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宏科技]亚洲最大钛白粉企业陷环保旋涡:龙蟒佰利被指多年“排污”

By | 2020年12月22日

  本报记者陈家运焦作报道

  “位于乡村东侧的龙蟒佰利(002601.SZ),这么多年一直在周边多个村四周的沟壑内填埋工业固废,还涉嫌向四周的大沙河排放污水,在河床堆放固废,严重破坏当地生态情况,影响村民正常生活。”12月9日,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龙翔街道服务处河口村一位村民满脸气愤地向《中国谋划报》记者表现。

  龙蟒佰利位于河南焦作西部工业集聚区,是一家大型无机精致化工团体,主要从事钛白粉、海绵钛、锆制品和硫酸等产物的生产与销售,为亚洲最大的钛白粉企业。多年来,该公司工业固废填埋在河口村、刘庄村、寺后村等四周。由于距离乡村较近,当地村民对项目环保、宁静提出质疑。

  对于上述质疑,龙蟒佰利人士未向记者作出回应,其表现,采访可对接当地政府宣传部门,公司不作回复。

  “龙蟒佰利作为市里最大企业,环保方面是绝对达标的,不会泛起违规现象。”中站区生态情况局人士向记者表现,工业固废“黄泥”手续齐全,废水自2012年一直是排放到中站区污染处置惩罚厂,具有在线监测。不外,停止发稿,该人士未向记者提供龙蟒佰利项目环评等法例文件。

  向“母亲河”排废?

  起源于太行山深处的大沙河,被誉为焦作的“母亲河”,其经河口村西侧而过。村民们告诉记者,多年来龙蟒佰利涉嫌向河内排放废水。

  河口村地处太行山脚下,近年来,工业的快速生长打破了原本平静的山村生活。

  河口村村民向记者讲述,龙蟒佰利紧邻村东侧,天天填埋和排放大量的工业废物和废水,这可能导致村里的土壤、地下水受到污染。在东侧原本有一条上百米深的山沟,现在早已被工业废物填满。

  起源于太行山深处的大沙河,被誉为焦作的“母亲河”,其经河口村西侧而过。村民们告诉记者,多年来龙蟒佰利涉嫌向河内排放废水。

  记者找到村民所指的龙蟒佰利向大沙河的排污口时,该排污口依旧有疑似废水在排放。同时,人为挖出来的河沟延伸向大沙河,河沟积淀了一层黄褐色的不明物。

  对于村民提出的排放废水问题,记者向中站区生态情况局反映并提供了相应视频和照片。

  中站区生态情况局人士向记者表现,该排污口是龙蟒佰利以前用的,中站区2012年建设了污水处置惩罚厂后,已经让企业封住了该排污口。

  该人士强调,现在也不能说明是龙蟒佰利排放,只能观察后才气下结论。

  一位钛白粉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上述河沟内的不明物呈黄褐色,可能是钛白粉废水含有铁离子导致的。据悉,钛白粉生产排放的废水会含有硫酸根和硫酸亚铁等物质。

  记者相识到,在大沙河四周只有龙蟒佰利一家钛白粉公司,其产能主要是以硫酸法工艺生产钛白粉。众所周知,硫酸法工艺具有环保污染风险,治理成本高,这也是龙蟒佰利近年来生长氯化法工艺的重要原因。

  另外,河口村村民告诉记者,因为固废将山沟里填满,有企业开始向河床里倾倒工业废物。记者在现场看到,在宽阔的河床上,距离排污口不远处有堆起的黄色土堆,土堆旁边依旧能看到黄褐色的废水。

  记者在现场看到,龙蟒佰利背靠大山而建,中站区龙翔街道服务处刘庄村位于山后,东侧为寺后村。

  据刘庄村村民先容,山上面是龙蟒佰利。记者看到一辆辆拉货大车正在山顶疑似往山谷倾倒固体废物,而且伴有白烟冒起。

  当地村民表现,乡村南方到山脚之间已经被填埋,并笼罩了黄土。现在往村北侧的山沟填埋。记者观察期间,看到一辆辆载满工业固废的卡车穿过乡村向北驶去。

  同时,在寺后村南侧一路之隔也有被填埋的山沟,该处已凭据政策复耕。可是,记者在该山沟上方山顶处发现,上面依旧填埋了工业固废,杂草丛生,而且能看到黄褐色的工业固废及少量废水。

  手续是否缺失?

