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体育答卷让人难言满意:身背巨债枷锁 铁人三项被迫卖身|体育

By | 2020年12月8日

  泉源:逐日财报

  原标题:身背巨债枷锁 铁人三项被迫“卖身” 万达体育答卷让人难言满足

  裁员、变卖“焦点资产”来缓解债务危机终非远策,提升商业运作能力是要害。

  赛事停播,奥运延期,原本万众瞩目的“体育大年”现在却陷入了何时才气全面复赛、复播的焦虑。疫情打乱了市场的节奏,也直接让原本的丰收年酿成了一次市场大考。

  年头以来新冠疫情的连续发酵,对万达的商业、体育、影视等业务均造成了严重打击。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虽然海内疫情已靠近完全控制,但万达团体的旗下业务何时能恢复正常,仍存在较大疑问。

  王健林曾说,万达体育的最终目的是在A股上市,给中国带来一个高价值、连续性盈利的国际级体育巨头公司。但停止现在,万达体育的答卷并未让人满足。

  一连三个季度营收下滑 10亿目的渐行渐远

  克日,美股上市公司万达体育(WSG.US)公布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该公司第三季度连续谋划总营收为9123.7万欧元,同比淘汰42%。

  其中,观众体育赛事营收为6730万欧元,同比淘汰36%;DPSS部门营收为2070万欧元,同比淘汰20%。受挫最为严重的是公共到场赛事业务(Mass Participation)。

  由于重大赛事的周期性和疫情的连续影响,2020年第三季度万达仅到场了3项重要赛事,远远低于去年同期的45项赛事。这导致该部门第三季度仅为团体带来320万欧元的收入,降幅高达87%。

  事实上,这已是万达体育2020年以来一连三个季度泛起营收下滑。今年6月宣布的2020年Q1财报显示,万达体育第一季度营收为1.64亿欧元,同比下降25.56%;归母净亏损0.24亿欧元,去年同期为0.09亿欧元。

  今后业绩颓势继续扩大。9月1日,万达体育宣布财报称,2020年Q2营收为5180万欧元,同比下滑75%;归母净利润亏损2996万欧元,去年同期为2345万欧元。

  财报公布后,市场反映猛烈,万达体育的股价再度遭遇重挫,资本市场甚至选择了用“跌跌不休”往返应这份结果单。

  虽然总体营收有所下降,但万达体育在连续谋划净利润、成本控制、欠债情况、资金流动性和开拓新业务方面体现稳健。

  疫情以来,万达实施了严格的成本控制措施,例如削减人手、冻结招聘、限制差旅和资本开支,以降低疫情对财政的负面影响。

  第三季度,万达体育的人事用度从去年同期的3450万欧降至2310万欧元。销售、办公和治理用度从960万欧元降至为610万欧元。除节约开支之外,7月底,万达体育还出售了团体的铁人三项业务。

  这使得万达体育的第三季度虽然公司连续谋划利润为546.1万欧元,同比淘汰41%;但由去年同期为净亏损3119.9万欧元转为净利润为139.2万欧元,债务也从第二季度的6852亿欧元淘汰到4095亿欧元,缓解了谋划压力。

  停止美国12月4日收盘,万达体育股价报收2.265美元,较刊行价(8美元)已经跌去71.69%,总市值蒸发超50亿元人民币。

  王健林的体育梦还能走多远?此前,王健林曾定下目的,万达体育2020年缔造10位数利润,现在来看,距10个亿小目的的距离似乎正越来越远。

  身背巨债枷锁 铁人三项被迫“卖身”

  靠地产起家的王健林,其实早年便对体育情有独钟,早在1994年,万达团体便涉足足球,正式入主大连足球俱乐部,继而赞助中国足协、进军欧洲足坛。可以说,万达足球对万达地产物牌的早期推广,发挥了十分要害的作用。

