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信通信]德威新材13.8亿应收票据“迷雾重重”(上):有供应商时任负责人是实控人兄弟,有的屡作债务担保

By | 2020年12月8日

   每经记者 胥帅 每经编辑 张海妮

  截至今年6月30日,德威新材(300325,SZ;昨日收盘价3.35元)应收票据账面余额为13.8亿元。德威新材的票据问题屡屡被交易所问询。

  上市公司用存款或者银行承兑汇票向供应商支付预付款,中途停止采购,供应商却以商业汇票方式返还。企业信用为商业汇票背书,不少上市公司对该类汇票慎之又慎。

  尽管德威新材一再在回复中强调,公司与出票人没有关联关系,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深入调查发现,四大逾期未兑付的供应商与德威新材的关系远不是公告中轻描淡写的那样。

  有供应商时任(2019年)法定代表人/负责人是德威新材实际控制人的兄弟,且还欠税38.1元;有供应商为实际控制人债务作担保,借款更是经供应商账户到了实际控制人那;有供应商自愿拿出设备为德威新材实际控制人债务担保;还有供应商年报登记地址就在控股股东办公地。

  四大逾期未兑付的供应商与德威新材的关系远不是公告中轻描淡写的那样简单 杨靖制图

  德威新材票据疑云被一点点吹散,上市公司能否回答:这些供应商和实际控制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应收票据陡增:去年计提坏账近3亿,今年逾期未兑付已超4亿

  今年,德威新材实控人周建明的日子不好过。德威新材控股股东德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威集团)所持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且几乎全部质押。因为德威集团股票质押违约,无力履行购回义务,部分持股还遭遇司法拍卖。11月6日,德威集团被司法拍卖的2581.4万股已经完成过户登记。

  德威新材的业绩也不好,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7.04亿元,同比下滑18.19%;净利润亏损6429.68万元。

  截至今年6月30日,德威新材应收票据账面余额为13.8亿元。德威新材的应收票据主要是商业承兑汇票。相比银行承兑汇票,商业承兑汇票更依赖开票企业的财务状况和诚信度。德威新材的应收票据出票人主要是供应商。

  根据德威新材的解释,2019年上半年,公司以银行存款及银行承兑汇票的形式向供应商预付了部分材料采购款。2019年下半年,因为行业不景气等多种原因,德威新材接受供应商暂以商业汇票的形式退回原采购协议中未履行完毕部分所对应的货款。

  简单说,德威新材向供应商预付采购款,通过存款及银行承兑汇票,供应商百分之百能收到预付款;而当部分交易取消,供应商却以商业承兑汇票方式退回货款,德威新材收到的是可能产生坏账损失的票据。去年,公司确认应收票据坏账损失2.76亿元,对应的计提坏账比例为20%。

  一名电缆行业上市公司董秘告诉记者,两家公司是否由汇票结算,是商业个体之间磋商的事情。“我们看重出票人的兑现能力,一般只收央企且数量不多。”

  该董秘表示,如果出票人无法兑付,他们会向法院起诉。

  2017年以前,德威新材每年的应收票据波动并不明显。但是从2017年开始,德威新材应收票据金额突然大增,2017年~2019年年报披露,对应期末金额分别为5.78亿元、9.26亿元和11.04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德威新材披露的部分应收票据方涉及实控人周建明的兄弟,个别还与周建明、控股股东有债务担保的情形。

  截至2020年10月31日,德威新材应收票据逾期未兑付的金额为4.72亿元,涉及4家公司——苏州乾威电气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乾威电气)、苏州德都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都实业)、安徽科正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正新材料)、扬州正威科技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威科技)。其中,单笔逾期天数最短的是16天,最长的有46天,单个出票人未兑付金额最低也超过1亿元。

  在更早之前的2019年年报问询函回复中,德威新材撇清了和乾威电气、德都实业的关联关系,并且强调上述票据与双方采购、贸易业务相关。但记者调查发现,尽管没有表面上的关联关系,但上述公司和德威新材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票据大户之一:乾威电气时任负责人是上市公司实控人兄弟

  这几家未兑付的应收票据“大户”到底和德威新材是什么关系?

