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交易日市值蒸发逾22亿元 大连圣亚相关利益方能否共克时艰?

By | 2020年12月8日

本报记者 李勇

对于大连圣亚,2020年绝对是“艰屯之际”。正如公司“鲸彩圣亚”民众号12月5日下午所发的一条推文所述,疫情和焦点治理层变更,对公司而言,是双重挑战。自12月1日以来,大连圣亚遭遇一连跌停,短短五个生意业务日,市值蒸发逾22亿元。针对股价大幅颠簸,大连圣亚在该篇推文中招呼众志成城,共克时艰。

此前在官方网站以及“鲸彩圣亚”民众号中,大连圣亚曾公布反腐通报,称原治理层存在贪腐行为,并在通报中点名原董事长王双宏及其儿子王奕盟,以及原总司理肖峰。12月7日,王奕盟就相关内容举行了公然回应,称不容抹黑,将通过执法手段举行维权。

接连五个跌停

大连圣亚12月份以来的接连跌停并非毫无征兆,11月份的最后几个生意业务日,公司股票就已经一连多日小幅下跌。

12月1日的直接跌停打破了公司近一年来的横盘走势,也让许多投资者措手不及。当日7万余手封单将大连圣亚死死地压在了跌停板,全天仅成交691.1万元,换手率0.14%。

直接的“闷杀”进一步引发恐慌情绪,12月2日,大连圣亚再度跌停开盘,跌停价上的压单较前一日也大幅放大,足足有17万余手之多。当日晚间,大连圣亚披露股票异常颠簸通告,称经公司自查,现在日常谋划情况正常,市场情况或行业政策未发生重大调整,生产成本和销售等情况未泛起大幅颠簸,内部生产谋划秩序正常。公司确认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不外,这份通告显然无法取消市场疑虑,12月3日,大连圣亚继续一字跌停。当日,上海证券生意业务所也向大连圣亚发函,询问公司是否存在谋划风险。12月3日晚,大连圣亚还进一步披露相关诉讼希望,称已向法院提供名下房产及对应土地作为其他等值担保产业,原来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已经排除冻结。公司重要股东磐京基金也提出增持计划,拟于未来6个月内增持不低于1000万元,不凌驾公司总股本的1%。

12月4日,大连圣亚披露股东董事增持实施效果通告,称停止12月4日,股东董事杨子平已累计增持431.2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35%,增持后杨子平持有公司股份644.0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增持计划已实施完毕。

不外这个增持通告,与公司近期股价并没有什么直接关系。通告显示,在股价大幅颠簸的这些天里,杨子平持股并没有泛起变化,其最后一笔增持发生在今年的7月23日,其所增持股份现在已泛起较大水平的浮亏。

“缩量跌停,会让股票失去流动性,内里的资金争相出逃,将进一步引发踩踏。”有市场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提醒到,近期有多只个股泛起一连跌停,投资者应多关注其中可能蕴含的风险。

数据显示,停止12月7日收盘,大连圣亚已经一连五个生意业务日跌停,公司总市值较今年11月末时已跌去逾四成。12月7日晚,大连圣亚再度披露异常颠簸通告,称生产谋划正常,确认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国资股东星海湾投资在回复大连圣亚时称,作为公司重要股东之一,现在对上市公司没有控制权,不是公司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也不是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公司没有在股票异动期间买卖股票,也不存在有可能对公司股价发生重大影响的应披露未披露事项。

此外,WIND金融终端统计的股权质押数据显示,星海湾投资所持有的全部大连圣亚股权处于质押状态,质押日的股票参考价为24.67元/股,大连圣亚当前股价也已经迫近这一数值。

原治理层存在贪腐?

在原团队的多名高管团体告退后,大连圣亚顺利实现“权力交割”,本以为今年的“大戏”将告一段落,但11月份以来,公司网站以及“鲸彩圣亚”民众号公布的一系列“反腐”通报,又把公司拉回民众视野,系列通报直指公司原治理层损害公司利益,存在贪腐行为。

11月24日,大连圣亚在官网及“鲸彩圣亚”民众号通报称,新任治理人员开端观察发现,大连圣亚原高管通过原商业部卖力人操控上市公司,将27个商铺以极不合理低价恒久承包给相关企业和小我私家,公司已向大连市公安局请求刑事立案侦查。11月25日,大连圣亚又就“营口鲅鱼圈明白鲸世界海岸城项目”公布通报,称新任高管在清查账目历程中,发现此前公司谋划不规范,存在严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违法行为。通报称该项目运营历程中泛起大量关联公司,存在严重的利益输送问题。如该项目的可研陈诉系公司原总司理肖峰的关联公司出具,通报指出陈诉出具方的大股东系明白鲸世界文化生长(大连)股份有限公司监事,而明白鲸公司的大股东张国英是原总司理肖峰的老师。

