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飞制冷IPO:2位大专生成研发核心,应收账款增长需关注_IPO

By | 2020年12月7日

据悉,创业板上市委员会定于12月9日召开2020年第54次上市委员会审议集会,三河同飞制冷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同飞制冷”)的首发申请将在此次集会中审议。

位于河北省三河市的同飞制冷建立于2001年1月,主要从事工业制冷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可是,这家即将登陆A股的高新技术企业,焦点研发人员中大专学历却占据多数,进而整个高管团队,最高学历者也只是一名硕士独董。这样的配景下,公司治理方面存在瑕疵,毛利率已泛起下滑迹象,许多隐患值得关注。

家族企业特征显着,高管多数是大专

招股书显示,同飞制冷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张国山家族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合计持有同飞制冷97.15%的股权,为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家族焦点成员包罗张国山配偶王淑芬、儿子张浩雷、儿媳李丽等。

泉源:招股书

其中,张浩雷2014年加入同飞制冷,历任销售总监、总司理、董事;王淑芬2015年加入同飞制冷,任人力资源部总监、董事;李丽2017年加入该公司,任北京分公司卖力人、董事。此外,公然信息显示,现任生产采购部部长助理许崇新是张浩雷表姐夫,间接持有公司股份0.308%。

A股中家族企业并不少见,像同飞制冷这样,家族多位成员独霸要害岗位的情况较为典型。对公司生长来说有利有弊,利益是治理层易于团结统一,但欠好的地方则是治理思想容易僵化,缺乏制衡。

同飞制冷的高管团队除家族化色彩显着外,其学历水平也值得关注。招股书显示,公司董事会中,张国山、王淑芬匹俦均为中专学历,张浩雷、李丽匹俦、独董王洪波均为本科学历,财政总监高宇、技术总监陈振国、独董赵朝辉等均为大专学历,仅独董王功是硕士学历。

监事会中,张殿亮、崔玉、李海峰三人均为大专学历;高管中,行政总监刘春成、生产总监吉洪伟也均为大专学历。

此外,公司焦点技术人员中,除技术总监陈振外洋,研发部部长刘振波也是大专,技术部部长郑凯则是本科学历。

不难发现,在同飞制冷这家高新技术企业中,焦点治理人员有11人为大专及以下学历,仅有4名本科、1名硕士。其中,招股书所列3名焦点技术人员中,2人为大专,1人为本科。

募资项目功效重叠,IPO前频分红

招股书显示,同飞制冷此次上市共召募资金5.46亿元,用途分为两项,其中4.66亿元用于细密智能温度控制设备项目,其余8000万元用于增补流动资金。

泉源:招股书

该项目被定位为现有温度控制产物的升级,项目建设期2年多,该项目的产物与公司现在主营的温度控制产物功效重叠,存在直接的业务竞争。另外,该项目定位的产物,和已经投产的哈伯细密的“高精度环保智慧冷却机”等产物在定位上类似,2年后相关业绩能否到达预期值得关注。

泉源:河北项目网

使用8000万元召募资金将用于增补流动资金的情况下,同飞制冷也实施“大手笔”分红。2016-2019年,同飞制冷先后4次现金分红,金额划分为2000万元、1500万元、1950万元、1950万元,合计7400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2016年、2017年这两年的现金分红悉数分给张国山、王淑芬、张浩雷一家,而2018年、2019年,97%的现金分红也落入实控人家族手中。其中,2017年同飞制冷举行了1500万现金分红,而当期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564.67万元,分红占比95.8%。

应收账款占比走高,治理瑕疵显着

公然信息显示,自建立以来,同飞制冷一直致力于工业制冷设备的产物研发及业务生长,经由多年不懈努力,现在已主要形成了液体恒温设备、电气箱恒温装置、纯水冷却单元和特种换热器四大类产物。

业绩方面,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同飞制冷划分实现营业收入3.34亿元、3.79亿元、4.19亿元、2.41亿元,净利润划分为5447.3万元、7770.48万元、7404.77万元和4970.89万元。

不难发现,陪同着营收的逐年增高,同飞制冷2019年的利润却泛起下滑,毛利率泛起颠簸。2017年至2019年,公司毛利率划分为40.17%、38.66%、36.84%、38.24%。2017年-2019年,同飞制冷的毛利率连续下降,2019年的毛利率较2017年已下降了逾3个百分点。

固然,同行业中其他公司的毛利率也出现下滑趋势。对此,同飞制冷表现,未来若泛起下游行业需求的下滑以及市场竞争加剧,公司产物可能碰面临销售价钱连续下降以及毛利率下滑的风险。

泉源: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公司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比例以及与营业收入的比例较高,是公司未来生长的一大隐患。其中,2017年至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划分为 6265.24 万元、6886.18万元和1.09亿元,占同期流动资产比例划分为 31.28%、25.91%和 36.81%,与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划分为 18.76%、18.23%和 25.93%。

泉源:招股书

与之对应的是,同期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逐年降低,划分为5.58次/年、5.29次/年、4.38次/年。

除应收账款占比走高之外,同飞制冷的客户也并不省心。

招股书显示, 2019年公司核销的坏账主要由于客户深圳鼎泰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昆山鼎泰新细密机械有限公司谋划难题所致;2020年上半年核销的坏账主要因大连隆汇工贸有限公司破产重组所致。

其中,2020年,深圳鼎泰被宝安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金额合计475.79万元。大连隆汇工贸则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涉诉案件共2宗,法院已对其接纳限制消费措施。

2020年上半年,同飞制冷单项计提的坏账准备还来自沈阳优尼斯智能装备有限公司、江苏中科四象激光科技有限公司,未来公司需要增强审核互助方资质,防止坏账风险恶化。

除主营业务的生长需要关注外,同飞制冷在公司治理上也存在一些小问题。

招股书显示,公司确认股东张国山于2010年4月以土地、厂房(评估价值合计 662.05万元)对公司增资存在瑕疵,张国山尚需缴纳公司出资662.05万元。其中,对张国山出资的衡宇、土地使用权举行评估的三河诚成资产评估事务所,与最后审验的三河诚成会计师事务所属于关联企业。

另外,2017年同飞制冷社保缴纳比例较低,当年在职员工总数(申报社保时点)为522人,而养老险、医疗险、工伤险、失业险的缴纳人数划分为400人、405人、523人、401人,与在职员工总数差距显着。直到2019年,公司社保缴纳人数方与在职员工总数才恢复正常。

总之,对于这家正在想A股提倡冲刺的家族企业来说,需要改善的地方另有许多,未来的几年公司能否继续保持良好的增长势头,需要投资者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