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海力风电收入、采购、成本数据异常 巨额募投项目是否合理值得商榷

By | 2020年12月7日

  海力风电虽然在近两年赶上风电抢装潮“风口”使得业绩有明显提升,但若仔细读其招股书内容,可发现其披露的财报数据存在很多难以解释的疑点。随着风电抢装潮“风口”即将过去,公司很可能会面临产能过剩,业绩大降风险。

  江苏海力风电设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力风电”)近日发布了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在创业板注册上市。报告期(2017年至2020年1~6月),公司虽然赶上风电抢装潮“风口”,但若仔细读其披露的招股书内容,还是能够发现这其中是存在大量疑点的。

  除了收入、采购、成本各方面数据存在的大额差异外,风电抢装潮对于海力风电而言可谓是一把“双刃剑”,因为风电行业2022年后就将取消补贴政策,这对于募投项目刚刚建成的海力风电来说,很可能会面临投资收益率大幅下降的尴尬。

  营业收入数据有偏差

  招股书披露,海力风电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风电塔筒和桩基的生产和销售(如表1所示),其2019年营业收入为14.48亿元,考虑到这一年中增值税率变化的影响,其2019年的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16.47亿元左右。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有15.91亿元,剔除该年年末预收款项比上一年年末增加的3.87亿元影响,与该年度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了12.05亿元。

  将2019年含税营业收入16.47亿元跟相关现金流入12.05亿元做比较,可发现海力风电在该年度含税营业收入中还有4.43亿元没有收到现金。若用财会理论来解释,即这部分收入仍记在了年末的账上,并反映在应收款项的增长之中。也就是说,公司在这一年新增了高达4.43亿元债权。

  在合并资产负债表中,海力风电2019年年末没有应收票据,但有0.48亿元的应收款项融资和4.50亿元应收账款。此外,其2019年年末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有0.39亿元。综合起来,该年度应收款项的原值合计5.37亿元,跟2018年年末的4.71亿元应收款项原值相比,只增加了0.65亿元。很显然,这一数据和理论上应增加的4.43亿元债权相差了3.7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海力风电2020年1~6月的13.79亿元营业收入直追2019年全年收入,然而这半年的营业收入同样存在问题。按13%增值税率计算,2020年上半年的含税营收达到了15.59亿元。根据财务会计相关理论,在财务报表中必然有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或应收款项的增加,但《红周刊》记者从海力风电的合并财务报表中并未找到能够相互匹配的数据。

  其中,17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在冲抵合同负债(预收款项)增长额3.69亿元所对应的现金流量之后,与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了13.32亿元,同时,这一年的应收账款及其坏账准备、应收款项融资合计金额也只相较期初金额增加了0.01亿元。综合起来也只与13.33亿元的含税营业收入相匹配,与现实中的15.59亿元含税营收相差了2.26亿元。

  相同的方法分析2018年海力风电的营业收入相关数据,其也有2.59亿元的偏差。虽然招股书中提及公司有票据背书情况,即“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其他非流动负债分别为4637.79万元、1434.69万元、4520.92万元及5686.37万元,主要为公司在报告期各期末已背书转让但未到期的承兑汇票。”但这一数据很显然是无法解释上述分析中发现的巨额数据差异的。

  采购数据很可能不真实

  海力风电的产品风电塔筒和桩基都是风力发电机的大型零部件,需要大量的钢材料,其原材料采购中占比最大的就是钢板,其次是法兰,直接材料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约80%。此外,海力风电还采购了外包劳务和外协加工。

  根据招股书,2019年海力风电的原材料采购额有11.98亿元(如表2所示),外协加工费和劳务外包采购金额分别有0.65亿元和0.36亿元。虽然海力风电没有明确披露,但一般情况下,原材料采购、加工服务所适用的增值税税率跟劳务外包的税率是不同的。根据各月份16%或13%税率,按月均采购额来计算原材料采购、外协加工的增值税进项税额,按6%计算劳务外包的税额,则2019年度含税采购总额达到了14.66亿元。

