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导航]艾录股份三冲IPO:毛利率下行,子公司亏损引问询

By | 2020年12月22日

  陈诉期内,艾录股份营业收入出现逐年上升趋势。然而,其毛利率受上游原质料价钱影响较大逐步走低,子公司的亏损状态也引发多次问询 

  《投资时报》 研究员 董琳 

  现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日常消费时除了注重产物的品质外,更多的会被产物的外在包装所吸引。受小朋侪喜欢的妙可蓝多奶酪芝士棒,就凭借其色彩亮丽的产物包装乐成吸引了消费者的注意。 

  克日,一家为妙可蓝多提供奶酪包装服务的企业——上海艾录包装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艾录股份)向深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书。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该公司第三次申报IPO。 

  艾录股份建立于2006年,于2014年挂牌新三板。2017年5月艾录股份向证监会提交招股书申报创业板IPO;2018年4月,因该公司拟凭据证监会相关要求举行三类股东清理及股权结构调整事情,向证监会撤回IPO申请文件;同年5月艾录股份再次向证监会报送了首次刊行股票相关质料,2020年该公司因更改领导券商再次撤回质料叫停了IPO申请。 

  而据招股书显示,此次艾录股份本次公然刊行股票总量不凌驾4850万股,占公然刊行股票后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不低于10%。投资项目包罗工业用环保纸包装生产基地扩建项目、复合环保包装新质料生产线技改项目、智慧工厂信息化升级革新项目,合计资金5.32亿元,使用召募资金约3.11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招股书注意到,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下称陈诉期),艾录股份的营业收入出现逐年上升趋势。然而,其毛利率受上游原质料价钱影响较大逐步走低,子公司的亏损状态也引发多次问询。 

  毛利率逐年下滑 

  据该公司招股书披露,陈诉期内,艾录股份营业收入划分实现4.59亿元、5.46亿、6.45亿元和3.28亿元,2018年及2019年同比增速划分为18.95%和18.13%;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划分实现0.57亿元、0.52亿元、0.64亿元和0.45亿元,呈颠簸趋势。 

  2017年至2019年,艾录股份营业收入虽然逐年上升,不外其综合毛利率划分为34.20%、30.40%、29.68%,呈一连下滑态势。 

  分析人士认为,一方面,该公司原质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一直维持在75%以上,而毛利率受原质料价钱颠簸影响较大;另一方面,该公司所处工业链职位较低,无法将上游涨价的影响通报给下游。 

  现在,艾录股份的主营业务为工业用纸包装、塑料包装和智能包装系统的研发、生产、销售。从收入组成上看,工业用纸包装产物是艾录股份最主要的收入泉源。 

  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工业用纸包装产物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的比例划分为94.10%、92.44%和83.46%,而工业用纸包装产物的成本主要为原质料成本,其中原纸是原质料成本变更的焦点驱动因素。期内,该公司原纸占原质料成本的比例划分为79.36%、79.48%和79.73%。 

  凭据中国浆纸披露的国际与海内纸浆价钱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7年尾纸浆价钱连续相对较为平稳,2017年下半年纸浆价钱快速攀升,最高涨幅超40%,2018年价钱基本处于高位,直到2019年才回落到正常水平。受纸浆价钱的影响,艾录股份工业产物包装产物单价及对应焦点原质料原纸的采购价钱均大幅提升,2017年至2019年,工业用纸包装产物由3.08元/条上升到3.23元/条,增幅4.87%;原纸由6.21公斤上升到7.13公斤,增幅为15.46%。 

  纵然2019年纸浆价钱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平,艾录股份同期毛利率仍处于下滑态势,分析人士认为,或许与该公司2018年价钱高位时囤积高价原质料有关,该公司或误判了纸浆价钱的跌涨促使其存货价值攀升,导致2019年该公司存货减价损失从2018年的210.91万元飙升到905.51万元,同比增长329.33%。 

  以上可以看到,原质料价钱颠簸和库存占比力高,是影响艾录股份毛利率整体下滑的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中国包装行业集中度较低,大多数企业产能规模较小,整个行业具有规模优势的企业相对较少,同时陪同着上游造纸行业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削弱了艾录股份对上游议价的能力。 

  而该公司下游市场涵盖化工行业、建材行业、食品行业、食品添加剂行业及医药行业等众多领域,主要客户妙可蓝多(600882.SH)、沈阳化工(000698.SZ)、东方雨虹(002271.SZ)、立邦投资有限公司都是各自行业的领先甚至龙头企业,艾录股份对其议价能力较弱,无法将原质料涨价带来影响通报给下游,这也是该公司营收业绩虽连续增长,但毛利率仍呈下滑趋势的另一原因。 

  艾录股份工业用纸包装产物及其焦点原质料原纸的采购价钱颠簸情况

  

  数据泉源:公司招股书 

  子公司亏损商誉减值 

  《投资时报》研究员翻阅该公司招股书发现,针对艾录股份全资子公司锐派包装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下称锐派包装)的投资失利和连续亏损,证监会两次问询回复均有提及,关注点落在锐派公司独立的连续谋划能力以及其发生的商誉减值。 

  锐派包装建立于2014年6月,主要从事包装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包装设备的设计、销售、安装、维修。其提倡人股东为艾录股份实控人陈安康及其女陈雪骐,两人划分持有锐派包装10.8%股权。 

  在锐派包装建立两个月后,艾录股份同年8月完成在新三板的挂牌。2015年9月艾录股份以10.15元/股价钱向锐派包装其时的全体股东曹连成、陈安康、陈雪骐等11名自然人刊行约317.73万股股份,用以购置对方合计持有的锐派包装100%股权,股权购置价为3225万元。凭据评估陈诉,停止2014年尾,锐派包装净资产账面价值仅约为377.3万元,此次收购泛起了较高的溢价。 

  然而,被艾录股份收购的锐派包装,2015年至2017年并未实现业绩答应。因收购锐派包装时存在业绩对赌,2017年艾录股份对收购锐派包装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245万元。而锐派包装2018、2019年度实际谋划业绩中,收入成本净利润均低于预测数据,停止2017年12月31日,锐派包装商誉已全额计提减值。 

  同时,招股书显示,2019年锐派包装实现净利润亏损1475.79万元,对此艾录股份称锐派包装亏损的主要原因系业务模式变化、生产谋划异地搬迁和谋划计谋有待优化。 

  欠债总额连续增长 

  《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艾录股份的欠债总额连续增长。陈诉期内,该公司欠债总额划分为2.26亿元、3.02亿元、4.41亿元和4.14亿元,2019年欠债总额较2017年增加近一倍。2018年尾,该公司流动欠债较上年尾增加5662.11万元,增幅为29.21%,2019年尾,该公司流动欠债较上年尾增加9075.29万元,增幅为36.24%。 

  停止2020年6月30日,该公司在可预见的未来12个月内,需归还的有息欠债主要包罗短期乞贷及一年以内到期的非流动欠债合计金额为1.34亿元,合计占公司流动欠债的比例为43.84%。可以看到,该公司的流动欠债主要包罗短期乞贷、应付账款和应交税费等,陈诉期各期末三者合计占流动欠债总额的比例凌驾75%。 

  从偿债能力方面来看,陈诉期各期末,艾录股份流动比率划分为1.76、1.68、1.51和1.66,速动比率划分为1.10、1.05、1.09和1.09。其中2018年尾、2019年尾和2020年6月末,该公司流动比率及速动比率相对较低。 

  艾录股份偿债能力指标

  

  数据泉源:公司招股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