  先看第一家乾威电气。乾威电气于2019年10月~12月向德威新材开具了多张商业承兑汇票,金额合计2亿元,承兑日在2020年10月~12月。

  乾威电气是德威新材曾经的关联方。根据德威新材招股书,乾威电气曾是德威新材实控人周建明之弟周建良控制的企业。2009年,周建良转出持有的50%股权,与德威新材不再有关联关系。目前,乾威电气的两大股东分别是钱建英和李善忠。

  乾威电气工商资料登记的地址是太仓市沙溪镇长寿北路66号。11月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太仓市沙溪镇长寿北路。长寿北路位于沙溪镇的郊外,沿线一侧是当地派出所和学校,另一侧全是农田。记者走完长寿北路的街道,并没有发现66号。

  根据地图导航信息,乾威电气对应地址只有长寿南路66号。这是一栋房屋,共有二层,看上去比较老旧。该房屋大门紧锁,里面已空置,地上还有一些杂乱物。二层同样杂乱,还有一些遗留下的衣服物料以及部分服饰公司的名片。

  该建筑物门前张贴有一张通知,落款为沙溪镇印北村村民委员会,时间为今年2月26日。通知的大致内容是沙溪镇印北村租赁给苏州德超制冷配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超制冷)的厂房(长寿北路66号),由于双方于今年1月1日已解除租赁合同,村委会要求向德超制冷租用厂房的各租户于今年3月20日前搬离。

  德超制冷是德威新材控股股东德威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沙溪镇印北村村民委员会一名知情人士处获悉:“老早就不做电缆了……(德超制冷)一直说转租给别人的,自己都没有动手做过。它不给我们租金,只有打官司。”

  该人士还表示:“他们说那里(长寿南路66号)是做仓库,你要开厂房,政府预审是通不过的。”

  记者还了解到,如果要在该地租用房屋做电缆设备,要通过政府预审,判断项目能不能做。该地对面即是当地的一所幼儿园。乾威电气的经营范围包括生产、加工、销售特种电线电缆。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德超制冷应支付沙溪镇印北村村委会租金46.7万元。根据村委会的债权明细公开表,截至今年9月,德超制冷应付给村委会10万元。9月,德超制冷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根据太仓市人民法院今年9月28日公布的执行裁定书,今年3月27日及9月7日,太仓市人民法院查到德超制冷只有零星银行存款。

  德都实业登记地址就在德威集团办公地 杨靖制图

  是否存在一种可能:乾威电气租用了德超制冷的厂房?

  诡异的是,今年6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苏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乾威电气、德威集团、德威新材、周建明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审调解书。尽管调解书并未公开,但为何无关联的乾威电气与周建明控制的德威集团和德威新材同被列为被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获得了一份国家税务总局太仓市税务局出具的欠税公告,内文披露了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纳税人欠缴税款情况。乾威电气赫然在列,欠缴个人所得税38.1元。而乾威电气法定代表人或负责人一栏正是周建良。

  乾威电气2013年年报、2016年年报均公示了财务状况。2013年,乾威电气的资产总额为1107万元,所有者权益合计246万元,营业总收入为30万元,净利润亏损79万元,纳税总额为9000元。而在2016年,乾威电气的资产总额为3632.2万元,所有者权益合计33.56万元,营业总收入为25.54万元,净利润亏损80万元,纳税总额为5.3元。如果按照这两年的财务数据,乾威电气显然没有对过亿票据的兑付能力。时过境迁,现在的乾威电气是否有足够的兑付能力?

  如果只是简单的房屋租赁关系,如何解释周建良在乾威电气的时任法定代表人或者负责人身份?德威新材实际控制人的兄弟周建良是否是乾威电气真正的实际控制人?

  12月5日,记者拨通了乾威电气2019年年报登记的电话。当记者核实对方是否是乾威电气人士时,对方予以否认并表示:“你打错了。”

  票据大户之二:德都实业年报登记地址曾在控股股东办公地

  另一家供应商是否与德威新材实控人关联,目前外界尚难知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德威新材2019年年报发现,公司收到德都实业于2019年10月至12月开具的多张商业承兑汇票,金额合计1.9亿元,承兑日在2020年10月~12月。

  德都实业现在已更名为苏州德都特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都特),两大股东是周粼、施健荣。

  德都特现在的地址是太仓市城厢镇郑和中路65号奥森尚座2幢1712室。奥森尚座是一栋高密住宅,内部房屋类似于公寓结构。记者找到1712室,外面看是典型的住房。11月10日记者多次敲门,都无人应答。

  今年4月21日以前,德都特还是德都实业,住所还在太仓市城厢镇郑和中路309号1幢1908室。据2015年~2019年年报,该住所一直是德都实业的登记住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探访发现,该地址是太仓发展大厦。而从太仓发展大厦到奥森尚座的步行距离还不到400米。太仓发展大厦19楼是德威集团办公地。11月9日傍晚6时30分,记者在该地发现,19楼仅有一道可供进出的玻璃门,大门紧锁,前台显眼处挂有“德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招牌。

  这意味着4月21日之前,德都实业登记地址就在德威集团办公地。记者拨打了德都特2019年年报登记的电话,语音提示已停机。

  为何德都实业2019年年报登记地址与德威集团办公地重合,真正的德都实业在哪里?

