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致酒行]韦尔股份并购“变身”

By | 2020年12月22日

  韦尔股份近期遭遇大股东的麋集减持。

  本报实习记者吴清记者李正豪北京报道

  上市三年股价最高时飙升35倍,押注半导体赛道、一路并购变身的韦尔股份(603501.SH)一直是行业明星股,不外这只明星股近期却遭遇了大股东的大规模麋集减持。

  12月15日,芯片龙头韦尔股份公布通告,持股5%以上的股东青岛融通于2020年10月28日至2020年12月11日通过集中竞价生意业务方式及大宗生意业务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9029554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456%。

  而这已是11月份以来泛起第四次大规模减持,此前,先是控股股东因小我私家原因减持套现18亿元,再是大股东刚过锁定期,就套现约20亿元,同时,机构股东华清银杏、华清龙芯计划自2021年1月15日起三个月内减持不凌驾公司总股本1%的股份。频繁的大规模减持也引发业内的高度关注与投资者的疑虑和担忧。

  2020年三季报显示,韦尔股份前三季度营收139.69亿元,同比增长48.51%;实现净利17.27亿元,同比大增1177.75%,创上市以来同期最高水平,为何这么好的业绩体现下,大股东麋集减持套现?

  对此,韦尔股份方面在接受《中国谋划报》记者采访时表现,股东减持属于自身资金需求,与公司生产谋划无关。股价走势受多种因素影响,中恒久看仍与公司业绩及内在价值精密相关,公司会努力做好谋划,争取以稳定业绩增长回馈股东。

  记者相识到,韦尔股份今年业绩猛增主要源于此前并购豪威科技等的财政并表,而韦尔股份股价暴涨主要因去年半导体市场火热及收购豪威科技。

  “现在半导体赛道的投资已泛起过热现象,在股价高位套现离场是正常逻辑和现象。”一位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现。

  大股东纷纷减持套现

  现在半导体领域大量投资机构涌入,行业和股票投资泛起了过热的苗头。

  12月9日,韦尔股份接连公布通告称大股东华清银杏、华清龙芯拟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其持有的部门公司股份,合计减持不凌驾863.56万股,合计占公司总股本不凌驾1%。

  就在同一天,韦尔股份还宣布,停止2020年12月8日,公司董事、财政总监、董事会秘书贾渊减持数量过半。贾渊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减持公司34.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397%。

  韦尔股份表现,本次减持计划是大股东凭据自身业务生长需要举行的减持,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股权结构、连续性谋划发生影响。在减持期间,华清银杏、华清龙芯将凭据市场情况、公司股价等因素选择是否全部或部门实施本次减持计划,减持的数量和价钱存在不确定性。

  实际上,韦尔股份此前已履历了多轮大股东规模减持。11月20日,公司通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虞仁荣计划自本通告披露之日起15个生意业务日后的六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大宗生意业务方式或其他执法允许的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减持数量不凌驾90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422%,按通告当日收盘价202.35元/股盘算,虞仁荣本次减持最高套现凌驾18亿元。而在此前,公司第二大流通股东青岛融通才刚刚完成两轮减持。

  记者注意到,华清银杏与青岛融通两家公司均是在2019年8月份通过定增进入韦尔股份,锁定期一年。也就是说,如今几家股东的锁定期才刚刚竣事,便“套现”离场。

  “现在半导体领域大量投资机构涌入,行业和股票投资泛起了过热的苗头。”上述分析师表现,投资人在股价高位套现很正常,不外包罗公司控股股东、高管在内这样麋集减持套现简直会引起资本市场的担忧。

  股价暴涨的逻辑

  2018年8月,韦尔股份董事会通过了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及相关议案,决议收购豪威科技。

  那是什么在支撑韦尔股份的高估值和股价暴涨?

  资料显示,韦尔股份2007年建立,原本是半导体器件设计和销售公司,2017年上市后一路并购扩张,成为广泛结构于功率器件、射频芯片和CMOS传感器等的国产半导体设计、分销厂商,也是A股市场唯一实现泛模拟芯片全结构的上市公司。

  梳理韦尔股份上市以来的股价体现,可以探寻韦尔股份暴涨背后的逻辑。

  “此前,韦尔股份的两大业务中,技术含量较低的半导体产物分销业务营收占比高达七成,缺乏焦点竞争力,支撑不了高估值。”一位韦尔股份的投资者表现。

  2018年8月,韦尔股份董事会通过了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及相关议案,决议收购豪威科技。从其时的公司体量上来看,豪威科技的资

