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经理两次错过高位减持襄阳轴承 这次能快刀斩乱麻吗?|襄阳轴承

By | 2020年12月8日

  原标题:太难了!好消息牵绊操作 基金司理两次错过高位减持 这次能快刀斩乱麻吗?

  对基金司理而言,好消息太多,希望太多,也未必是件好事。

  在一系列“好消息”的牵绊下,拟“清仓式”减持襄阳轴承的基金司理,一连两次减持都是蜻蜓点水、点到为止,最终陪同股价走到两年新低,错过高位减持的时机。

  12月7日,襄阳轴承再一次公布通告,公司持股2.16%的股东上银基金拟减持公司股份不凌驾993.33万股。这将是该基金的第三次“清仓式”减持计划,但在顺周期行情到来的好消息下,这一次基金司理又会如何操作?

  第三次“清仓式”减持

  12月7日晚间,襄阳轴承公布了两份重要通告。

  一是,公司收到股东上银基金《关于减持计划期限届满的见告函》,停止2020年12月7日收盘,上银基金减持计划期限已届满,期间仅仅减持了7万股。

  二是,公司持股2.16%的股东上银基金拟以集中竞价生意业务或大宗生意业务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凌驾993.3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6%。

  襄阳轴承在公布这份通告的前六个月,5月17日曾通告称,公司特定股东上银基金治理有限公司拟计划以集中竞价生意业务方式(将于本通告公布之日起十五个生意业务日后的六个月内实施)或大宗生意业务方式(将于本通告公布之日起三个生意业务日后的六个月内实施)清仓式减持本公司股份不凌驾1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8%。

  其实,早在2019年9月,襄阳轴承就公布了首份“清仓式”减持通告,指出持有公司股份1053.2万股的特定股东上银基金治理有限公司拟计划以集中竞价生意业务方式或大宗生意业务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29%。

  看起来要清仓式减持,但实际上基金司理一直犹犹豫豫,在第一份“清仓式”减持通告公布后,上银基金仅仅在2020年第一季度期间减持52.87万股。而在今年五月份发出拟“清仓式”减持的通告后,仅在四个月后合计减持约7万股。

  也就是说,自上银基金喊出准备“清仓式”减持后,其所持有的1053.2万股襄阳轴承在拖了一年时间后,只减持了约60万股,现在还剩993.33万股。

  太多“希望”牵绊

  此前一连两次喊出清仓式减持,但最终只是蜻蜓点水的原因是什么?

  上银基金公司是一家新锐基金,最近两年基金规模增长迅速,旗下资产规模从2017年的约356亿增长到现在约790亿,实现规模翻倍。而在今年的A股市场行情下,上银基金旗下上银鑫达混淆基金、上银新兴价值发展基金的业绩体现不俗,两只基金在最近六个月内收益率到达40%。

  “可能是一直想找股价高点,但一直找不到”有市场人士认为,在上银基金首次发出“清仓式”减持襄阳轴承的数个月前,襄阳轴承刚刚履历了一波坐山车行情,但上银基金其时没有乘机推出减持计划。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襄阳轴承自2019年1月初至2019年4月初,三个月内股价上涨靠近120%,随后开始一连下跌,一直跌到2019年9月,上银基金公司拟“清仓式”减持该股。

  在首次发出“清仓式”减持计划后,从上银基金的减持操作看,减持依然犹犹豫豫,第一次减持期限内仅减持了52.87万股。之后,A股市场自2020年3月末开启一波小牛市行情,上证指数一路上涨至3400点,给减持反而带来了“挑战”。

  一方面,指数的体现似乎预示着A股正处于牛市当中,另一方面,襄阳轴承的股价却在牛市气氛的掩盖下一路阴跌。如果此时减持,在牛市中卖到市场低位,这似乎违背了投资的人性,基金司理到底是卖照旧等等看?