  票据大户之三:正威科技曾为上市公司实控人的债务作担保

  正威科技则是德威新材的另一应收票据“大户”。截至今年10月31日,正威科技涉及的应收票据逾期未兑付金额为1.08亿元,香港正威国际有限公司持有正威科技100%股权。

  工商资料显示,正威科技的地址是扬州市邗江区刘庄路6号。11月1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扬州市邗江区刘庄路6号,这是当地比较集中的工业区。该处大门上有“扬州德威新材料有限公司”的牌子,但野草几乎把牌子全部遮住。这里的厂房较大,偶尔能看见一两个工人出入。

  扬州德威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州德威)是德威新材的控股子公司,德威新材持股70%,正威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0%。

  正威科技和德威新材控股子公司在一个地方,德威新材曾在招股书中解释了正威国际集团有限公司、香港正威国际有限公司、正威科技、扬州德威的关系。2009年12月20日,扬州德威与正威科技签订了《工业厂房租赁协议书》,扬州德威向正威科技租赁使用场地。2008年,德威新材曾向正威科技垫资不超过3000万元修建厂房。正威国际集团有限公司、香港正威国际有限公司是两家不同的公司,名称类似但没有关联。

  “现在正威和德威都不在这里了。”门口保安表示,门口德威的牌子是以前写的,现在不用了,现在该处是扬州江润新材料有限公司,“正威的人走了,换了一套领导班子”。该名保安否认了正威科技和扬州德威是一家公司。

  另有一名来自厂区内的员工表示,正威科技和扬州德威不是一家公司,“都是在一起,搞这一行的”。

  11月19日,记者碰到从该处出来的一名员工。该员工自称以前在正威科技待了七八年,现在做PVC材料。他则说出了不一样的情况(以下为记者采访该员工内容)。

  问:“以前正威和德威是一起的吗?”答:“是一起的,是一个公司,一个总公司。”

  问:“一直都是一个总公司管?”答:“原来是德威总公司。”

  问:“两个公司是独立的?”答:“正威是德威的下头单位。”

  问:“现在的公司和德威、正威有没有关系?”答:“没关系了,现在这边的厂房已经拍卖了。”

  问:“为什么拍卖?”答:“正威欠人钱,人家起诉拍卖。”

  正威科技和扬州德威的关系不禁让人怀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裁判文书网找到了一份民事判决书,正威科技曾为德威集团和周建明的债务提供担保。2018年8月30日,江阴华能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能企业)因情况紧急,要求法院冻结德威集团、周建明、正威科技银行存款2.4亿元或查封其等值财产。

  2019年12月21日,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民事判决书,更详细地阐述了正威科技为德威集团、周建明的担保过程。因德威集团、周建明未按期履行还款义务,华能企业诉至法院。

  德威集团、周建明被法院要求向华能企业偿还本金1.82亿元。正威科技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根据法院认定的事实,2018年6月29日,华能企业、德威集团、周建明三方签订《还款协议书》,其中载明的一项内容为,2018年5月23日至25日,华能企业按德威集团、周建明指示,通过向正威科技转账方式再次向德威集团、周建明出借1.82亿元。

  另外法院查明,正威科技与华能企业签订《保证合同》,约定正威科技自愿为德威集团、周建明于2018年5月29日签订的《还款协议书》项下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于2020年10月23日披露的执行裁定书,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拍卖了正威科技位于扬州市维扬经济开发区土地及附属设施,以4903.5万元的总价成交。

  根据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10月13日的限制高消费令,由于正威科技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公司及法定代表人顾家龙被限制高消费。

  涉及上述借贷纠纷的执行裁定书,还提到拍卖科正新材料自愿为德威集团担保而提供的自动控制给料系统等13套设备,拍卖款305.6万元。截至10月31日,德威新材对科正新材料的应收票据逾期金额为1.22亿元。

  如果仅仅是简单的供应商关系,科正新材料、正威科技这两大应收票据方为何愿意对德威集团、周建明的过亿债务担保?为何华能企业要按照周建明的指示,先把钱打到正威科技?

