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新能源高端市场出师乏力 押注换电模式苦乐不均|元

By | 2020年12月8日

  继首款高端量产车上市不久,北汽蓝谷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汽蓝谷”,600733.SH)下属高端品牌ARCFOX近期又推出了旗下首款中大型轿车——ARCFOX αS。

  财报显示,2018年7月,北汽蓝谷通过重大资产重组,置入北汽新能源100%股权,主营业务由房地产销售变换为新能源汽车。停止现在,北汽蓝谷的主营资产及业务仍由北汽新能源组成。

  泉源:公司财报

  早前,北汽新能源主打旗下低端车型EC系列,曾一连多年位居纯电动汽车市场第一。不外,随着新能源补助政策收紧及车辆质量问题频出,北汽新能源品牌形象日趋下降。在此情况下,北汽蓝谷于2019年正式推出了高端品牌ARCFOX,而早在2016年该品牌便已建立。

  高端化转型前途未卜

  凭据官网先容,ARCFOX是北汽蓝谷与麦格纳国际、华为等巨头联手打造,主打中高端纯电动汽车市场。凭据计划,ARCFOX αS计划在2021年头正式上市。

  在此之前,ARCFOX今年的首款车ARCFOX αT已于10月下旬正式上市,自9月26日开启预售,指导价为24.19万-31.99万元。而10月销量数据显示,ARCFOX αT一个多月来的预售订单和实际销量合计仅为336辆。

  今年以来,海内传统车企在新能源高端化结构上行动频频。上汽荣威品牌在今年4月份推出了全新新能源序列R标,R标旗下首款纯电动车ER6已于8月份上市;比亚迪首款起售价凌驾20万元的电动车型汉EV也在7月份上市;同在7月份,东风公布了高端电动品牌岚图。

  有行业专家分析称,随着消费升级深入,近年来传统车企向上突围已不是新鲜事,高端化一直是中国品牌市场突破的重点。而北汽新能源由于此前更多专注低端车型,再加上高额的政府津贴加持,错过了向中高端化转型的窗口期。

  对此,《投资者网》询问银河证券分析师李泽晗,其表现,车企选择高端化转型或是无奈之举。因为电动车的成本很高,如果厂家一直做低端车就只能吃国家补助,而未来两年国家补助就取消了,所以车企想保持较高的毛利率就要造高端车。

  同时,上述分析师表现,“现在海内自主品牌的市场份额正向前十家品牌靠拢,像5年前十家品牌新能源车的市场份额在50%左右,而去年则约70%。”随着高端车型向头部企业集中的现象越来越显着,头部企业的优势正逐渐扩大,北汽蓝谷或仍面临较大逆境。

  销量断崖式下滑

  北汽蓝谷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10月,子公司北汽新能源销售新能源车2037辆,同比下降76.32%,前10个月累计销售23123辆,同比下降78.39%。乘联会相关数据则显示,新能源汽车行业已开始苏醒,10月新能源乘用车销量13.4万辆,同比增长达1.12倍;今年累计销量73.5万辆,同比下降9.1%,降幅连续缩窄。

  据业内统计,上汽通用五菱、比亚迪、长城汽车和广汽等传统车企的新能源汽车销量进入前十榜单,特斯拉以及海内新势力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也榜上有名,进榜车企月销量从3000辆到3万辆不等。

  事实上,北汽新能源也曾有过辉煌的销量结果,2017年公司汽车销量10.3万辆,2018年销量15.8万辆,2019年销量15.06万辆,基本保持月销超万辆的平均水平,但到了2020年,销量便泛起断崖式下滑。

  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主要是起初在政策推动下,北汽新能源致力于网约车、出租车及出行市场放肆扩张,并未注重生长小我私家终端用户的产物销售,如今B端市场受多重因素影响严重萎缩,而北汽新能源在小我私家终端的销售占比很小,因此导致销量陷入逆境。

  另一方面,或由于自身品质问题,北汽新能源汇聚的产物问题频频发生。此前,由于旗下新能源车3个月内发生“四次自燃”,北汽新能源一度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