  上银基金选择了再等等看,因此第二次卖的更少,只减持了7万股。

  令基金公司在减持操作上犹犹豫豫的,不仅是股价前期曾泛起高点、减持期限内的股价太低,还可能包罗收购资产预期对股价的提振效应。

  襄阳轴承主要从事汽车轴承及其零部件的生产、科研、销售及相关业务,该领域的行业的周期性主要受下游汽车行业周期性的影响,下游汽车行业的产销量直接影响到汽车轴承行业的产销量,但在汽车行业销量下行压力加大的配景下,襄阳轴承业绩备受磨练。

  2018年,襄阳轴承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9亿元,净利润亏损5968.42万元,因此收购优质资产成为该股优化基本面的重要方式。

  今年4月14日,襄阳轴承公布通告称,拟刊行股份购置湖北三环铸造有限公司100%股权,标的资产预估值区间为6.5-7亿元。同时拟召募配套资金不凌驾5.5亿元,刊行价钱为5.65元/股,不低于订价基准日前60个生意业务日股票生意业务均价的90%。

  襄阳轴承表现,随着行业竞争加剧,本次生意业务可以通过工业整合富厚产物结构,扩大企业规模,拓展上市公司业务规模,提升自身的综合竞争力。三环铸造所生产的汽车转向节、转向臂以及相关配套产物是襄阳轴承的上游产物,合并后可发挥工业协同效应。

  上述收购资产的通告,对拟减持的基金而言,似乎是一剂迷魂药。加之,收购通告公布几个星期后,襄阳轴承又通告业绩扭亏为盈。4月29日,襄阳轴承通告显示,陈诉期内实现营收12.41亿元,同比下滑16.7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26.41万元,较上年同期扭亏为盈。

  这么多有关基本面提振的好消息络绎不绝,谁愿意在股价这么低的情况下清仓股票?况且,2020年正是A股牛市行情。效果,基金司理死死扛住股价的下跌,期间只卖了不到数万股。

  历经五个月的股价下跌后,襄阳轴承却在8月28日晚间通告,由于计划期间公司及湖北三环铸造有限公司的实控人涉及债务纠纷,对资产重组发生重大影响,决议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收购终止,但业绩可能另有所期待?究竟襄阳轴承在2019年实现业绩扭亏为盈。

  然而,拟减持的基金司理运气实在不济。10月29日晚间,襄阳轴承公布三季度业绩通告称,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约8.70亿元,同比下降9%;净亏损约5320万元,同比下降121.14%。

  这次能淡定吗?

  受上述倒霉消息影响,襄阳轴承一度在11月底跌至4.6元四周,12月7日的股价为5.08元,但停止现在,拟减持的上银基金还持有靠近1000万股。

  12月7日,襄阳轴承再次公布通告,上银基金拟以集中竞价生意业务或大宗生意业务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凌驾993.3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6%。

  值得一提的是,牵绊基金公司减持操作的,接下来似乎另有此外“希望”。

  好比四季度末的顺周期行情已在A股市场展开,尤其是襄阳轴承所处的汽车零部件企业,最近体现不俗。宝盈基金表现,估值性价比将会是市场考量的因素,在这样的情况下,行业设置既要看景气但更需要看估值,经济的回升使得更多的顺周期行业泛起较为显着的投资时机,“出口链”和“地产后周期”叠加的领域,如家电、轻工、汽车零部件等。

  中信证券也指出,随着疫情影响逐步消退,外洋汽车市场景气度开始回升,终端补库存需求旺盛;可是,外洋供应链受疫情影响,短期内供应能力恢复有限,认为海内出口型零部件企业有望显著受益,汽车零部件行业三个维度的增量值得关注。天风证券也强调,汽车零部件公司明年一季报有望连续超预期,看好汽车板块的跨年机缘,在顺周期、顺趋势大情况下,仍需掌握“主线”整车+“滞涨”零部件机缘。

  那么,拟“清仓式”减持的基金公司这次会吸取履历全部卖光吗?基金司理要怎么扛得住“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