  11月25日,记者致电科正新材料,欲采访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90%)、总经理钟平。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他(她)不知道,就不用再打电话过来了。”尔后,对方挂断电话。

  票据大户之四:科正新材料与德威新材在保理业务上有交集

  此外,正威科技还卷入德威集团、周建明与苏州禹海置业有限公司的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根据2020年8月13日太仓市人民法院公布的执行裁定书,德威集团于2020年4月15日前支付原告苏州禹海置业有限公司购房款1238万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正威科技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根据2020年8月13日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太仓市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德威集团要结欠太仓市弇盈供应链有限公司借款本金7000万元及利息1080万元。周建明、正威科技、河南德威置业有限公司、河南德威电缆实业有限公司对德威集团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科正新材料同德威新材还有保理业务上的交集。2019年下半年,科正新材料的资金链出现短暂断裂,没有足够的资金及时归还所欠德威保理(德威新材子公司)的保理款项。德威新材在2019年年报问询函回复中提到,德威新材预计科正新材料的经营状况有可能还不能完全好转,德威保理对期末应收保理本息款5030.67万元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吊诡的是,截至今年6月末,德威新材的预付账款余额为9400万元,较期初增长238%。科正新材料是德威新材第四大预付款方,截至今年6月30日的期末余额为251.9万元;而截至9月底,“已履行完、全额结转”。

  德威新材表示,交易对方与公司、实际控制人、董监高人员不存在关联关系,也不存在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 截至今年6月30日,德威新材的第一大预付款方是扬州安顺利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顺利化工),涉及余额5095万元。此笔预付款是用于采购熔喷料高端产品的PP树脂。今年4月30日,德威新材新增应收票据中就包括安顺利化工的一笔2亿元票据,票据期限为一年。

  安顺利化工2016年~2019年年报中的地址也是扬州市邗江区刘庄路6号,且上面登载的座机电话同正威科技2019年年报上的电话一样。除电话外,正威科技2015年、2016年年报登记的邮箱和安顺利化工2019年年报登记的邮箱一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拨打安顺利化工的座机电话,语音提示电话已关机。

  安顺利化工是德威新材的老合作方,它曾在2011年是公司的第四大应付票据方。

  新增票据方欣科化工否认是票据出票人是否有足够兑付能力?

  今年上半年的新增票据中,德威新材4月30日收到上海欣科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科化工)金额为2亿元的票据。

  去年10月至12月,上海巨科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科化工)向德威新材开具多张商业承兑汇票,金额2.1亿元。

  2013~2017年,巨科化工年报的通信地址、联系电话和欣科化工一致。欣科化工和巨科化工现在的地址接近,都在上海市金山区枫泾镇一号桥北堍2号,前者在17号厅16室,后者在31号厅8室。

  上述一致的电话来自杨宝根。欣科化工的股东和执行董事正是杨宝根,持股比例达到90%。根据德威新材的招股书,杨宝根是公司的发起人股东之一,完成股改时的持股数量为26.59万股,持股比例为1.32%。杨宝根还是乾威电气的前股东。2009年8月12日,周建良转让乾威电气50%股权之前,杨宝根持有乾威电气5%的股权。

  11月23日,杨宝根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否认自己曾经持股乾威电气,“我没有的”。

  “原来买材料,它(德威)后面不买了。”杨宝根表示,德威新材当时要做口罩料,买原料,“当时价格涨太厉害,后面又跌下去,所以德威新材不要了。”

  结合德威新材公告,公司今年曾想建设聚丙烯熔喷专用料生产线。

  根据杨宝根的说法,他的下家给出的也是票据,“人家给我票据,我就给它票据……票据也是钱,他们同意收的,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这可解释用票据退还采购款的原因,同时杨宝根提到欣科化工不是出票人。

  对于巨科化工和欣科化工的关系,杨宝根称,巨科化工和欣科化工是两家公司,彼此没有关系,“黄萍萍(持有巨科化工90%股权)出国了,叫我帮他(她)管一管,代管一下。巨科化工的票据是经过同意的,法人(应为法定代表人)知道这件事。”

  杨宝根还向记者表示:“周建明,我认识的……资金有问题,我是知道的。”

  既然欣科化工不是票据出票人,那真实的出票人是谁?是否也有足够的兑付能力?