  中站区宣传部人士告诉记者,生态情况局及企业不提供环评质料,是压力太大,怕再泛起问题。

  对于上述村民反映的龙蟒佰利涉嫌违规排污、填埋固废等问题,记者向中站区生态情况局方面求证,能否提供该公司相关环评手续等文件。该部门人士告诉记者,龙蟒佰利的环评手续,由于治理质料室的同事出差,钥匙被带走了,需要4天时间才气回来,同事回来时会给提供。

  此外,记者向该人士提出领导生态情况局人士去村民反映的大沙河排污口一同检察时。其表现“不需要”,并称“我们都知道谁人地方,会自己去检察,到时候会一起回复。”但停止发稿,该部门未向记者作出进一步回应,也未提供相关环评文件。

  龙蟒佰利如果环评手续齐全又为何拿不出来?中站区宣传部人士告诉记者,生态情况局及企业不提供环评质料,是压力太大,怕再泛起问题。

  据相识,龙蟒佰利是当地最大的企业,也是当地纳税大户。

  公然资料显示,在2017年及2019年,当地媒体曾对龙蟒佰利涉嫌向大沙河排放废水问题举行报道,也同样向当地生态情况局反映,但反馈效果似乎并不乐观。

  一位环保执法人士告诉记者,其实废水问题很是利益理,首先检察现场磨练废水追溯泉源,然后找到企业检察用水及排水量是否和产能匹配。如果这么多年排污水量是很是大的,对比数据一目了然。环评会对排水问题有相关划定,一个企业只能有一个排污口,如果是企业排到集中污水处置惩罚厂,就不会泛起此外排污口。

  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记者,事实上一些污染企业大多是地方财政收入的主要支柱,一些地方政府特别是经济欠蓬勃地域,对治理污染企业“苟且偷生”,或搞形式主义,在享受财政收入增加的同时,却让村民来负担情况污染的结果。

  频频违规遭处罚

  近年来龙蟒佰利多次因环保、宁静等问题收到“罚单”。

  据相识,海内钛白粉行业以硫酸法为主,“三废”治理难度不大,但治理用度高。钛白粉生产所发生的废气主要是酸雾和粉尘等,接纳喷淋洗涤和重力沉降等措施即可有效处置惩罚;其发生的废渣可接纳填埋、中和等技术处置惩罚;七水硫酸亚铁、废酸、石膏渣等可以接纳或综合使用。

  “龙蟒佰利作为海内最大的钛白粉企业,若是存在大量排污问题,不仅破坏生态情况,同时用情况换来的低成本产物会严重破坏行业公正竞争。”宋清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现。

  实际上,近年来龙蟒佰利多次因环保、宁静等问题收到“罚单”。

  在2019年,龙蟒佰利收到河南省焦作市应急治理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议书》(焦安监罚【2019】72号)。处罚决议书显示,经焦作市应急治理局观察,龙蟒佰利组织建设的100万吨/年高盐废水深度治理项目,前期已被焦作市应急治理局要求停止建设,在项目未取得建设项目宁静审查书的情况下,项目仍有施工行为。焦作市应急治理局决议给予龙蟒佰利罚款100万元。

  此外,2019年龙蟒佰利还收到河南省生态情况厅出具的两份《行政处罚决议书》。《行政处罚决议书》显示,龙蟒佰利年产12万吨硫酸法钛白粉生产线未经竣工情况掩护验收即投入生产。另外,公司年产30万吨硫氯耦合钛质料绿色制造项目主体工程已建成,配电设施、电器仪表系统和管线工程尚未建成,未依法报批建设项目情况影响评价文件,划分给予罚款40万元、130万元的行政处罚。

  在2017~2018年,龙蟒佰利控股子公司龙蟒钛业6次因违法违规,被当地环保部门处罚。被处罚的问题主要涉及固废、污水、废气处置惩罚等。

  其中,2018年8月3日,四川绵竹市环保局对龙蟒钛业举行执法检查,发现龙蟒钛业存在夜间下雨时5000方渗滤液收集池外溢废水未经处置惩罚排放的情形。德阳市情况监测中心站出具的监测陈诉显示,外溢废水中污染物指标凌驾了《污水综合排放尺度》。2017年3月30日,德阳市情况监测中心站对龙蟒钛业监测效果讲明,pH值报警器故障致使外排废水pH值凌驾国家尺度,龙蟒钛业被罚67.16万元。

  宋清辉告诉记者,龙蟒佰利大量的环保处罚说明该公司在治理上存在“毛病”。

  自2011年上市以来,龙蟒佰利坚持并购扩张与内生增长双轮驱动的生长模式,其于2016年收购四川龙蟒钛业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收购云南冶金新立钛业有限公司,形成了以团体总部为中心、六大生产基地相统筹的谋划治理模式。

  对此,龙蟒佰利与各子公司间的深度融合生长目的已向团体谋划治理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龙蟒佰利也对此表现,宏观经济情况日趋庞大多变,如果公司无法继续提高谋划治理水平和决议效率,可能对公司的正常生产谋划发生一定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