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丰奥威]“成交未付款竞买人”诉讼叫停新竞拍 上海华信案涉资产拍卖引争议

By | 2020年12月22日

  12月4日9时10分47秒,在前一位买家出价16秒之后,编号C9368买家加价100万元,喊出553,370,207.45元的价钱。

  这是一场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展开的竞拍,拍卖标的是上海华信国际团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华信”)破产案所涉的资产。如果不是后续突如其来的变故,这场拍卖将如往常一样,湮没在逐日的生意业务之中。

  变故在于,上述编号C9368买家加价之后约莫42分钟,这场拍卖被紧迫撤回。撤回的原因是,前一次拍卖乐成,但未定期付款的竞买人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交诉状、申请诉前保全。

  《中国谋划报》记者观察获悉,该竞买人在未定期付款后曾申请延期,法院为此还曾组织过听证会,但最终延期诉求落空。颇有意思的是,第四次拍卖当中,除了申请保全外,该竞买人还被指认换“马甲”继续参拍……

  拍卖延期付款争议

  某知情人士透露,11月10日,深圳市国胜质料合资企业(有限合资)(以下简称“深圳国胜”)和上海静观创业投资合资企业(有限合资)(以下简称“静观创投”)团结以11.48亿元的高价拍下文章开头提到的涉案资产。

  这一资产是上海华信持有的上海玻璃钢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玻钢院”)100%股权和上海华信对上海玻钢院享有的1.08亿元无争议债权。

  据拍卖平台披露,此次司法拍卖的处置单元是上海华信等15家关联公司合并破产清算案治理人(以下简称“治理人”);监视单元是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在11月10日之前,上海玻钢院100%股权和1.08亿元债权的资产,划分于8月3日、9月16日举行公然拍卖,均由于无人出价而流拍。

  意外的是,相比前两次拍卖的“无人问津”,11月10日的第三次拍卖却竞争异常猛烈,共有7名竞拍人报名,引发了4.3万人围观,24小时内竞拍人累计出价了960次,最终深圳国胜和静观创投获胜。

  根据拍卖约定,获胜的竞买人需要在竞价竣事后7个自然日内支付尾款。可是,深圳国胜和静观创投并未能定期付清尾款。

  知情人士透露,深圳国胜和静观创投支付了1亿元之后,向治理人请求延期至12月18日付款。

  为此,11月17日下午2点,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组织了一个听证会。债权人在听证会上向深圳国胜方面提出:“假设延期付款,最终不能付清尾款怎么办?如何担保能定期付清?”

  据记者相识,到场第三次拍卖的其他竞买人还给法院和治理人写信,针对延期付款一事提出异议。

  相关人士分析指出:“如果可以延期支付,那么竞买人是不是可以出更高价钱? 延期付款对其他竞买人而言是否公正?”

  从其时的竞拍记载来看,深圳国胜和静观创投的最终出价,仅比编号为B4759的买家横跨50万元。

  记者注意到,11.48亿元的成交价,相比于5.52亿元的底价溢价了108%,相比于6.93亿元的评估价溢价65.6%。

  据相识,最终,深圳国胜和静观创投延期付款诉求落空。

  第四拍遭紧迫叫停

  11月18日,治理人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重新发出招拍通告,定于12月3日12时至12月4日12时(报价延时除外)举行第四次拍卖。

  凭据招拍通告的“特别说明”第5条,治理人明确:“本次拍卖为第四次拍卖,因第三次拍卖(2020年11月9日10时开拍)的竞买人未定期足额交纳拍卖余款,视为悔拍,因此治理人对上述标的重新拍卖,悔拍人不得到场本次竞拍。”

  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显示,共有6人报名到场第四次拍卖,参拍保证金为5000万元,凌驾1.1万人次围观。

  然而,这场一波三折的拍卖,在第四轮再起波涛。

  12月3日11时左右,深圳国胜和静观创投以其与治理人就上述标的拍卖事宜发生纠纷为由,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及诉前保全申请书,要求撤回拍卖。

  12月3日17时左右,治理人在拍卖网站上对上述诉讼事件作出公

  告,要求竞买人注意并理性参拍。治理人还表现,对本次拍卖成交瑕疵不作答应,不负担相应的执法责任;同时保留通过诉讼的方式对前次竞买人追究责任的权利。

  只管通告了标的可能存在诉讼风险,但到场第四次拍卖的竞买人仍未却步。

  12月4日上午9时10分31秒,编号为W3098的买家率先出价。16秒后,编号C9368的买家加价100万元,喊出553,370,207.45元的价钱。

  让买家们意外的是,距离拍卖竣事仅剩2个小时零8分钟的时候,这场拍卖突然被叫停。

  当前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显示,“本场拍卖已撤回!”凭据平台披露信息,12月4日9时52分,治理人收到上海三中院作出的(2020)沪03财保1号民事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治理人立刻撤回本次拍卖,且未经该院准许治理人不得对