  产总额险些是韦尔股份的5倍,净资产险些是8倍,但最后照旧被韦尔股份以160亿元拿下。

  IHSMarkit公布的陈诉显示,从全球竞争格式来看,在CMOS图像传感器领域中,豪威科技以全球11.5%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三,仅次于索尼和三星。而韦尔股份也因此成为中国最强的CMOS芯片厂商,能与行业龙头一较高下。

  这起并购也让韦尔股份的主营业务结构和估值逻辑发生重大变化,半导体产物设计业务利润占比由2018年的29.94%猛涨至94.99%。营利依托由原先的分销业务升级为依靠自主研发的产物设计业务。

  中信证券认为,韦尔股份是海内领先的消费类模拟芯片龙头,其中图像传感器业务位于全球前三、海内第一,公司焦点聚焦光学赛道,中短期在手机创新连续、国产替代、

  技术突破,中恒久在安防高清化、汽车ADAS渗透以及ARVR结构的配景下,将动员公司连续发展。

  随后韦尔股份以刊行股份的方式收购同属CMOS领域的两家国产企业“思比科”及“视信源”,显示韦尔股份进一步强化CMOS图像传感器业务的刻意。“在吃下豪威科技这个行业巨头后,让韦尔股份真正有了自己的焦点技术优势,这是韦尔股份高估值的泉源,”上述投资者表现,正好遇上近年来半导体和国产替代的热潮,韦尔股份的股价开始起飞。

  2019年以来,股价一路向上,2019年9月,股价突破百元关口。今年以来,股价继续上行,2月首次破200元/股,7月14日最高达252.80元/股。今后股价颠簸回调,停止12月15日,收报228.50元/股,相比刊行价暴涨33倍,成为芯片市场市值最高的龙头股之一。

  漂亮业绩的背后

  虽然并购豪威科技让韦尔股份有了自身的“主心骨”,但也远未到高枕无忧的田地。

  公司三季报显示,韦尔股份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39.69亿元,同比增长48.51%;实现净利17.27亿元,同比大增1177.75%,创下上市以来同期最高水平;扣非净利润15.86亿元,同比增长2471.08%。

  不外,业绩大涨背后主要是由于豪威科技、思比科等公司的财政并表。

  记者注意到,电子元件270家上市企业中,韦尔股份的总市值、净利润、净资产划分位列第3、第6、第23位,处于行业前列;而同期韦尔股份的净利率、毛利率则划分位列第91、第99位,处于行业中下游。

  2016和2017年,韦尔股份的净资产收益率在13%以上,到了2018和2019年更是下滑到8%以下,同期同行中游水平的21%左右。就此,韦尔股份向记者解释称,随着公司产物结构的调整、业务规模扩大以及净资产增长,净资产收益率开始回升,公司2020年上半年净资产收益率为11.30%,前三季度则为16.93%。

  同时,虽然并购豪威科技让韦尔股份有了自身的“主心骨”,但也远未到高枕无忧的田地。

  现在索尼、三星依旧保持着60%~70%的市占率,豪威科技与之相比,差距仍较大,同时前两者均接纳IDM模式,使用自有产线举行高效的内部研发协同,研发效率相对较高;而豪威科技现在仍接纳Fabless模式(即生产线部门外包),相应研发效率较低、成本较高。

  对此,韦尔股份对记者表现,面临市场热点转换迅速、产物生命周期较短、技术更新迭代速率较快的行业特点,接纳Fabless模式的企业越发高效、灵活,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公司也正在加大研发投入,提升焦点竞争力。

  自并入豪威科技后,韦尔股份正在加大研发投入。2018年全年研发用度1.27亿元,2019年上升12.82亿元,今年上半年半导体设计业务研发投入为9.87亿元。Choice数据显示,半导体行业65家上市公司,韦尔股份研发用度支出排列第三位,仅次于中芯国际和汇顶科技。

  不外三星、索尼在CMOS现在行动不停,行业竞争正日趋猛烈。据悉,三星将向中国大型智能手机企业提倡笼络攻势,扩大CMOS产能以追赶索尼;而索尼砸千亿日元扩产CMOS,于2021年度4月起启用新工厂。随着两家头部企业未来产能逐渐发力,豪威科技在世界级市场中的竞争优势,很大可能被削弱。

  中信证券方面也表现,韦尔股份是2017年上市的新公司,业绩是否具备连续高增长性,还需履历多年磨练。公司在2019年并购了豪威科技等公司,发生了高达22.49亿元的商誉,未来是否面临商誉减值也是不确定性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