公然化,亦或频繁的高层动荡,终究与*ST拉夏昏暗的谋划形势分不开关系。*ST拉夏的盈利拐点泛起在2018年。

  此前一连多年盈利的*ST拉夏在2018年由盈转亏,数据显示,公司当年实现营收101.8亿元,同比增长13.08%;净利润为-1.6亿元,同比下降132%。2019年,公司营收为76.66亿元,同比淘汰24.66%,净利润亏损额度上升至21.66亿元。

  由于一连两年的亏损,公司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也由“拉夏贝尔”变为“*ST拉夏”。由于疫情的影响,服装行业受打击严重,*ST拉夏同样未能幸免,今年前三季度的显示,*ST拉夏实现营收仅17.41亿元,同比下滑69.75%,净利润亏损到达了7.83亿元。

  关于疫情的打击,*ST拉夏曾提到,由于疫情期间仍需负担牢固租赁支出及人员用度、关闭门店一次性确认摊销用度、牢固资产折旧增加等因素影响,公司销售用度、治理用度下降幅度显著小于收入降幅。

  记者注意到,*ST拉夏也实验过种种自救方式。例如,为了降低成本,拉夏贝尔去年开始就已经逐步关闭门店。2019年,*ST拉夏关闭了4391家门店。停止2019年底,公司境内谋划网点数量为4878个,主要漫衍在二、三、四线都会。今年前三季度,*ST拉夏又关闭了3510家门店,门店数量较2019年尾又淘汰了近七成。

  陆续闭店的同时,*ST拉夏将业务重心转到线上。凭据9月初公司披露的情况,决议将线上业务模式调整为“品牌授权+运营服务”模式。该模式下,公司线上业务接纳“轻资产”的业务运营模式,计划将旗下品牌系列商标划分授权给供应商、经销商及署理运营商等,并将线上业务的运营治理交由专业的品牌运营公司代为运营。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ST拉夏通告称,公司计划将名称由“新疆拉夏贝尔衣饰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依新团体股份有限公司”,并在原有谋划规模基础上,新增了物联网技术服务、互联网数据服务、数据处置惩罚和软件销售等业务。

  从*ST拉夏的一系枚举动来看,毫无疑问公司希望尽快扭转亏损局势。然而,短期来看,公司向线上转型的谋划模式能有多大成效仍待时间磨练;另外,在退市新规下,*ST拉夏的运气也将蒙上一层迷雾。

(文章泉源:证券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