  本次拍卖标的再次公然拍卖,现撤回本次拍卖。

  也就是说,深圳国胜公司在拍卖前一小时提交诉状,申请保全;法院则在拍卖竣事前两小时左右撤回拍卖。

  “未定期付款,应当属于违约,视为悔拍。”上述知情人士对记者指出,“既然决议举行第四次拍卖,为何要在竞价历程中紧迫叫停,这是否正当合规,对其他竞拍人是否公正公正?竞买人在开拍后才申请诉前保全,有无存在恶意搅局的嫌疑?”

  治理人陈状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现:“之前拍卖的成交人在尾款支付上泛起问题,没能付清余款,治理人根据拍卖通告所述的约定继续挂牌。但成交人向法院起诉,申请诉讼保全,所以法院要求撤回拍卖。”

  陈状师还回应记者称,治理人认为上述行为属于悔拍,但深圳国胜认为不是悔拍,所以存在争议。是否“悔拍”需要法院给出最终认

  定。自己未便揭晓任何意见,以法院的裁定或者讯断为准。

  另一位治理人亦表现,现在阶段未便揭晓意见。

  此外,上海玻钢院总司理柳伟钧也向本报记者坦言:“暂停拍卖对公司业务谋划造成一定影响,尤其对客户来说,公司的股东方一直不能确定,这是各人所不希望的。”

  就拍卖纠纷和深圳国胜的付款情况,撤回拍卖的原因以及是否正当合规、是否公正公正以及后续的处置方案等问题,本报记者多次致电上海市第三人民法院求证。

  12月9日,主办上海华信破产清算案的法官王益平表现,采访要走流程,由院里摆设。12月11日,该法院相关事情人员短信回复记者表现:“您的采访函已收到。经由与案件承措施官相同,并请示向导,该案件与华信案密切相关,为不影响华信案的公正处置惩罚,暂时不宜接受采访。”

  换“马甲”参拍?

  根据拍卖规则,拍卖成交后买受人悔拍的,交纳的保证金不予退还,计入上海华信的破产产业。保证金数额不足以弥补拍卖用度损失以及重新拍卖价款低于原拍卖价款的差价的,治理人有权向悔拍人追索。

  前述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分析表现,11.48亿元的成交价,深圳国胜缴纳保证金1000万元,后续又支付了1亿元,还剩余10.38亿元。也就是说,如果被认定为悔拍,而且第四次拍卖的成交价很低的情况下,深圳国胜可能不仅要失去上述资产,还要支付差额。

  颇值得注意的是,前述知情人士还向记者透露:“深圳国胜在第四次拍卖时,换了一个马甲,用另一家公司的名义继续参拍。”

  凭据第四次拍卖规则,悔拍人不得到场本次竞拍。

  据该知情人士透露,第四次拍卖的6家竞买人中,有一家名为“上海通用卫星导航”的公司,是深圳国胜和静观创投的关联公司。

  天眼查显示,上海通用卫星导航有限公司建立于1995年7月31日,法人刘海旺。蒋丽霞持有该公司75.83%的股份,是公司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本报记者通过股权关系未能发现上海通用卫星导航有限公司与深圳国胜、静观创投之间有关联。

  就资金是否富足、申请诉前保全的意图以及是否换马甲参拍等情况,本报记者多次拨打深圳国胜、静观创投及上海通用卫星导航的电话,停止发稿之时,尚未能联系上深圳国胜方面。

  此前有市场听说称,拍下上述资产的买家背后或是房地产企业。

  凭据资产评估陈诉,上海玻钢院位于上海奉贤区,土地性质为工业用地,拥有的土地面积为11万平方米。

  也有市场人士推测,买家可能与质料制造行业有关。

  公然信息显示,上海玻钢院负担国家和上海市科技攻关、高科技项目、应用基础项目和军工配套科研试制生产和玻璃钢复合质料、特种玻璃专业领域的研究、产物开发、生产销售及“四技”服务,玻璃钢复合质料的检测,从事货物和技术的收支口业务,自有衡宇租赁。

  据记者相识到,上市公司康达新材(002669.SZ)和中材科技(002080.SZ)就是到场拍卖的竞买人之一。其中,康达新材在第三次落败后,继续到场第四次拍卖。