  德威新材实控人周建明曾为公司供应商菲尔普斯借款作担保

  德威新材2020年半年报前十大预付款交易方中,苏州菲尔普斯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菲尔普斯)是公司第二大预付款方,期末余额900.7万元,采购用于熔喷料高端产品的抗氧剂和交联剂等添加剂。

  2019年10月至12月,菲尔普斯向德威新材开具了多张商业承兑汇票,金额合计5.4亿元,承兑日为2020年4月至12月不等。

  德威新材在2019年年报问询函回复中称,截至今年4月末,菲尔普斯的3.998亿元票据已到期收回。菲尔普斯的两大股东是施建华、秦伟,持股比例分别为70%、30%。施建华是菲尔普斯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秦伟是监事。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扬州德威设立时的法定代表人也叫秦伟,且曾经是该公司的总经理。截至2018年9月15日,扬州德威的总经理还是秦伟。

  目前,尚无法证实上述两个秦伟是同一个人。

  周建明还参股了苏州广昌和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昌和),持股比例是30%。广昌和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也叫秦伟。2015年,广昌和的法定代表人是周芳。2017年,周芳时任太仓德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副主任,周建明曾是她加入苏州民进的介绍人。

  广昌和工商资料显示的地址是太仓市郑和中路发展大厦1906室,也就是德威集团所在地。在2015年~2018年年报中,菲尔普斯登记的通信地址也是在发展大厦19楼,即德威集团所在地。去年9月30日,菲尔普斯将住所从科教新城健雄路1号变更至娄东街道上海东路168号。

  11月10日,记者来到菲尔普斯所在地汇金大厦1105。菲尔普斯的办公室不大,由一间大办公室和两间隔开的小办公室组成。记者在菲尔普斯办公室见到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她一再强调不清楚和德威的系列票据情况,“我只是工作人员,不是负责人,你问这些(票据),我不是很清楚。”当提及2018年,菲尔普斯的通信地址为何与德威集团一致时,她表示,“忘记了,不记得了,有那么久了,有可能年纪大了,记性不好”。

  不过,同正威科技类似,菲尔普斯也卷入了周建明、德威集团的金融借款纠纷。根据2020年8月13日太仓市人民法院公布的执行裁定书。菲尔普斯被要求于今年2月底前支付原告上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行票据款本金2315.7万元及逾期利息109万元。

  若菲尔普斯到期未能履行第一项债务,上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行有权就德威集团名下位于太仓市城厢镇郑和中路309号1幢XXX、XXX、XXX、XXX、XXX、XXX、XXX、XXX室房屋折价或者拍卖等。河南德威电缆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周建明)、周建明对菲尔普斯第一项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今年4月28日,该法院扣划菲尔普斯银行账户1万元。

  实际上,菲尔普斯2019年、2020年多次与德威集团、周建明被宁波银行、上海银行等告上法庭,涉及金融借款、票据付款请求权等纠纷。案件大都以调解方式结案,上述也是少有公开的一份。

  今年4月26日,苏州市姑苏区人民法院向菲尔普斯出具了限制高消费令,涉及案件为宁波银行苏州分行和它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由于菲尔普斯未在指定日期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菲尔普斯和实际控制人施建华被限制高消费。不过,最新限制高消费人员名单里已没有菲尔普斯。

  不过,与正威科技相反,这一次是德威新材关联公司及周建明对菲尔普斯的借款作担保。

  “如果供应商法定代表人或者负责人是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兄弟,这家供应商可能会被认定为关联法人。”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王怀涛律师表示,根据深交所上市规则,直接或者间接持有上市公司5%以上股份的自然人,与他有密切关系的家庭成员(包括兄弟)属于上市公司的关联自然人。而关联自然人如果直接或间接控制供应商或者作为供应商的董事、高管的话,这家供应商就属于关联法人,“达到应披露金额标准就应该披露。”但是涉及实际控制人和供应商债务担保的,只要不涉及上市公司对外担保,是没有要求必须披露的。

  12月4日,记者就应收票据方相关问题致电德威新材负责信披的部门。在此之前,记者已发去相关采访函。对方表示:“采访问题已转交给董秘。”但截至发稿,记者未获回复。

  (实习生范芊芊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