  2015年,希望借助体育完成公司转型的万达正式宣布进军体育板块。万达的体育工业由三部门组成:万达自己举行的体育运动(从中收角逐用度、赞助用度和都会用度赢利)、鉴赏性运动业务(通过竞标、采购,买断或支付佣金拿到体育赛事资源,再举行媒体版权、赞助招商等商业化处置惩罚,以此来获取资金赞助)和数字媒体制作与解决方案。

  其时王健林表现,做体育盈利是主要目的,“不看体面,只看银子”,到2020年体育工业的净利润至少要做到10位数(10亿),他甚至提出要在5年之内让万达的体育板块上市。

  承载着王健林打造万达体育帝国的殷殷期望,为了完成5年上市的目的,万达体育凭借雄厚的财力接纳了很是激进杠杆收购计谋。包罗入股马竞俱乐部、收购全球最大的体育传媒团体“盈方体育”、买下美国世界铁人公司、拿下欧洲障碍赛主办方XLETIX等。

  至此三驾马车格式基本形成,盈方体育、世界铁人团体,再加上万达体育中国公司。划分对应鉴赏性运动业务、公共到场性运动业务和数字媒体业务三大业务板块。

  准备停当后,万达体育于2019年7月26日在纳斯达克上市,虽然头顶中概股体育第一股的光环,但上市时市场并不买单,最后订价只有8美元,低于每股9美元-11美元的刊行价区间,且开盘即跌破刊行价,上市首日即跌35.5%。

  万达体育这座依靠“买买买”拼凑的体育帝国在险遇上市危机的背后,其“买买买”后遗留的巨额债务依旧是限制其生长的枷锁。

  2017年,万达体育欠债率高达103.29%。2017和2018年,万达体育的欠债总额划分为18.82亿欧元和18.92亿欧元,总资产划分为18.22亿欧元和18.83亿欧元,资产欠债率已凌驾100%。2019年下降至87.3%,虽然有所下降,但欠债率仍然不低。

  巨额债务压顶之下,顾不得“三驾马车”设想的万达体育在今年2月寻求出售团体的铁人三项业务。在3月26日万达体育团体公布通告称,宣布以约7亿美元将旗下的铁人三项业务出售给媒体公司康泰纳仕的所有者母公司先收支版公司。

  裁员、卖资产并非远策,商业运作能力需提升

  可是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世界铁人公司作为万达体育的焦点资产之一,在失去之后,其他两项焦点资产的营收又能否支撑起万达体育的身躯呢?如何提升“造血能力”酿成了摆在万达体育眼前的新难题。

  据有关媒体爆料,万达体育中国旗下的盈方中国团队收到了大面积裁员通知。而在去年9月,万达体育中国总裁兼CEO杨东就已经由于小我私家原因而离任,而且脱离公司董事会;去年11月底,供职盈方中国14年的总司理赵峰去职。

  但只靠裁员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万达体育最让市场诟病的是它严重的债务肩负,而万达体育债务问题尚未解决,今年又遇到疫情攻击,种种赛事推迟举行,收入大受影响。

  从财报的净现金流来看,万达体育上半年谋划运动和筹资运动净现金流入划分为2049万和6015万欧元,而投资运动现金流出3270万欧元。入不够出,举债扩张之下,高企的债务肩负正时刻磨练着万达体育何时才气实现自我造血。

  王健林曾公然表现,文化、体育、金融等工业资源,特别是上游工业资源,基本已被西欧企业朋分,只有通过并购才气获得。但单纯的买买买“治标不治本”,并购不仅需要狠毒的战略投资眼光,更磨练资本后续的商业运作能力。

  负重前行的万达体育,海内外都面临着众多竞争对手。在体育相关领域,外洋Facebook、亚马逊、苹果公司、奈飞及谷歌等巨头,纷纷在体育工业领域加大投入;海内阿里巴巴、腾讯、苏宁同样对体育工业这块大蛋糕虎视眈眈。

  因此,通过裁员、变卖“焦点资产”来缓解债务上的短期危机并不是运营上策,反而加深了人们对万达体育走下坡路的想法,资本对其未来生长充满质疑。未来《逐日财报》也将连续关注生长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