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东控股从“靓仔”到“渣男”只用13天 “十连崩”后平均每户巨亏181万!

By | 2020年12月8日

  12月8日,仁东控股(002647)又“一字”跌停了。从11月25日开始,其股价已一连10个跌停了。8日,仁东控股通告称,公司于2020年12月4日收到公司独立董事柴晓丽递交的书面告退陈诉,引起了市场的哗然。

  近期,仁东控股被多重风险缠身,包罗国资退场、贷款逾期、资金紧张、连续亏损、商誉太高,究竟哪个才是其十连跌停的真正原因?

  股价被“腰斩”

  股东平均每户亏损181万

  公然资料显示,仁东控股是一家多元金融类上市公司,公司以支付、融资租赁、商业保理、供应链治理、互联网小贷为主营业务,驻足为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提供服务。

  12月8日,仁东控股再度跌停,报20.98元/股。现在,总市值已跌至117亿元,市值缩水238亿元。11月20日,仁东控股总市值一度高达355亿元。

  据公司三季度末的统计数据,仁东控股股东人数为13090户,以此估算,11月20日至12月8日的13个生意业务日内,其股东平均每户亏损181.82万元。

  而在此之前,仁东控股股价从年头的16.74元最高涨到64.72元,暴涨了4倍。

  值得注意的是,仁东控股业绩处于连续下滑状态。2019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2989.97万元,同比下滑43.57%。三季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7.54亿元,同比增长了89.77%;而净利润则亏损了2192.3万元,同比下滑了144.5%,处于增收不增利的状态。

  11月17日,仁东控股通告,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决议终止旗下子公司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团体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金科团体”)对仁东控股的股份托管,仁东控股由此开启了“闪崩”之路,并成为A股近期跌得最惨的股票。有市场人士分析,或许是由于海淀国资的退出令市场有所担忧,才造成了公司股价的一连跌停。

  2019年7月,仁东控股将自身21.27%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海金科团体行使,仁东控股的实控人也因此变换为海淀国资委。此前海金科团体答应在托管期内,完成为上市公司提供的直接或间接资金支持原则上不凌驾50亿元。但如今海淀国资选择退出,无疑是让仁东控股的资金链雪上加霜。

  “十连崩”背后

  股权冻结等多重风险缠身

  仁东控股股价“闪崩”,外貌上看是由于控股权的转移,但更深条理的原因则直指债务高企。

  停止三季度末,仁东控股流动欠债为23亿元,金融机构乞贷本息6.41亿,谋划性欠债3.32亿,其他流动欠债13.27亿;公司账面上钱币资金虽有13.65亿元,但受限的资金为13.14亿元,占比高达96%。10月29日,仁东控股通告称,公司在兴业银行的贷款逾期,3.5亿短期贷款本金不能如期归还。而彼时仁东控股的股价尚在60元四周的高位彷徨。

  在仁东控股“十连崩”期间,公司一共公布了4份股价异动通告,均表现公司“一切正常”。但12月7日,仁东控股一则控股股东股权遭冻结的通告,使得公司处境越发艰难。

  公司通告称,控股股东仁东信息的部门股权在12月4日遭到司法冻结,本次冻结涉及的股份数量为1490万股,占仁东信息所持股份比例的11.33%,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66%。现在,仁东信息及一致行感人所持股份6成以上已被质押。详细来看,仁东信息、仁东天津划分有8895万股、1088万股股份处于质押状态,占其所持股份比例划分为67.63%、36.91%。

  追溯到仁东控股当初与海金科团体互助之前,2019年3月,自然人霍东作为实际控制人的仁东控股,控股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东信息”)、实际控制人霍东及一致行感人天津和柚技术有限公司持有的仁东控股部门股权已经被司法冻结。同年5月,又因资金紧张,仁东控股向控股股东仁东信息以7.5%的年利率乞贷不凌驾30亿元。

  与此同时,仁东控股还面临着商誉减值的风险。仁东控股三季报显示,停止三季度末公司商誉约9.99亿元。而同期公司净资产为9.66亿元,也就是说,停止三季度末,仁东控股商誉占净资产比例为103.40%。若公司发生商誉减值,风险极大。

(文章泉源:金融投资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