  在2019年的采购规模之下,海力风电该年度“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10.84亿元,剔除0.86亿元预付款项增加的影响,于该年度采购相关现金流出了9.98亿元。这一规模相比14.66亿元含税采购总额还差了4.68亿元,理论上,这部分未付现金的采购需要形成新增债务记入资产负债表中。

  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2019年年末海力风电有应付票据2.16亿元、应付账款2.82亿元,两项合计虽然有4.98亿元,但跟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的合计金额3.28亿元只多出1.70亿元。很显然,这一数据与理论上应增加的4.68亿元债务相差很大,即有2.98亿元含税采购额得不到财务报表中相关数据的支持。

  海力风电2020年1~6月的采购规模在整体上已经超过了2019年全年,其原材料采购额有13.35亿元,劳务外包采购额有0.25亿元,外协加工费有1.72亿元,在考虑同期增值税进项税额之后,今年上半年的含税采购总额达到17.29亿元。

  同期,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有15.01亿元,再冲抵预付款项增长额1.93亿元对应的现金流出,可知上半年用于采购的付现额只有13.08亿元,与17.29亿元含税采购总额相比,仍有4.21亿元含税采购未能付现,进而形成新增债务。

  然而奇怪的是,虽然2020年6月末海力风电的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合计金额达6.98亿元,但比期初的4.98亿元也只多出2亿元,与理论上应该增加的4.21亿元负债相差了2.22亿元。

  虽然在上文中我们提到公司有票据背书支付情况,但在营业收入分析结果中,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分别出现了2.59亿元、3.78亿元和2.26亿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没有相关数据的支持,而同期采购活动中却出现出1.70亿元、2.97亿元和2.22亿元的含税采购额得不到财务报表相关数据的支持。如果说这是背书造成的影响,那么这两方面的差额应该大致相同才对,可结果却是有明显差异,这意味着,背书一说是难以完全解释其合理性的。

  此外,根据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无形资产等长期资产增减情况及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分析的结果可知长期资产购建对应付款项的增长情况并无太大影响。因此可判断,公司报告期内的采购数据有可能也是不真实的。

  成本有较大疑问

  结合海力风电的采购情况,《红周刊》记者进一步分析其原材料成本情况,发现其2018年成本数据竟然也出现数千万元异常。

  2018年,海力风电的原材料采购额有7.10亿元(如表3所示),而该年度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成本有5.80亿元。也就是说,除了已经结转到主营成本的部分,当年采购的原材料中还有1.30亿元仍在存货里面,一般情况下体现为存货原材料及各存货明细项目的原料成本合计增长了1.30亿元。

  可事实上,在2018年年末存货当中,原材料有0.64亿元,比上一年年末的金额0.21亿元增加了0.43亿元。这也就是说,剩余的1.30亿元采购的原材料已经有0.87亿元被领用于生产,并且计入到在产品、库存商品、发出商品等存货各明细项目的原材料成本中。再考虑生产加工过程中需要人工、制造费用的分摊等因素,那么,存货各明细项目的合计增长额肯定会高于0.87亿元。

  然而,招股书的存货构成情况显示,2018年年末除原材料之外,就是委托加工物资、在产品、库存商品、发出商品四个存货明细项目,合计金额1.92亿元,跟上一年年末的相同项目合计金额1.43亿元相比较,只增加了0.49亿元而已,跟0.87亿元还差很远。若再剔除其中的直接人工、制造费用等项目的影响,差距更大。如此情况意味着,海力风电的2018年营业成本、存货成本很可能存在巨大的差错,其招股书所披露的数据可能不真实。

  跟2018年成本情况分析结果不同的是,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海力风电的原材料采购及相关成本之间就没有明显的异常之处。