该通报也多次牵扯到大连圣亚原董事长王双宏之子王奕盟,称项目工程设计事情由王奕盟实际控制公司对接处置惩罚,公司因此已经发生巨额损失,项目公司委托王奕盟实际控制的资质不足的公司来代建工程。此外,通报还称项目工程的实际施工方为项目互助方营口金泰珑悦,存在关联生意业务及非法转包的问题。

“公司今年治理层泛起较大变更,我们一直都以为平稳要紧,外拓的项目,很多多少都建得差不多了,不能说停就停,这样对公司的损失太大了。”一位相关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现,“大连圣亚相关反腐通报中的内容并不属实,查没有问题,但不能把‘活儿’都停下来不做,那样对公司,对互助方,对所有人都没有利益。”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因股权转让纠纷,营口项目的相关互助方营口金泰珑悦已向法院提起诉讼,镇江项目的相关互助方重庆顺源政信一号股权投资基金合资企业(有限合资)也于克日提出保全申请,法院已裁定冻结大连圣亚持有的镇江明白鲸海洋世界有限公司29.02%股权,冻结期限为3年。

能否共克时艰?

在“鲸彩圣亚”12月5日公布的相关推文中,大连圣亚表现新治理层面临不小压力,先后有诉讼以及账户被冻结等情况泛起,进入12月更是遭遇股票一连跌停,市值已蒸发20多亿元。

“可是庞大压力之下,我们反过来能对事情做出更清晰的判断,这些暂时的难题不外是前人挖的坑。对于圣亚已往几年所投项目和谋划治理上的一些问题,新治理层的态度异常坚决:‘市场化,法制化,紧守公司利益至上原则。’”大连圣亚在该篇文章中表现,现在有序推进的项目专项审计,是上市公司治理历程中很是须要的自查手段,公司的利益绝不能被极个体人操控和损害。而割掉毒瘤之后的新圣亚,轻装上阵,只会更好。

此外,据该篇文章通报,12月3日,大连圣亚召开紧迫集会,向中层治理人员做相关通报。公司高管、中层治理团队主动表现愿意买入公司股票,在中层治理团队动员下,这种自发的认购行为迅速扩散到公司下层,其中有120多名下层员工愿意每人拿出500到1000元来购置公司的股票。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12月7日,大连圣亚虽然依旧被封死在跌停板,但当日成交量较前几日显着放大,全天共成交1564万元,换手率0.49%。据公然披露的龙虎榜数据,当日买入最多的是江海证券哈尔滨一曼街营业部,该营业部净买入1004.13万元,占大连圣亚当日成交总额超六成。停止收盘时,大连圣亚跌停价上仍有近13万手的压单。

12月7日,《证券日报》记者还拿到一份王奕盟给大连圣亚治理层的公然信,王奕盟在信中表现,大连圣亚新任向导层上任后在相关通报中对其小我私家和公司频频举行抹黑,其多次主动寻求相同,最终都被拒绝,并称大连圣亚现治理层拒绝与相关政府、互助同伴以及他们相同解决问题。

“所谓大连汉斯修建设计研究所在那里,鲸MALL的低租高转的证据在那里?”对于大连圣亚反腐通告中曾提及的内容,王奕盟表现,该类言论无中生有,无事生非,系编造。记者通过天眼查App对王奕盟提到的设计院举行查询,并未发现有大连汉斯修建设计研究所这一单元。

王奕盟还提到,为资助大连圣亚解决资金难题,迈克团体曾乞贷给大连圣亚一千万元,停止现在已逾期,但仍未送还,公司方也没有任何表现。并称如果对方继续对其小我私家和公司举行言语攻击,继续拒绝相同赖账不还,将会通过执法武器主张自己的权利。

12月7日晚间,“大连圣亚海洋世界”微信民众号再度发文,公司董事长杨子平携总司理毛崴邀请大连圣亚全体股东于12月8日至12月18日期间免费游览圣亚海洋世界,视察场馆运营状况,并表现愿意为前来的股东提供500至1000元的差旅报销。12月8日破晓0点,“鲸彩圣亚”民众号也转发并推送了这篇文章。

对于大连圣亚舆情近期再度升温,上述市场人士认为大连圣亚近年来资金一直相对比力紧张,疫情在今年又造成了较大的影响,公司如果要走出当前逆境,还需各方齐心协力。如今相关互助方纷纷提起诉讼,并不是一个好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