  《投资者网》梳理资料发现,除了车辆自燃,北汽新能源旗下车型还曾被投诉存在动力电池故障、刹车失灵、充电故障、销售欺诈等质量问题及相关售后问题。

  泉源:车质网

  业绩过分依赖津贴

  对于北汽团体的新能源战略,原董事长徐和谊早在2018年年底就有所透露:2020年,北汽在北京地域停售燃油汽车,2025年,北汽在全国市场全面停止销售燃油汽车。

  而在已往两年中,北汽蓝谷却一直依赖政府津贴挣脱亏损。2018年、2019年,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划分为7328.99万元、9201.1万元;扣非净亏损则划分为7.29亿元、8.74亿元。其中非经常性损益中政府津贴的金额划分达约9.18亿元、10.42亿元。

  泉源:同花顺

  今年以来,受补助大幅缩水等因素影响,北汽蓝谷的业绩也一路滑坡。据悉,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为39.22亿元,同比下降78.16%;净利亏损达28.84亿元,而上年同期亏损3.13亿元;而扣非净亏损则高达31.09亿元。

  从毛利率来看,北汽蓝谷今年前三季度的毛利率为-10.81%,已往两年则划分为11.8%、9.3%,为同行业中毛利率少数为负的企业之一。对此,《投资者网》曾向北汽蓝谷董秘发送调研函,然而至今未获回复。

  与此同时,公司的谋划性现金流亦不乐观。自2017年以来,北汽蓝谷的谋划现金流就开始大幅流出,2017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划分为-43.27亿元、-35.14亿元、-63.78亿元及-72.27亿元。

  在此期间,公司高层的人事变更也时有发生。2019年至今,北汽蓝谷先后历经了3次总司理变换。9月12日,公司原董事长徐和谊因事情原因,向董事会提出辞去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等职务。9月30日,姜德义先生接任公司董事长。

  换电风口仍未到来

  在此配景下,北汽蓝谷开始全力结构新能源车换电模式。 “续航难”、“充电难”一直是行业顽疾,换电模式可以一定水平上缓解这一难题,不外由于种种原因,该模式一度寂静。今年在政策推动下,换电模式再度成为市场焦点。

  此前4月,国家公布的相关政策提到,新能源乘用车补助前售价须在30万元以下(含30万元),而“换电模式”车辆不受限制。11月2日,国务院公布的《新能源汽车工业生长计划(2021-2035年)》提出,要“加速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勉励开展换电模式应用”。

  受此影响,北汽蓝谷股价自11月以来连续飙涨。12月3日,北汽蓝谷曾创出年内新高10.54元/股,不外越日股价便惨遭跌停。停止12月4日,北汽蓝谷今年以来涨幅达57.19%,近一个月涨幅达32.66%,而同期沪深300指数涨幅划分为23.66%、5.24%。

泉源:股价图

  作为最早结构换电业务的车企之一,现在,北汽蓝谷的换电模式已在北京、厦门、兰州、广州等19座都会投放了凌驾20000辆EU300换电版出租车,并已累计建设换电站凌驾247座,总换电次数已高达490万次以上。

  不外据不完全统计,北汽蓝谷今年停止现在销售的2万多辆新能源车、2019年销售的逾15万辆新能源车,以及2018年销售的10万辆新能源车等几十万辆汽车,基本都是普通充电模式,并不与该换电模式兼容。

  对此,李泽晗对《投资者网》称,换电业务如今做出来的只有蔚来,可是换电模式也有瓶颈,好比电池的储存等问题。如今行业尺度未统一,铺设成本高昂,换电模式的大规模应用以及真正的风口或仍未到来。

  此前的8月3日晚间,北汽蓝谷披露非公然刊行股票预案,拟刊行不凌驾10.48亿股股份,募资不凌驾55亿元,用于旗下子公司北汽新能源ARCFOX品牌高端车型开发及网络建设、5G智能网联系统提升、换电业务系统开发项目及增补流动资金。

  而在此前,北汽蓝谷曾经多次举债。1-6月,公司公布了一期利率为3.6%的中期债券10亿元和利率3.2%及2.76%的两期超短期债券25亿元;6月18日,公司又宣布公然刊行本金总额不凌驾30亿元的公司债券。

  在行业竞争日益猛烈的大情况及自身资金紧张的约束下,北汽蓝谷高端市场之路是否好走?《投资者网》将连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