  2019年原材料采购11.98亿元比主营成本的直接材料9.10亿元多2.88亿元,也就意味着这些采购回来并且没有结转到营业成本的原材料也计入到期末的存货当中。

  而2019年年末的存货各明细项目当中,原材料比上一年增加了0.63亿元,除此之外,其余存货各明细项目合计增加了2.46亿元,综合起来,存货整体上比2018年年末增长了3.09亿元。可见,这个情况跟采购未结转到营业成本的部分2.88亿元在金额上是差不多的,若考虑直接人工、制造费用等其他因素的影响(因为直接材料占主营成本83.45%),就不会出现明显的金额差异等异常情况。同样的情况也反映在2020年1~6月,偏差也不明显。

  可疑问在于,同样的分析方法,为何2018年会出现大额差异,而其后的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又没有明显的异常呢?如果不是2018年采购与营业成本、存货成本之中有异常,那么可能是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数据存在问题了。

  募投项目合理性值得商榷

  招股书显示,海力风电本次IPO拟发行不超过5434.80万股,募集资金约13.50亿元。这个募资规模若能够顺利实施,相比于2020年6月末的总资产29.87亿元直接扩大近50%。

  根据“募集资金运用概况”,海力风电将要扩大的这部分资产规模主要分布于资金的周转和生产项目的建设。其中,拟使用3.2亿元偿还银行贷款,4亿元补充流动资金。招股书解释的理由是,这样做可以降低财务费用,改善公司财务结构,减少公司财务风险,提高持续经营能力。言外之意,净资产只有8.34亿元的海力风电在得到这笔7.2亿元现金注入后,财务压力将会大幅减小。

  招股书披露,海力风电报告期内的资产负债率(合并)居高不下,分别为72.06%、75.83%、72.13%及72.07%,远高于50%左右的行业平均负债率。从公司资金来源看,主要是银行借款和股东资本金投入,融资渠道相对单一。而就在这种背景下,可以看到近两年公司应付款项明显增长,由2018年年末应付款项的3.28亿元提升至2020年6月末的6.98亿元,而库存规模也从2018年末的2.55亿元增到2020年6月末的11.52亿元,这两项数据的增长在一定程度上占用了大量资金,使得资金使用效率下降。与此同时,报告期内的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也没有明显的增加,这意味着银行贷款的机会可能已经被其利用干净。在此背景下,如果7.2亿元募投资金能够到位,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公司资金紧张压力。

  然而问题在于,随着2022年之后的风电抢装潮过去,如果下游客户风电投资进度放缓、公司技术工艺未及时更新、新获取订单减少,则其现金周转将会明显放缓,而业绩也难免会有大幅下滑的风险。在资金沉淀的越来越多下,届时公司的资金链又将会随之紧绷。

  除了资金问题,募投项目“海上风电场大兆瓦配套设备制造基地项目”的合理性问题也是值得探讨的。根据招股书,该项目将投入6.3亿元,完全达产后将为公司新增400套风电塔筒、150套桩基的生产能力,而报告期内海力风电的产能最高值为380台,对比可知,不久的将来,募投项目将带来翻倍扩大的产能。

  然而依然面临同样的问题,即风电行业在2021年前迎来抢装潮,而2022年及以后全部机组完成并网的,执行并网年份的指导价,这意味着下游企业的风电项目取消补贴进入倒计时,若海力风电募投项目在抢装潮后才建成投产,大量产能释放很可能恰逢下游客户需求的大量减少情况,而这种可能性一旦成真,则公司不仅要面临投资收益率大幅下降的尴尬,且还可能会面临产能严重过剩的风险。

  此外,公司还会面临超过5亿元新增固定资产、无形资产所带来的新增折旧费用问题,而这些折旧增加显然会相应侵蚀公司的经营利润,进而带来业绩下滑的危险。综合来看,其募投项目是否合理是值得商榷的。

  (本文已刊发于12月5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